29、天造地设(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屏息又听了听, 贺长空在他后边,也没有出声。

最近好像总是意外撞见这种事呢。

听起来lan原本还想安抚两个女孩的,一口一句“真的不是这样, 等我回去跟你解释”, 不过后来来的那妹子态度很坚决:“回去是不是就拉黑我了?宋澜, 你今天不交代清楚我明天到你基地去闹。”

沈雁鸣瞄了一下,那女生就是刚才他们在火锅店遇到的。

当时他还觉得是lan的狂热粉丝,没想到这人急着找lan是因为有感情纠葛。

lan的语气开始急了:“她肚子里的种根本就不是我的, 关我屁事啊, 之前都说了不要再见了, 现在又来碰瓷我, 大姐拜托, 我过几天还有比赛,别搞我了行吗?”

话音刚落, 沈雁鸣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巴掌声。

应该是那个说自己宝宝没了的女孩打的,伴随着这声扇巴掌的声音还有女孩的啜泣:“你在说什么啊……你是我初恋也是我唯一的恋爱对象啊……”

“你他妈有病吧?你打我?”

“喂!你干嘛……”

沈雁鸣感觉不对劲, 本来他还扒在墙后面偷听的,听到这里也来不及多想就上前去,看见lan伸手撑在墙边, 把那女孩困在自己和墙之间,另一只手似乎作势要打人。再看那个女孩子估计也是被吓住了,呆着一动也不敢动。

另一个涉及这场混乱感情关系的女生也是没料到会变成这样, 刚才还气势汹汹地说不给解释就要闹,现在却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沈雁鸣不知道真相到底是怎样,是谁劈腿谁绿了谁,孩子到底谁的,但是不管怎样打女生就真的很没品。

就算是那女孩子先扇的巴掌, 可是看她柔柔弱弱的样子,那一巴掌也就听着响,打脸上能有多大感觉?

和一个成年男人的拳头能比?

沈雁鸣按住lan的肩往后一掰,把他从那女生旁边拉开来。lan应该也没想到外面还有人,不过此刻他顾不得想其他,他只剩下气急败坏:“你又是哪里来的东西?”

还没等沈雁鸣回答,贺长空先说了:“宋澜,你想被禁赛吗?”

刚才贺长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沈雁鸣出去拉人了,他心下一惊,也赶忙出去。

两个人身上都有火气,贺长空担心下一秒他们就要起冲突。

他抓住沈雁鸣的手腕,把人带到自己身边,随后又拍了拍小孩的脑袋,语气放轻了些:“你先把药送回去给孟衍,这里我处理。”

沈雁鸣左右看了看:“可是……”

贺长空把他往外一推:“听话。”

贺长空声音很轻,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见沈雁鸣还在原地没有要动的意思,贺长空无奈叹了口气:“想让孟衍胃疼疼死吗?回去。”

沈雁鸣:“……”

原本还满嘴不客气的lan似乎因为贺长空的那句话而冷静了不少,此刻只是板着张脸,抱胸往边上一站,倒是没再有什么动作。

沈雁鸣心想确实,孟衍还等着他的药呢。

“那我去去就回。”沈雁鸣拿着药走了,但还不太放心,虽然刚才在场几个人看上去暂时是平静了,可是谁知道等下会不会又起什么波澜?

沈雁鸣一步三回头,直到回头也看不太清了才开始跑起来。

刚才那样的场景他也不算陌生。

他看过更令人火冒三丈的家暴现场。

沈雁鸣以前有个小gay好友,一开始是他粉丝,经常来看他比赛,聊得来慢慢就成朋友了。这小gay平时说话轻声细气的,比女孩子还温柔似水,一天无数句彩虹屁,还时不时烤小饼干带给他吃。

实在很温柔、处起来很让人熨帖的一个人,后来和王座圈里另一个叫moonlight的选手偷偷在一起了,恩爱甜蜜。沈雁鸣作为为数不多知道这事的人,也献上了诚挚的祝福。

只是这样的甜蜜并没有持续多久。是沈雁鸣先发现不对劲的,原本这小基佬脸上总是挂着点腼腆笑容,后来偶尔遇见也不常笑了,身上也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伤。追问无果,直到有天在一条酒吧街后面碰上,沈雁鸣看见满身酒气的moonlight扯着小基佬的头发,摁着他的脑袋往墙上磕,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说些污言秽语。

后面的事沈雁鸣懒得再想。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