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是假粉吧(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说到乱子哥,休息室里的几位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看向fish,连教练也颇有些好奇:“就那个还挺腥风血雨体质的主播?”

fish才跟沈雁鸣聊了几句,两人就像多年故交了,此刻他听到教练这么说还有些不满意,自觉维护起朋友来:“乱子哥才不腥风血雨啦,他很随和的。”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着糖的小袋子,在众人面前晃了晃:“他还给我糖了。”

沙发最角落正在夹假睫毛的pudding扭过头来看了fish手里的糖袋子一眼,悠悠然道:“一袋糖就把你收买了?刚刷微博看到我们野生后援会的小姑娘也晒了和你手里这个一样包装的糖啊。”

糖的包装挺华丽,pudding就多留意了下。

pudding平时出门都是穿lolita裙或者jk制服,上赛场了必须老老实实穿他们的队服,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精致,他挽了个马尾,脸上妆容清爽妥帖,乍一眼看过去简直雌雄莫辨。

fish听到pudding说话,圆嘟嘟的脸一红:“那可能是买了一样的糖?”

pudding自顾自地整理着他的仪容:“我怎么知道……你脸红啥啊。”

fish有点不好意思:“布丁哥今天的妆好看。”

“别肖想你布丁哥哥了,他交过的女朋友比你小学女同学还多,”孟衍一挑眉,把自己的手机也拿出来,伸长了手递到fish眼前,“我也在超话里看到这微博了,还有合照呢,小姑娘说糖是这哥们给的,你看看是不是你说的乱子哥?”

fish把头凑过去,还没看个清楚,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们旁边的贺长空先开口了:“是他。”

pudding“啪”一声合上了他的散粉:“嚯,这个乱子哥还是个海王啊,敢情这是批发了一箱糖到处发。”

fish:“……”

贺长空:“……”

孟衍发现了盲点,问贺长空:“你怎么知道是他,你见过?你什么时候见的?”

孟衍和贺长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班同学,后来又一起进了职业队,这么多年几乎也算是朝夕相处的老铁了。

虽不敢说对贺长空的行踪了如指掌,但孟衍还是能肯定这乱子哥应该是最近贺长空才认识的,而且绝对还没见过面。

贺长空一时语塞,他确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没想到很快孟衍就想通了:“不是吧,你们都发展到互换照片这一步了?”

接下来孟衍感觉不太好说,拉过贺长空小声道:“搞啥呢,俩大老爷们交网友还有互换照片这一环节的吗?就这你还说你们两个之间没猫腻……”

贺长空竟然无法反驳。

教练阿风也接茬道:“你俩老熟人了?”之前他就说过贺长空两次了,说让他不要老是在网上帮无关紧要的人说话。

当时贺长空回他的是——“他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阿风对几个队员很了解,贺长空向来是比较独来独往的。

能让贺长空这么上心的人,阿风也挺好奇。

贺长空确实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应了:“……嗯。”

他们七嘴八舌说了一堆,好不容易停了会儿,贺长空才找着机会问了fish到底怎么遇上的沈雁鸣。

fish简单说了一下他们碰面的过程,贺长空也明白过来,估计沈雁鸣是把fish当成网上一直陪他玩的那个了。

fish又兴奋道:“他还约我晚上一起去网吧打游戏……我久仰他大名,早就想和他一起打一把了。”

贺长空:“……”

贺长空有点想问约在哪个网吧,本来要是没有闹出这些阴差阳错的话,和沈雁鸣约着上网的应该是他,见着面了,他也好当面再游说一下。

不过话都到嘴边了,贺长空又想起沈雁鸣对上他本人时那副局促的样子……如果没有那些阴差阳错的话,沈雁鸣也根本就不会约他去网吧。

进而他又想,要是他亲自去问,估计不仅没法成功说服沈雁鸣来他们这,可能还会把人吓得拔腿就跑。

再回想了这段时间以来的游说进展,贺长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社交能力是真的很差。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