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不惧风雨(2 / 2)

[ゞ夜色乄朦胧ぁ]:别拍了别拍了……

沈雁鸣的羞耻心快被拍没了。

真是麻了。

他看着自己这非主流名字也有点不得劲,趁着贺长空还没回复,切出去换了个昵称,既不那么粗俗,又能让认识的人一眼就判断得出这人是他。

而且他还用了点英文,看上去相当洋气。

沈雁鸣很满意自己的新昵称,立马顶着这个新昵称去转移话题。

[沈bird]:空哥字好好看,我的字就跟鸡爪写的似的。

[kong_]:小时候练过硬笔。

[沈bird]:我也练过,我妈头一天高高兴兴买了瓶墨水让我练字,我把墨水弄洒了,给衣服一键染色,自带泼墨效果,然后我妈把我揍了一顿,我衣服差点墨色变血色。然后她就再也没提让我练字的事。

沈雁鸣随口说说,贺长空回复得还是一本正经。

[kong_]:有空的话我教你。

这就有点像尬聊了,沈雁鸣绞尽脑汁,又把话题绕回刚刚贺长空说的上面去。

[沈bird]:嗐,其实你们过来给我过生日我就超级惊喜的。何况你之前还在我直播间砸了好多猫窝,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怎么回礼了,就是把我卖了也还不起qoq

[kong_]:签了这个就能还了。

随后贺长空发了张照片过来,是一张意向合同的模板。

沈雁鸣:“……”真是三句话不离拉皮条啊。

沈雁鸣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还保持着握手机的姿势,估计聊着聊着睡着了。

一觉醒来睡到中午,手有点麻,沈雁鸣看了一眼窗边,雨还没停。沈雁鸣开着电视当背景音,起床去洗漱,余光瞄了电视屏幕一眼,记者冒着大风在路边做新闻,并呼吁市民没什么事不要外出。好在还没出现路边的行道树被刮倒甚至砸到人的事件。

但看这样子可能真难起飞了。

果然没多久航空公司就发短信过来了,说飞机起飞时间待定。或许会取消也说不定。

要是别的人有要紧事的,或是换个正常要赶回去上课的高三生,这会儿就得开始骂娘了。然而沈雁鸣反而还有点开心,又能少上一天课辣。

他把回不去的事跟家长说了声,接受了一通叮嘱。

而后他又把短信截图发给贺长空看。他还没忘记贺长空说要带他去看什么好东西。

半小时后贺长空驱车过来,沈雁鸣看到后座还坐着个孟衍。

本来贺长空还等着沈雁鸣坐到副驾上,结果就见沈雁鸣两眼放光拉开后座的门:“哇!是活的衍神!”

“活的乱乱子,”孟衍打量了一会儿往他这猛虎狂扑的沈雁鸣,而后自觉挪开了点,“你别过来。”

沈雁鸣:“???”

孟衍又说:“你去前面坐。”

沈雁鸣十分不解:“我还想让你教教我冰女那个三连射怎么刷出来的。”

孟衍“啧”了一声:“休息时间就不要谈工作了好吧,加班是要另外给钱的。”

沈雁鸣:“???”为什么感觉孟衍很嫌弃他的样子?

他退出去,坐到副驾上,坐上去的时候沾了点雨,他边擦边道:“等下我们不会被台风卷走吧。”

“……”贺长空有些无语,“不至于。”

要是真的到了那种地步,车也没法开出来了。

昨晚聊了一晚,沈雁鸣自觉二人似乎熟稔了些,至少他也不会再像之前那般看到贺长空就像被上了什么定身buff一样浑身僵硬。

还是能正常交流的。

“今天你们是不用训练吗?”沈雁鸣又问,“我们去哪?”

贺长空道:“今天自由练习,我早上起来和孟衍排过了……先吃个饭,然后去昨天那里。”

孟衍翻了个白眼:“老子平时都睡到下午的,结果今天他一早就把我吵起来,说提前练一下,真是佛了,这就是爱情吧。”

贺长空侧过去瞥了孟衍一眼。孟衍耸了耸肩:“对游戏的爱情吧。”

沈雁鸣听得云里雾里,他就有点没懂,去昨天那里干嘛?今天是有赛程,但好像也不关tmm什么事吧。

这么想着沈雁鸣拿出手机去官博看了下,今天有四个战队两组比赛,分别是ctg对jt,以及rx对xxl,前者是两支中规中矩的队伍,会不会爆冷未可知,但似乎是没有太大的看点。后者倒是有xxl这支传统强队,不过rx对上xxl的话没有意外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去看比赛也不是不行,但这就是贺长空说的好东西吗?不能吧。

沈雁鸣不解:“这?我们去体育馆干嘛?”

贺长空没答,倒是孟衍开始叭叭了起来:“有个b要打假赛,你空神听说了,就……”

贺长空:“你话好多。”

“不是吧,这也不让说?”孟衍又冲沈雁鸣道,“你空神不好意思了。”

贺长空:“……”

沈雁鸣:“???”你们到底在说啥啊?有人打假赛,举报之不就行了?这是去看处理现场吗难道?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