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杀猪庆祝(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没想过做一个好学生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首先诱惑真的很多。

他们这一个高三的班级,整体上氛围还是紧张严肃的,但仍有个别不事学习的同学偷偷携带违禁品不说,拿着违禁品上网冲浪,冲完还要拉着沈雁鸣分享八卦。

沈雁鸣打从心底严厉谴责这种行为。

可是身体还是抵挡不住这些八卦的诱惑。

尤其八卦还和他喜欢的tmm有关。

实际上也算不上什么八卦,就是梦魇和kong挺久没公开双排了,昨晚半夜梦魇突然开了直播和kong双排,梦魇还一边和熬夜围观的群众们聊了很多常规赛的事。

《重回王座》开服到现在近十年,每年都会举办世界级的王座争霸赛,在世界赛前各个赛区会分别进行选拔。

华夏赛区上一年表现不错,为今年争取到了三个晋级世界赛的名额。

而整个华夏赛区有资格参赛的十几支队伍则马上要开始进行厮杀,打完常规赛再打季后赛,争夺那三张世界赛的门票。

常规赛正式开幕之前,照例有个表演赛,负责打表演赛的队伍是随机抽取的。

而今年抽到打表演赛的是去年的世界冠军tmm,以及去年赛区排名第二、世界排名第三的xxl战队。

两大豪强战队打表演赛,实在是看点十足……!

梦魇透露这消息的时候,围观群众都沸腾了。

表演赛在下下个周日举行,可惜具体时间在周日晚上,那时候他们这些高中生早已经回学校头悬梁锥刺股了。

几个偷偷摸摸围在教室最后一排一起讨论的男生中有人率先提出:“真想看直播……”

“直播要看好长时间吧,怎么看?”像现在这样抠点时间在老师不注意的情况下看看手机还好,这么多人真在一起看几小时直播怕不是送上门给学生处的处分业务冲kpi?

“那请假在家看?用电视看也爽一点。”

“请假就更离谱了,这么多人集体请假你觉得老师会批?”

“可这是甜蜜蜜和大码男装的世纪对决啊!你不想看?”

“那想想请假借口?”

沈雁鸣嫌弃地看着他的同学们:“你们要请自己请,莫耽误我学习。”

同学们给了沈雁鸣一个更嫌弃的眼神:“你都说说你最近装模作样地学了啥?”

大家早就看透了他,起初还以为真洗心革面了呢,久了也察觉了,就沈雁鸣这天天跟他们一起瞎混的样子也不像真有用心学习的。

刚巧数学科代表过来发小测的卷子,把沈雁鸣那张递了过来。

几个同学看笑话似的看了过去,一看到卷子上的分数都哑口无言。

小测的卷子是老师自己出的,满分一百,沈雁鸣考了七十,虽然也不是什么特别高的分数,可是对比起他以前那四五十分(满分一百五),这可真算得上突飞猛进。

同学们:“你抄的吧?”

沈雁鸣把试卷卷成筒状,给这些人每人当头一棒。

数学科代表打量了下沈雁鸣:“不错啊小雁子。”

沈雁鸣扬起下巴,自豪地拍了拍胸:“过奖,我上次小测考五十,这次考七十,下次九十,到了高考满分轻而易举,各位以后记得来清华找我,我肯定好好招待你们。”

其他的人:“……”

沈雁鸣脑子本来就不笨,只是没把心思放学习上,事实上他归纳总结的能力还挺强——虽然都是归纳游戏打法练出来的,不过这样的能力放哪都适用。近来他偶尔也跟着这些不怎么学习的同学闹,但课上听得还算认真,课后也花了时间,确实小有进步。

毕竟下了决心好好学习,也不能只是说说。

然而沈雁鸣表面上一副一心向学的样子,听到表演赛的消息内心还是不能自已地有些躁动。

上一世这一场表演赛并不是这两个战队打的,沈雁鸣当然也看了,只能说是一次无功无过的表演。

他本来还以为这次应该也一样,没想到这个随机还真的是完全随机。

如果是tmm和xxl的比赛,他还是很想看看的。

要不到时候……装个病?

他歪脑筋还没动完,那边同学们已经聊起了别的。

“害,昨天魇神和kong神这双排是真的猛啊,可惜咱们没时间看整个回放,只能看看别人剪的这精彩瞬间锦集。”

“确实牛批,你们看这里……魇神一个人误入对方老窝,和人对线到残血,眼看要挂了,kong立马过来一个盾,还把对面全控住了。”

“这俩人真天作之合,他们在一起就很难有打不过别人的时候吧?”

沈雁鸣本来也伸着脖子跟着看视频画面,刚想说这几波操作配合得确实好,听到这句莫名感觉很怪异:“你这语文怎么学的,怎么乱用成语呢?天作之合是这么用的吗?”

其实沈雁鸣一直也都觉得他们这对搭档无敌,可是用天作之合这种词也太过了吧?怎么现在搞竞的人都喜欢搞cp吗?连他们同学这样的直男也不可避免地cp粉化了?

沈雁鸣认为这样的风气实在是不可取,于是严肃进行了纠正。

说完他打算再仔细看看两位神的操作,忽然有人喊了一声“老师来了”,带手机的同学麻利将这违禁品往桌兜一塞,翻着桌面上当了好长一段时间摆设的书,众人会意,作出一副正在讨论难题的模样。

老师走过去,满意地点点头。

校园生活就是如此枯燥无聊,沈雁鸣的学习渐渐有点步入正轨的意思,不过他多少还有点身在学校心在竞。熬到了周末回家,吃完饭回房间,他摊开了带回来的五三准备开始钻研。

其实他还是有点想玩游戏,上周走的时候交代爸妈把电脑锁了,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俩家长太忙忘了这事,他回来的时候电脑还好好地摆在他房里,他走时怎么样,回来时还是怎么样。

他咬咬牙没开电脑。

但做题前先玩会儿手机还是可行的,玩手机至少对他来说不会上头,不会有玩完一局再来一局,一局复一局的情况。

他打开他的歌单,播了首年轻人都不会听的上世纪粤语老歌,心情舒适地打开微博打算看看首页关注的电竞博主和选手有没有什么动态。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