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破茧而出(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说到底这还是个团队协作游戏,有些操作理论上可行,想象起来也没问题,然而配合没跟上,那再秀的操作也只能停留在“理论上”和“想象中”。

不过问题不大。目前优势是在tmm这边的,他们另外两名队员找到了王冠,且对面似乎还没发现。

如果沈雁鸣和fish能在这时候先把正在对刚的mark和跟着他的奶妈弄死,那就是大顺风局,对面剩两人,王冠简直稳稳在沈雁鸣他们手上。

这个小目标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他们这个段位的人打架,没有谁碾压谁这种说法,有时候一场比赛输赢,只取决于一丝一毫的差距。

沈雁鸣想试一试。

他一个人可能不太成,如果奶妈的支持能跟上,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沈雁鸣余光匆匆瞥了fish一眼,心说我原谅你刚才状态不好了,这次一定要给我行!

血量恢复健康以后沈雁鸣就开始冲,以前他们排位没有过多交流,这次有了前车之鉴,为防万一沈雁鸣还是交待了句:“我们先抓对面奶妈,我打断他读条你控接上……”

fish:“行,我试试。”

结果第一个技能衔接,fish就没接上,对面奶妈走位躲过去了,而fish的圣牧师因为身旁没有遮蔽物,被光猎直接打中,被钩走之后直接去了一大管血。

这游戏死什么都不能先死奶妈,因为在非团灭的情况下,只有奶妈有复活技能。

沈雁鸣又道:“我帮你挡,你先绕去后面苟一下给自己回点血,快快。”

沈雁鸣一边吃伤害,一边也刮走对面不少血,只不过为了帮fish再拖点时间,他后来硬生生把自己拖没了。

随着小白狼倒下,解说也发出了不无遗憾的声音:“乱子哥这波太莽了,如果换一个也激进一点的治疗师可能会好一点,但是fish平日的风格就是比较稳健,看得出来他为了跟上白狼,自己的节奏也乱了。”

今晚的比赛由于属于表演性质,选手都在舞台上,而不是像正规比赛那样在后面的选手室里。尽管戴着耳机,解说的声音还是能听得清楚的。

沈雁鸣的角色死了,而fish还在仓促逃离,暂时没空复活他,因此他还能分出点心来想:fish风格稳健?

他是没看过fish的比赛或者直播的,但就平时一起玩的经验来看,fish应该是想玩什么风格取决于队友那种,收放都挺自如的。

这样的奶妈沈雁鸣见得不多,kong算一个,fish本来也算一个,可是现在解说说fish风格稳健?

沈雁鸣心里的违和感越来越强烈,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紧盯着屏幕看其他人的情况,正巧看到fish的角色在仓惶躲避的过程中被对面两人联手锁定,很快也阵亡了。

fish一死就道了歉:“不好意思乱子哥,是我没跟上。”

其实这也真不是fish的错,沈雁鸣摇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事先没跟你沟通好,我的我的。”

沈雁鸣切了别的队友视角。

他们另外两个队友偷鸡摸狗地扛王冠扛到一半也被发现了,两人被对面四个一起围殴,战况惨烈。

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沈雁鸣心里着急,想建议法师往侧后方去,临要开口时又把话咽回去了。

本来其实他们也不会那么快就变成这种二打四的局面,无论是从解说的口吻,观众的叹息,还是队友的神情,都不难看出大多数人都认为,确实是因为沈雁鸣太冲动才导致现在陷入被动。

当然大家肯定也不会怪他,都觉得他是一个稍微厉害点的主播而已,和真正的高水平职业选手一起打,有压力、操作有缺陷之类的都是可以理解。

但也正因如此,他这时候再指手画脚提看法,恐怕是不太合适。

——一个主播,还是把自己浪死的主播,让其他队友收拾烂摊子,凭什么再多说些别的?

沈雁鸣抿唇。

他知道赛场上不该分神想其他的东西。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起曾经听过的那些声音。

“wild他就是很自我啊,根本不管队友到底能不能跟上……”

“他这种选手真的不适合跟团打,至少在这个团里不合适。”

“脑残粉不是老说他一拖三吗,既然他一个人能当三个人用,不如让他一人组一支队伍好啦。”

“一人血书王座开放1v1赛,那wild要拿几个奖杯回来还是有机会的。”

……

好吵。

这些声音像密密麻麻的针,一下一下刺在沈雁鸣心上,几乎让他呼吸不过来。

此时还在负隅顽抗的两名队友终于不敌对面四人的狂轰滥炸,宣告凉凉。

几个人一起等复活倒计时。

虽然战局未定,不过团灭的话,要再翻身就真的难说。

毕竟对面离王座已经很近很近了,从转生点赶过去不一定能截胡成功。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