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重来一次(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也是。贺长空看上去冷静又有办法, 电话里听起来也不像有什么事,沈雁鸣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太多。

又讲了几句,两人决定还是直接回他们吃饭的火锅店里, 这商场不算小, 互相找来找去的麻烦, 还不如直接到店里去。

一顿饭被打断几次,吃得也是艰难。

回到包间以后,贺长空迎上几个人探寻的眼神, 三言两语把刚才的事复述了遍。

lan这个人其实还算理智, 刚刚会想打人只是一时失控, 冷静下来之后他又摆出一副自己也很冤的样子。一边靠近那个扇了她巴掌的女生, 一边轻声细语哄着:“我刚刚气疯了说胡话, 是你之前和你那个同学走太近了,我吃醋才会乱想, 我是太喜欢你了才会这样的……今天先回去好不好?宝宝以后还会有的,我现在还得打比赛呢, 生下来也是对你不负责啊……”

不过那个女孩明显已经被吓到了,lan向她走过去的时候,她下意识就往后面躲。

lan这么说, 另一个女孩脸上则写满了不敢置信:“那我算什么?”

看得出lan有些焦头烂额,不过他还是很快作出了反应,如果要留一个就必须舍一个, 哄了前一个,这个必然不能再哄,于是他冷下脸:“我从头到尾和你也没有其他关系吧,就是上次喝多了不小心做了点错事,大家都成年人了, 也说好互相不要太当真的。我和你聊天好说话只是我对人比较客气,希望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别让我真正喜欢的人误会。”

饶是贺长空自认为情绪不泛滥,看到这种场景都有些火气开始冒上来。

贺长空想,如果这两个女孩不是一起撞上了,说不定私下lan单独去哄哄,女孩子傻乎乎地相信自己喜欢的人,这些事情也就翻篇了。不过现在都撞在一起了,lan这一出就实在算不上什么高明的安抚。

不过也是很努力了。

几个月前贺长空莫名其妙重生回到这个世界线,这段时间以来他默默观察了很久,发现大部分他知道的事都还是按着他记忆中的轨迹走,只有一些微小的随机事件可能会有变。

当然和沈雁鸣相关的事似乎也和他记忆中的不太一样,这人的线就像一趟脱轨列车,也不知道会驶向哪里。

但除他之外,其他人原来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

贺长空就这么围观了一会儿,很快得出了结论,上一世lan没有因为这些事情而闹出什么麻烦,不一定就是没做这些事,大概率是他把被渣的女孩都安抚好了,所以才没爆出来。

而这次闹成这样,很可能是他重生带来的蝴蝶效应。

上一世这时候他根本没和其他队员以及沈雁鸣一起来这里吃饭,自然也不会碰上粉丝,也不会有后续被渣的粉丝急匆匆找上lan要个说法的剧情。

世事难料。

贺长空实在是听不下他那一套一套的话,出言打断道:“你有什么要解释的直接跟俱乐部的人解释吧,不必在这里说这么多废话。”

lan被他一激:“你!”

贺长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怎么?要是照你说的,都是些误会,你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那你就算被调查了也不会有事。”

lan不想显得自己心虚,只好把话又憋回去:“当然。”

贺长空没管他,示意那两个看上去情况不太好的女孩跟着他走。

临踏出楼梯间前,贺长空又听到lan试图把锅甩掉:“我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你不要觉得终于可以把我挤走,谁不知道你就想把你看中的那个主播弄进队里来?怎么不挤走孟衍?还不是因为你和他是发小?”

贺长空:“……”

真是一个眼神都懒得再给他。

贺长空之前有意拉沈雁鸣过来,当然也是存了想让他顶替lan空缺的因素在——可那是因为他手握预言家剧本,知道lan马上就要转去别的队,并不是因为想针对lan本人。

结果被lan这么一说,倒好像是贺长空预谋已久故意搞人似的。

贺长空估计lan这么说不止是说给自己听的,更是想说给两个女孩听的。就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去,他自己肯定是清清白白的。

好在贺长空看了一眼,两个妹子听完这话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反感。

其中一个还表示:“我之前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吧,觉得这人会打游戏性格又好还会哄人,艹现在想想真是呕死了……”

另一个女孩还陷在伤心之中,言辞并不激烈,但叹了口气,眼泪又掉了下来。

贺长空不太擅长安慰人,尤其是异性,没多说什么,只为她们分别打了车,让她们这段时间注意点安全,有什么其他lan瞎搞的证据都可以给他。

出了这种事,本来大家快快乐乐吃火锅的心情也受了点影响,不过相声演员孟衍还是很敬业地在饭桌上活跃气氛。

孟衍刚喝完粥,又作死去夹辣锅里的东西,筷子才伸出去就被pudding打了下:“别再碰辣的了,等下在赛场上翻车老子直接往你嘴里塞三斤朝天椒。”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