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我会游泳(2 / 2)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大家也不会那么惊讶。

血魔这角色说是奶妈吧,团辅技能几乎没有,只有一个复生的技能和一个加血的技能,还是以一换一,给队友回的血都是从自己身上流的。

输出技能倒是不少,比如有一个技能的描述说的是“血魔以自己的血为媒介召唤来自混沌的力量,消耗自身四分之一的生命,击中目标时目标受到血魔失去血量的三倍伤害”,用人话说就是以自己的血去换输出。

要是这角色是个血厚一点的还好,偏偏是个脆皮,没打中对方的话用几次技能自己就先暴毙了,除了成功击杀对方能进行吸血之外,其他情况下血魔还不能奶自己,抽自己的血加在自己身上不就是加了个寂寞吗?

一般玩家轻易用不好这角色,因此这血魔也是个著名仓库管理员。

kong开始选角色的时候,大家以为他也就是选个比较少人用的奶妈角色。

没想到他选了血魔。

不是,血魔真的能算奶妈吗??

等对局真正开始,众人才更加大跌眼镜。

虽说kong平时用奶妈打得也比较激进,但那也还在一个奶妈的范围内,起码输出职业在的时候,他是不会去抢输出该做的事的。

可是现在——

明明还在发育期,大屏幕上kong操纵着的血魔抢先跳出安全区,跑得飞快,nightmare跟在后面反而更像个治疗师。

俩人来到xxl降生的区域,率先逮到在草地里撅着屁屁找装备的法师张西西,两边人马正式交锋。

张西西反应也很快,马上做了个闪避的动作,和nightmare稍微拉开了距离。

他一心防着nightmare,结果被kong一个一技能吸掉大半管血。

张西西:“!!!”你们的奶妈怎么回事!

一开始他们还有些迷茫,随着对局深入,他们算是明白过来了。

这一局kong才是主力输出。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kong一直在抓张西西。

张西西躲不过,只好硬刚,在被疯狂针对之下竟然抛弃了平时的稳健打法,哪怕血量已经十分不健康,他还是浪出去和kong正面交锋。

两人神仙打架,屏幕上都是不间断的技能特效一闪一闪。

底下的观众看得眼花缭乱,沈雁鸣也全神贯注盯着大屏幕看。

kong不愧是kong啊,在对手实力这么强的情况下,他用这个公认是策划做出来报复社会的血魔都能做到百发百中,而且还能保持自己的血量不至于暴毙,这到底得有多敏锐的意识、多精准的预判才能做到啊……

沈雁鸣正仔细分解对峙双方的操作,刚才右边那妹子开了口:“kong神怎么一直在针对张西西啊,该不会是因为你刚才给张西西加油吧哈哈哈哈哈。”

“……”沈雁鸣心说怎么可能,但他也知道妹子只是在开玩笑,于是很配合地接了梗,“我想也是,唉,别打啦,别打啦,要打去练舞室打啊……”

妹子低低笑了两声。

说完沈雁鸣又把视线转回游戏赛场上,前面kong抓了张西西好多次,等xxl全队都习惯了这种节奏之后,kong又忽然把nightmare推了上去,安心在后面当起了小辅助。

沈雁鸣觉得自己要是xxl的队员,估计会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两队的实力都很强劲,但由于xxl队员们打乱了位置,加上tmm的套路比较诡异,胶着了半个小时之后,这场比赛以tmm的胜利拉下帷幕。

由于是表演赛,打完之后选手们照例要在台上聊聊。解说走流程似的问了tmm那边的队员:“这是你们开发的新套路吗?”

pudding很实诚地摇了摇头:“不是,本来kong说的是玩炼金术士,上场前临时换成了血魔,不过我们都觉得血魔也挺有意思的,反正表演赛嘛,也想让观众看点新奇的东西。”

张西西哀嚎起来:“你们想让观众看的新奇东西就是让奶妈暴打我吗!我好苦啊!”

解说把话筒递给贺长空。

贺长空没解释自己为什么玩血魔,也没解释为什么这盘打得这么暴力,他只是说了句似乎驴头不对马嘴的话:“我也会游泳。”

在场的人一时间都没get到kong这突如起来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底下的沈雁鸣咯噔一下。

不会吧?kong还记得赛前那个无聊的掉水里救谁的问题?

所以他针对张西西,也是因为……在较劲?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