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生日快乐(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震惊的不仅是沈雁鸣。

来看直播的观众们本来讨论得正欢, 忽然屏幕被一个狂砸猫窝的大佬刷屏,众人定睛一看,砸猫窝的大佬竟然是kong。

kong还说要做乱子哥的专属治疗!

直播间里安静了一瞬, 很快弹幕又如潮水般淹没整个屏幕。

-卧槽, 假的吧?

-我看看是不是高仿号

-是本人啊啊啊这个号是经过平台认证的

-刚才说乱子哥进不去tmm的, 脸疼吗,kong自己来邀请乱子哥进队了

-我酸了,我现在想魂穿乱乱子[/柠檬]

-kong脑子进水了?他是教练还是经理啊, 队员变动轮得着他管吗

-专属治疗什么意思啊?梦魇不干了?

-怎么可能, 又不是转会期, 先不说乱子哥是不是真能去tmm, 就是他去了顶多当个替补, 什么专属治疗,瞎几把扯

-不太懂但是感觉好霸道好甜怎么回事, 魇神对不起,我先爬墙为敬

-这两人果然有猫腻←_←

-等等, 微博吃瓜号那边有人投稿惹!说乱子哥今晚去了xxl的休息室,出来的时候还是他们经理送出来的,两人谈笑风生, 投稿人还说现在他们圈内已经传开了,乱子哥估计会签xxl

-挖,所以kong才急了?那这是两个队在抢乱子哥的意思???

-啊?乱子哥这么牛批的吗?

……

沈雁鸣脑子里也乱糟糟的, 他的一些想法和发弹幕的观众差不多。一是tmm现在不缺队员,kong之前非要坚持拉他入伙还能说是为了队伍扩充储备人员,但现在什么“专属治疗”都出来了,就离谱。

不可否认沈雁鸣在看到kong发的这句话时除了惊讶,还有些不可名状的悸动。

专属意味着唯一, 他最憧憬的选手说要当他一个人的治疗师。

只要是个玩输出职业的王座玩家,听到这句话就一定会心动。

可是心动归心动,仔细一想哪哪都不对劲,kong当他的绑定奶,那梦魇呢?他印象中上一世梦魇是到很后面才离开的tmm,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他们tmm的队员是什么问题都没有的。

他紧急关停了直播,从打赏列表里找到kong的账号。

当然他还是有点怂,又怕kong会提起那个小号的事,不过现在再装死可真的说不过去。

于是他鼓起勇气,戳开kong的私聊对话框。

[我又在乱来]:空哥??

[kong_]:嗯?

[kong_]:以前不是叫老婆的吗?

[我又在乱来]:……………

啊啊啊之前那个人果然是kong!虽然沈雁鸣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但听到kong亲自承认了还是感觉头皮发麻,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到过去紧紧捂住当时自己的嘴。

沈雁鸣扔下手机在酒店房间里踱来踱去,转了不知道几个圈圈才重新拿起手机组织语言。

[我又在乱来]:对不起空哥,我不知道是你,下次不乱喊了。

正在蛋糕店里的贺长空看见这句心又一酸,怎么小朋友之前还能随便开玩笑叫老婆,知道是他以后就吓得跟见着准备打人手心的黑脸家长似的?

贺长空想问“你为什么那么怕我”,打好了字,临要发送出去了又删了。

总觉得本来就挺有距离感,这么说恐怕更加不妥。

[kong_]:没事,你喜欢喊什么都行。

说完这句并没有马上等到沈雁鸣的回复,贺长空拍了拍边上和他一起等蛋糕的fish:“我平时看起来很可怕吗?”

类似的问题他也问过孟衍,不过他没有从孟衍那里得到什么有建设性的答案。

fish有点茫然,不知道贺长空怎么突然这样问,不过还是照实说:“还好啦,之前刚进队的时候觉得哥是有点冷,后面发现哥也就是不怎么说话,其实还挺好人的……还给我们点过那么多次宵夜……”

男孩子之间的友情其实都不复杂,一顿饭、一点好意就能把人划分到自己人的阵营里去。

贺长空心想,但大家还是和他不太亲近。

他平时看别的好兄弟之间整天勾肩搭背说话也不带什么分寸,似乎很自由很放松,他也会生出一些羡慕的情绪来。哪怕他和孟衍认识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没办法做到这样。

当然原因主要在他,他知道自己性格是有点闷。

以前他也不大在意,只是上一世到了最后,tmm分崩离析,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那种切切实实的孤独感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他包围,让他喘不过气。

他想如果他也有一个无话不说的好友就好了。

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开始尝试做出一些改变。

……虽然目前看起来成效甚微。

过了会儿沈雁鸣终于回复了,语气看上去依旧战战兢兢。

[我又在乱来]:真的很抱歉[下跪.gif]

[我又在乱来]:我其实是想问问刚才什么意思,就,你该不会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

沈雁鸣还是想不明白kong有什么理由做出今晚的举动,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输了真心话大冒险。不过这根本站不住脚,因为kong看上去丝毫不像是会跟人玩这种无聊游戏的人。

[kong_]:没有。

[我又在乱来]:那是怎么回事啊orz

[kong_]:现在手里拿着东西不方便,等一会儿再聊。

沈雁鸣把手机放到一边。窗外的雨还不知疲倦地下着,他胡糟糟地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先是想kong和他认知中的高贵冷艳酷boy天差地别,这一次次的,kong在他这里人设已经成谜,无法揣度。后来又想kong砸了好多猫窝啊,等提现出来还是得还回去,可是钱会被平台扣一半,他一个贫穷男高中生拿什么还,难道以后要去当陪玩赚点钱?

正不着边际地想着,微信弹出了新信息提醒。

是fish发来的。

[鱼鱼鱼]:乱子哥,还约网吧吗[奸笑熊猫头.jpg]

沈雁鸣看这雨下得又大又急,也不太想出门,就拒绝了。

[沈大鸟]:不去啦,雨好大,下次约吧。

[鱼鱼鱼]:好吧[流泪熊猫头.jpg]

满屏的猥琐熊猫头看得沈雁鸣感觉精神都被污染了,他忽然有点怀疑自己的智商,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才会觉得fish是奶不动,奶不动……也就是kong,和fish毫无相似之处,聊天的时候也不可能发这种熊猫头表情。

[鱼鱼鱼]:不过我们现在就在你酒店附近诶,可以上去找你玩吗,顺便给你带点吃的~

这倒是没什么好拒绝的,沈雁鸣发了房号给fish,几分钟之后就听到了门铃声响起。

他趿着拖鞋去开门,先是见到fish,fish圆滚滚的身躯几乎把门挡了个严严实实,但沈雁鸣还是看到了后头跟着个人。

后头跟着的贺长空冲沈雁鸣点了点头。

沈雁鸣呆若木鸡,他刚才没注意到fish给他发的信息里说的是“我们”,还以为fish是一个人过来的。

他抓了抓头发,有些不自然地开口:“啊,空哥。”

fish笑嘻嘻道:“让我们进去呗……唉不过感觉可能得借你房间洗个澡。”

沈雁鸣侧过身子,门外两人一前一后进来。听了fish的话,他才发现这两人上衣几乎湿透,很是狼狈。

沈雁鸣还有些怔:“你们没带伞吗?”问完他就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因为他已经看到fish手上被收起来折好的伞了。

fish说起这个,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恼:“带了啊,本来刚还好好的,等红绿灯过马路的时候有辆傻逼车从我们旁边开过去,然后我们就被溅了一身。”

沈雁鸣:“……好惨,我跟前台要多两条毛巾,你们去洗一下吧。不过好像没有能换的衣服,我是有多的衣服,但你们应该都穿不了。”

fish不必说,他一个人约等于两个沈雁鸣,自然不可能穿上沈雁鸣的衣服。kong也许可以穿,虽然kong差不多高沈雁鸣一个头,不过沈雁鸣的衣服都偏大,硬要穿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沈雁鸣的t恤上面都印着些花里胡哨的怪异卡通,比如长着獠牙的飞天小女警什么的,穿在kong身上……就很违和。

fish之前似乎没考虑到这一层,听罢沈雁鸣的话面露难色,倒是贺长空照旧一脸淡定:“你这儿有烘干机吗?”

沈雁鸣才想起来确实是有,连连点头:“有的有的。”

“那就行,”贺长空把手上的盒子放好,又说,“那我先去冲一下。”

贺长空进了浴室,听到水声响起,沈雁鸣才拉过fish仔细盘问:“怎么回事啊?怎么你是和kong哥一起过来的?”

fish感觉自己浑身湿哒哒的,没好意思坐下,靠着桌子跟沈雁鸣解释:“我们从体育馆出来之后布丁哥说要吃宵夜,这附近刚好有一家挺好吃的炸鸡店,嘛虽然雨是挺大的,不过谁能顶得住炸鸡的诱惑呢?所以我们就过来了。然后我说乱子哥酒店好像也定在这里,kong哥就问我是不是和你约了去网吧,去的话带他一起。”

沈雁鸣:“原来是这样……”

fish顿了顿,继续道:“然后你不是说你不去吗?结果kong说你好像要生日了,还说既然都在附近了,就买个蛋糕上来给你。”

说完fish还指了指刚才被kong放到桌上的小盒子,那小盒子里静静躺着一个蛋糕。

这倒是沈雁鸣没想到的,马上零点了,他也要成人了,他有料想到会收到来自许多亲朋好友的祝福,唯独没有料到kong也会带一个蛋糕给他。

沈雁鸣:“那个,kong怎么知道我要过生日了啊。”

“不知道啊,这你自己问他,可能看见你社交平台上的资料了呗,”fish又道,“好像是啥提拉米苏味的吧,我们刚其实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味道的,他说你微博发过提拉米苏味的点心,应该会喜欢吃这个。”

沈雁鸣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满脑子都是kong怎么会那么好……

fish又笑了起来:“不过你可真行啊,你这是刚满十八岁?你本来说和我去网吧该不会是打算在网吧过生日吧哈哈哈。”

两人又聊了几句别的,说话间浴室里的水声停了,毕竟只是简单冲个澡,花不了多长时间,贺长空就从浴室里头出来了。

沈雁鸣往贺长空的方向看了过去,瞬间刚才那些复杂且难以言喻的情绪就淡了,他现在只想问,你妈的,这个人身材怎么会那么好?

平时看他都是穿队服,也看不出什么来,现在见他腰间松松垮垮围着一块浴巾,往上看是匀停的肌肉,看起来有力量却不夸张,往下看是隐约露出的人鱼线。

沈雁鸣酸得眼里能滴柠檬汁。

他下意识捏了一把自己腰间的肉,倒也没到有小肚子的地步,不过确实是软绵绵的。人比人真的气死人,别的就算了……打游戏的人天天坐在电脑前,怎么会有腹肌!

沈雁鸣视线往上抬,刚好和贺长空的目光撞上,他忽然感到一阵别扭。

嗐,一直盯着人的腹肌看确实也怪怪的。

虽然他们在学校宿舍里也是天天光着膀子乱跑,都是男的嘛,怕什么看?平时课间大家还约着一起去嘘嘘呢。

想是这么想,沈雁鸣还是迅速把眼睛从贺长空身上移开,颇不自在地盯着旁边的白墙看,简直像要在墙上盯一个洞出来。

贺长空倒是面色如常,先跟沈雁鸣道了谢,又对fish道:“你也去冲一下吧,冲完我们把衣服洗了烘一下。”

fish一进去,气氛就有些凝滞。贺长空是本来就不太爱说话,沈雁鸣平时的确算是个能说会道的主,可惜人总有遇见克星的一天,每次在kong面前,沈雁鸣就仿佛得了失语症。

沈雁鸣端坐在床边,姿势板板正正,像个小学生,贺长空则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姿态也不像有多放松,不过相较起来似乎比沈雁鸣正常得多。

贺长空看出沈雁鸣的局促,试图缓和下气氛:“就当还不知道我是kong的时候那样相处?试试?”

沈雁鸣心说怎么试啊,他犹豫了一会儿,发出蚊子哼哼般的声音:“……老婆?”

贺长空轻轻笑了出来。

沈雁鸣没怎么见过贺长空笑,此刻见了觉得有些新奇,方才那点羞耻心刚冒出来又被这笑容驱散了。

哪怕身为同性,沈雁鸣也不得不承认帅哥笑起来就是叫人觉得赏心悦目,那些宣传海报不应该把贺长空p得那么酷且锋利的,拍他笑的样子多好。

应该会有很多妹子会为他鬼哭狼嚎的。

不过这阵想法过去之后,他和贺长空又陷入了尴尬之中。

沈雁鸣捏着床单,想来想去还是决定问清楚刚才说一半的事,他迟疑着开口:“其实刚刚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你要突然来我直播间……”

沈雁鸣没把话说完,不过贺长空能明白他要问的是什么。确实换位思考一下,他刚才的举动是挺突兀,说不定也把小朋友吓着了。

贺长空没隐藏什么,一五一十地说了。

今晚那盘结束之后,不仅xxl那边的人觉得沈雁鸣是个好苗子,tmm的教练也有向贺长空提起这个叫乱乱子的主播。

一开始教练阿风是这么说的:“这小主播一开始确实有点没进入状态,太激进,不过跟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打游戏可能也有关,毕竟有时候打比赛不仅看技术,还要看心态……不过后半场表现得还是可圈可点的,怪不得你之前那么欣赏他。”

贺长空难得驳了教练的说法:“他前半场也没什么问题,之前他和我一起打的时候就是那样,我能跟上他,如果刚才那场换成我上,他做的那些就不算是失误。”

阿风挑眉:“怎么不算失误?根据不同队友的情况做出不同的战略也很重要,这你不会不懂吧?他跟你一起打是可以那样,可刚才他的队友是小鱼。”

贺长空神色复杂:“他以为fish是我。”

解释了半天,阿风明白过来,又说:“行啊,那你有空可以再问问他愿不愿意来我们这儿,审核什么的可以省了,直接来就行。”

贺长空:“嗯。”

不过他们刚出发一起去吃宵夜的时候,沈雁鸣要去xxl的传言就开始在职业圈子里飞了。

别人是不知道,贺长空因为清楚沈雁鸣和张西西关系好,本就猜测过沈雁鸣是要去xxl的。

所以阿风问他,他就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我觉得乱乱子是很有可能过去的。”

原先阿风对沈雁鸣是否加入他们战队这件事也不太着急,听说对方很可能会去xxl之后态度就不同了。

诚然tmm现在暂时不缺人,但一个好苗子来了自家就是后备军,去了别家那未来可能就会成为令他们头疼的对手。

于是阿风催促道:“那你赶紧问问他,他就是有意向去xxl现在也肯定没走流程。”

当时他们几个一起在炸鸡店的包间里,刚好孟衍心血来潮在看沈雁鸣的直播:“你小朋友在直播呢,粉丝都让他来咱们队,他说自己不配,你快点,趁此机会把他一举拿下。”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