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不是男人(2 / 2)

贺长空似乎却不大愿意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吃东西吧。”

孟衍自觉也是说得太多了,转移话题道:“吃吃吃,我试试你们这个辣锅,会很辣吗?”

来自渝市的布丁选手表示:“一点都不辣。”

孟衍当然不信这人的鬼话,又问了来自沿海不吃辣省份的沈雁鸣:“乱子哥你说,辣不辣?”

“一般般,不辣,”沈雁鸣嘴巴跑火车跑惯了,这几天跟着贺长空一起收敛了不少,体内憋了很多洪荒之力,现在隐隐有点憋不住的趋势,一开口又开始骚,“反正没我辣。”

孟衍:“???”

孟衍自动忽视了沈雁鸣的后半句话,从辣锅里捞出几块肉:“我信你了啊。”

贺长空凉凉道:“吃不了别硬吃。”

然后孟衍吃了一口就开始嚎:“水水水,给我水。”

其他人:“哈哈哈哈哈。”

孟衍苦着脸:“真的一点都不能信你们这些吃辣的人的鬼话,都是骗人的,我现在感觉要升天了。”

开始还好,孟衍那个表情还像是故意做出来的,后来脸色就真变得有些白:“擦,胃有点痛。”

沈雁鸣有点慌,他也没想到孟衍吃一口辣反应这么大:“对不起啊衍哥,我不知道你完全吃不了辣的。”

孟衍摆了摆手:“不是你的问题,我平时也偶尔吃点,最近纯粹是饮食太不规律了,吃了点辣就受刺激了……我靠。”

这话也不是孟衍为了安慰沈雁鸣才说的,其实吃不了辣硬吃这个已经是tmm吃饭团建时孟衍必要表演的保留节目了,每次吃完他都像个哈士奇一样哈气、狂喝水,每次却还是要吃。

所以刚才才没有人拦着他。

只是没想到刚好胃痛了。

pudding起来给他接了杯温水。沈雁鸣也站起身:“我去给你买点药吧。”

孟衍试图阻拦:“没事的,哪那么脆弱,歇一会儿就好了。”

沈雁鸣看着孟衍发白的脸,还是起身出了包间门。

走出去没多久贺长空也跟了上来,从后面拍了他的肩。

沈雁鸣略有些讶然:“……空哥怎么也出来了?”

贺长空道:“你知道这个商场的药店在哪吗?”

“……”沈雁鸣确实不知道,不过,“我有高德地图。”

贺长空听他这么说,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还是我带你去吧。”

两人并肩上了一层楼。本来刚刚在包间里大家聊得还很欢,出来只剩他们俩了气氛又变得微妙。都一副想说点什么的样子,又都什么也没说。

药店离他们还有段距离,贺长空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台风预警解除了,你定好回去的机票了吗?打算什么时候回?”

说到这个,沈雁鸣就开始纠结。

他摇摇头:“还没看机票……”

贺长空:“你要是打算回去上学,还是尽快看一下票吧,别耽误太多功课,以后有机会再过来玩。”

沈雁鸣迟疑了一阵,又说:“我其实……”

他有些说不出口。

贺长空也没催他说接下来的话,只是不动声色地把手搭到沈雁鸣肩上。

沈雁鸣酝酿许久,终于说:“其实不是很想回去。”

贺长空:“嗯?”

沈雁鸣没说他下午看的那场比赛,没说徐因的那个举动在他脑海里盘旋至今。

这么久以来他没对任何人倾诉过自己的困惑。

当然这次他也没挑明了说,只是直觉贺长空会愿意听他这些貌似微不足道的小烦恼,便试着把种种迷茫掀开一个小角落:“如果我曾经因为一些事放弃了自己的梦想,我还能重新找回它吗?”

贺长空没料想到沈雁鸣会问他这样的问题,这小孩平时看着嬉皮笑脸的,一开口却还挺沉重。

“可以的。”贺长空说。

贺长空不知道沈雁鸣说的“一些事”是什么,但他能猜出来沈雁鸣的梦想应该和游戏有关。沈雁鸣平时说着拒绝打职业的话,可眼睛里还是藏着点渴望的光。若不是如此,贺长空也不会问他那么多次要不要来打比赛。

他其实还想多说点什么,不过这样的场合显然不适合谈心。说话间到了药店,两人的谈话也自然中止。

沈雁鸣买了药,出来之后看了看离得老远的扶手电梯,又说:“要不我们就从旁边的楼梯走下去吧,反正久一层楼,也费事走那么远去坐电梯了。”

贺长空没什么意见,跟在沈雁鸣后面,一起走到楼梯间。

本来商场里人就不算多,楼梯间更是无人角落,只亮着一盏昏暗的灯,气氛上怪瘆人的。

等走近了一点,两人听到楼梯间里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先是有个女孩子的声音,这声音比较嘶哑,听着像刚哭过:“我刚为你把宝宝打了,你不能这样对我……”

卧槽。沈雁鸣一个机灵,愣在原地。

这么劲爆的吗?

只听又有另一个妹子的声音加入战场:“你躲着我,不回我信息,就是和她在一起?还连宝宝都有了?你还让人把孩子打了?宋澜你是不是男人啊?”

卧槽!

宋澜是lan的真名。

沈雁鸣眼睛睁圆了,看向贺长空,不过贺长空似乎也对此一无所知的模样。

“不是这样,你们先冷静一下……”

听到最后这个声音,沈雁鸣确认这人就是lan了,虽然没和他接触过,但好歹沈雁鸣也是看了挺多lan的直播和视频的,对他的声音并不陌生。

如果前面两个女声说的话属实的话,这是渣男翻车现场?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