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对他老婆(2 / 2)

如果甘心的话,会一直说着要放下,要学习,却整天把心都挂在游戏上吗?他根本就不想学,口口声声说想要学习想当个高三生,更像是在洗脑自己。

如果甘心的话,他又会千里迢迢跑过来为了看一场比赛吗?会在得知航班延误时升起一些自己都不敢直说的窃喜吗?

他想再在这里待会儿的,被抽上去打娱乐水友赛的时候,他其实感觉到了无比的怀念。

贺长空想拉他进队的时候,他心动过无数次。打不了首发当替补也无所谓,他很想看看强队是什么样子的,和这些顶端的选手做队友又会是什么感觉?

他不甘心啊。

但他好像给自己织了一张网,把自己困住,每次涌起一些试探着想要前行的念头,那张网又会收紧一些。那张网上缝着许多理由,他害怕再失望,也害怕再受伤……说起来似乎矫情,可他就是为此而止步了。

今天看到徐因的退场后,包裹他的这张网,似乎稍稍被扯开了一点。

不想打的理由有很多,但他如果有一天说还想继续,却只有一个听起来就很土的理由。

是他说起来都觉得脸热的词,也是他不再敢拿出来说的词。

是梦想。

可是抛弃过一次梦想的人,真的有资格再重新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吗?

比起徐因这样从头坚持到尾的人来说,他实在是太差劲了。

从体育馆里出来的时候,雨势已经小了许多,天也完全黑透了。沈雁鸣找了个地方站着,他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一直在回放徐因亲吻键盘的一幕。

想不出个结果来,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来看,打算先把这段插曲放到一边去。

半小时前贺长空给他发了信息,问他比赛看完了没有。

看到贺长空的信息,沈雁鸣就联想到了火锅,想到了火锅,他的烦恼就暂时蒸发掉了。

没有什么比吃东西更重要!

沈雁鸣回了信息。

[沈bird]:刚看完=。=你们呢?

过了一会儿收到了几条语音,点开来发现声音却是孟衍的:“你空哥在开车,我帮他回你,我们刚估计你看得也差不多了就提前出来了,这会儿快到了,你直接到二号门这边找我们吧……”

沈雁鸣:!

他撑着伞小跑过去,果然没多久就见着贺长空的车停在了他面前。

再一看,嚯,一车奇形怪状的人。球型的fish可怜巴巴地挤在前座,孟衍瘫在后面像条咸鱼,穿着lolita贴了这——么长假睫毛的pudding开了车门招手叫沈雁鸣进来。

沈雁鸣和大家打了招呼,坐到后座唯一的空位上,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pudding皱起眉:“混蛋,你压到我裙撑了!给老子坐远点!”

沈雁鸣赶紧一边道歉一边挪了挪身子。

孟衍本来还在瘫,听到pudding的话之后来了句挑拨离间:“丁酱,客气点,你这么凶乱乱子,贺长空半夜会去你房间把你的裙子都剪掉。”

贺长空:“……我不会。”

pudding转过来,挑起沈雁鸣下巴:“确实是个大宝贝哈,长得眉清目秀的,这个眉毛再修细一下就刚好。”

沈雁鸣:“……??”修眉毛?为什么要修眉毛?

虽然知道眼前的人是个男人,可是这妆和假发实在弄得太好,太像一个女孩子了,沈雁鸣被这么个人挑下巴,很没出息地就脸红了。

毕竟他长这么大都没和女孩子(?)这么亲密(?)接触过呢,怪不好意思的。

孟衍却一脸大事不妙的样子,胡乱喊道:“哇,你是真的轻浮,你怎么对布丁脸红了?”

pudding把手拿开:“有正常审美的人哪个看到老子不脸红?能和我对视超过十秒不脸红心挑算我输。”

孟衍:“擦,这b不要脸的程度又到达了一种新境界。”

fish呆滞道:“脸红不是纯情的表现吗?怎么说是轻浮?”

孟衍伸长手去拍fish的脑袋:“你不懂的,他只能对一个人脸红。”

沈雁鸣自己都不知道:“对谁?”

孟衍意味深长道:“……对他老婆吧。”

这个“老婆”其实意有所指,可惜平时聪明伶俐的乱乱子这次没get到孟衍的意思,还觉得孟衍是在奚落他。为了给自己扳回一城,他强行露出看上去很是酷拽的表情:“衍哥你别乱说啊,我对我以后老婆肯定也不会脸红的好吧,我必然威风凛凛,然后我娇小可人的老婆就会依偎在我怀里对我撒娇……”

“噗,”孟衍整个表情裂开,“你确定是‘娇小可人’?”

沈雁鸣:“有什么问题吗?”

fish兴高采烈转过头来:“哇,乱子哥你也喜欢小只一点的啊,我也喜欢……”

“是啊,最好是矮矮的那种学妹,剪个蘑菇头,脸上肉肉的,眼睛大大的那种……然后还要叫我欧尼酱,哈哈哈哈。”沈雁鸣完全是照着他喜欢的二次元角色的样子随便乱说的。

沈雁鸣是随口说说,却让孟衍听得直摇头,甚至哀叹连连。

孟衍又把手搭到贺长空肩上:“你太难了,真的。”

贺长空目视前方路况,没有给孟衍一个眼神:“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fish:“啥呀,哥哥们说话怎么跟打哑谜似的?”

沈雁鸣后知后觉也似乎有点品出来了,所以刚刚孟衍是在调侃他?

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

他想到刚才孟衍说的“老婆”指的是谁后,一阵尴尬涌上来……脸还真又一烫。

他又用余光瞄了贺长空一眼,对方倒像是不大在意,还是一副一如往常那般冷静自持的样子。

沈雁鸣干脆生硬地转了话题,问起他刚刚就很在意的一个事。他问pudding:“布丁哥刚才说让我修一下眉毛是什么意思?”

“化妆呀,肯定漂亮!”pudding一拍手,“有没有兴趣跟哥哥一起穿裙子?男性解放运动从你我做起,从此不用再被勒……下面空荡荡,幸福在人间。”

沈雁鸣:“……”他还不如不问!!!

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贺长空转过来,用类似班主任的视线扫射了后座诸位。他也没说什么话,扫了一圈后又转回去了。

孟衍咳了一声,又摸了摸鼻子:“丁酱,我都跟你说别逗乱乱子了,你看吧,空调开始制冷了哈。”

pudding:“……”

fish:“???”

沈雁鸣:“=皿=!!!”这个孟衍到底怎么回事!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