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不是给(2 / 2)

“什么啊,”孟衍拉了张椅子坐下,“莫名其妙的。”

贺长空解释:“有个小孩好像很怕我。”

孟衍起初没听懂,什么小孩,什么乱七八糟的,结果视线一瞟,看到贺长空房间电脑桌面上还没关的聊天框,后知后觉明白过来。

孟衍嘴角一扯:“你被下蛊了吧?”

贺长空:“?”

孟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张了几次嘴,哀声叹气好几回,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贺长空:“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孟衍“啧”了一声:“电子竞技没有恋爱。”

贺长空没明白孟衍的话:“……?”

孟衍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贺长空的肩,另一手把他带来的饭盒拉过来,他见贺长空没有要吃的意思,自己先在里面拿了一串烤翅吃上了,边吃边说,话说得含混不清:“就算你对人家有意思,你也不能这么……这么投入,我不是说反对你恋爱,但你想想你们还没确定关系呢,你就这么恨不得把整颗心掏给人家的样子……”

贺长空:“……”

贺长空打断了孟衍的话:“停,你在瞎脑补什么?”

孟衍吃完一串烤翅,整个姿势变得正襟危坐起来,摆出一副要和贺长空好好说道说道的模样:“你还否认呢?你看你这一次次的去帮人说话,老是把自己卷进一些有争议的事件里面去,明天教练又要叨叨你了……而且你现在有空经常当人家陪玩没错吧,不是我说你,像你们这种处男真该学学什么叫欲擒故纵,你得端着点,让他来倒贴你,别老是去倒贴人家。”

“我不认同你的恋爱观,倒贴这种词不太好听,”贺长空无奈道,“现在重点也不是这个,我对人家没什么想法,我不是gay,你别再乱说了……他很优秀,你也看到了,他比一些在职选手水平还高,我想让他来我们队里。”

孟衍白眼一翻:“嗯嗯嗯我信我信。”信你才有鬼。

这也不怪孟衍不相信,实在是平时的贺长空完全不是一个会操心队伍发展的人。

再说了,有实力的人千千万,用得着这样?

找借口也不找个好点的。

贺长空:“……我是说真的。”

孟衍:“嗯嗯嗯你是说真的,那你就让他过来参加考核啊,过了不就能来我们队了?”

贺长空:“说了,感觉他不太想打职业。”

孟衍彻底无语:“不是,咱们是什么缺人缺得不行要求着别人进来的破烂战队吗?就这你还说你对人小主播没兴趣呢,我看你就是别有用心,想把人拐过来谈办公室恋爱。”

贺长空百口莫辩,他又没法跟孟衍说他现在是个预言家,知道以后他们队的惨状,想尽早规避一下。

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贺长空索性不接茬了:“不说这个,pudding去做理疗了没有?”

pudding是tmm的坦克位。

tmm在上一世首次失利,直接原因就是pudding受了肩伤。肩伤其实爆发得很突然,贺长空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据说是长期劳损引起的,偏偏在比赛那几天爆发了,严重影响了比赛时的状态。

后续pudding去治疗,队内的法师lan被别的俱乐部高价买走,从原来二队提上来的几个新队员和整个队伍磨合得都不太好,tmm就此从第一梯队往下滑。

贺长空想着如果真是因为劳损,那假如从现在开始防范的话,pudding的肩伤或许可以避免,于是让他抽空去做个理疗。

pudding是个精致的女装大佬,平时很是在意表情管理,听到贺长空让他多注意身体、不要过量训练、要多多休息的时候整个脸崩得能直接被做成表情包,并惊叫道:“天惹噜!kong哥居然会这么直接关心人!”

当然也不是说贺长空平日里没有半点温情,虽说他看上去好像只把队友当同事,在人际交往这方面并不太热络。但要是队友们谁要有个头疼脑热,贺长空也会去倒杯热水放点药在人位置上。

然而这种直截了当的口头关心是绝对不会有的。

孟衍也很感慨,觉得果然陷入爱河的木头也是能被泡软的——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贺长空对那小主播有点意思。

孟衍应道:“他去理疗了啊,他平时偶尔就有去一下吧。”

贺长空点点头:“那就行。”

孟衍吃完烤翅又吃了串烤青椒,本来这份烧烤说是带给贺长空的,现在几乎都被他自己吃完了。

贺长空静静看着他吃,良久才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孟衍停了一下:“……有是有。”

贺长空言简意赅:“说。”

孟衍迟疑了一阵,把手上的串吃完了,叹了口气,才说:“你妈又给我打电话了。”

“……”贺长空垂下眼,“说什么了?”

“说想来看你比赛。”

贺长空转过去,样子像在继续看论坛上的东西,视线却并不聚焦在屏幕上,鼠标也乱点着:“没必要。”

孟衍问:“你真打算就这么不再和阿姨联系了?”

贺长空随便点开了一个帖子里的视频,没有马上答话,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再说吧。”

最新小说: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 生存作业 大海贼巴基 万界,无敌圣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