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随风而逝(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乱子哥其人,说红遍电竞圈确实有些夸张,不过最近有在关注《重回王座》相关动态的人确实也没有一个是不知道他的。

因此当fish提到“我又在乱来”这个id时,不仅现场的观众纷纷探头探脑地找起乱子哥真身,无法到达现场、正在通过直播观看比赛的网友们也好奇得不行。

沈雁鸣就在这万众瞩目之下缓缓踏上了舞台旁的阶梯。

他满心还洋溢着被偶像鼓励“好好打”的激动之情,姿态不太自然,等到摄像机再次怼他脸,他才回过神来。

观众们也终于看清此人的正脸。

有点点眼熟……靠,不就是刚刚那个妄图让kong神和张西西同时到他的海域游泳的海王吗!

这竟然是乱子哥?!

在看到真人之前,有太多人以为乱乱子一定是个左脸写着“欠”,右脸写着“揍”的男子。

结果乱子哥还是有点赏心悦目的……男士们认为他是有·点小帅,女孩子们则开始气血上涌脑袋充血。

所以说人真的不可貌相。

有些人看起来青春靓丽还帅气,背地里指不定开了个直播间,每天把什么“万水千山总是情,奶我一口行不行”挂在嘴边。

人的惊讶程度如果能像点麻辣烫时分为微辣中辣重辣,那现场的观众大概只觉得是中辣那样子,有被刺激到,但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而远在几千公里外、趁着老师们去开会偷偷溜去厕所一起看直播的同学们就不一样了。

他们受到的冲击,就像吃了个无敌变态辣麻辣烫。

这一天,十三中高三这一楼层的同学们在万籁俱寂的晚自习时分听到男厕所传来了一阵饱含了复杂情绪的嚎叫,这嚎叫声还不是单一个人的,听起来似乎有好几个人在共同嚎叫。

正在自习的同学们往窗外看了一眼,也不是月圆之夜,怎么就有狼人集体鬼哭狼嚎了吗?

倒也没有狼人,只是男同学们在厕所里又怒又恐地吼道:“乱子哥怎么是沈雁鸣啊!!!”

“我最开始的时候骂过乱子哥是戏精。”

“我当着雁的面说过乱子哥很傻逼……”

男同学们集体抱头:“沈雁鸣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能做到笑眯眯听我们讲他坏话的啊——”

当然这些,远在海城现场的沈雁鸣是全然不知的。

他只是茫然地站上台,被刚才那女解说再次追问:“你真的是乱乱子吗?真的吗?我不信。”

沈雁鸣挠了挠头:“……真的啦。”

照旧是简单的赛前采访,走完这一流程之后沈雁鸣顶了tmm二队原刺客的位置,那成员下去的时候还趁机跟沈雁鸣约了有空一起切磋,沈雁鸣连连点头:“一定一定。”

不过虽然原来的队员下去了,沈雁鸣坐在tmm的队伍里也毫无违和感。他今天穿tmm的队服来原本只是想把仪式感做足,直观地表明自己支持的战队,没想到还意外在这时候派上了点用场——使这个临时加了人的队伍看上去分外和谐。

双方队员握过手之后各自就座,进入游戏开始选择角色。

沈雁鸣在上来之前还想着待会就随便打打,可是临上台前被贺长空鼓励了一把,加之此刻现场的样子在不经意间就和他上一世记忆里的旧日重叠,他从心底里升起一些恍惚。

他以为他不会再坐到这样的赛场上,不会再看到边上坐着全神贯注紧盯屏幕的队友,不会再听到体育馆里似乎遥远又近在耳边的助威声。

——尽管这也只是一场不太正规的水友赛而已。

不过这种恍惚持续的时间不长,他很快就回了神。

还是好好打吧,像这样坐在万人体育馆里打比赛的机会也许不会再有了。沈雁鸣想。

临时搭伙的队友们讨论要组什么阵容。二队本身还在摸索不同的套路打法,并没有形成十分固定的核心套路,加上中途又换了人,待会怎么打确实是个问题。

沈雁鸣看了fish一眼,对其他人说:“fish跟我可以吗?”

“那就是以刺客为核心?”

沈雁鸣点头。

倒也不是他非要以自己为核心,只是他觉得这里面的其他队友他几乎都没一起玩过,只和fish熟,而且他们之前一起排过很多局,默契上面绝对没问题。

剩下的人都比了个ok,各自选好了角色。

沈雁鸣还是拿的白狼,开局带着fish的圣牧师去了其中一个王冠刷新点。对面也来了俩人在这里蹲守,是拿了光之猎人的mark和他们的治疗师。

来的不是正确的刷新点,王冠没找着,但不妨碍两方人马短兵相接。

mark先动的手,他用了一技能。

光之猎人估计是以威武雄壮的套马汉子为原型设计的角色,此刻猎人手里拿着发光的长鞭,一边说着“没有猎物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一边将鞭子朝白狼的方向甩出。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