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我不是给(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第一反应是想问“你怎么知道的?是fish说的吗?”,又觉得这么说话实在咋呼,有点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他在输入框里组织语言,打了几个字再往回删,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妥当。

最后他将话说得四平八稳,kong问什么,他照答就是了。

[乱来]:听说网上出了些事,就跟同学借了手机。

[kong_]:嗯。

沈雁鸣看着这个“嗯”,心说果然这才是他印象中的kong神该有的画风,什么母性光辉放在kong身上也太违和了……

但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谢意和歉意都已经传达,他想多问一句是不是训练刚结束,想说训练辛苦了,却感觉过分熟稔,有套近乎的嫌疑。

和偶像聊天,压力真的很大。想他交友小能手,平时那张嘴跟没把门似的,想到什么说什么,对上刚认识的人也能侃上半天,哪能有现在这样窘迫的时候?

考语文写作文的时候他都没这么词穷!

——事实上他每科成绩都让人不忍直视,唯独语文还行,写作文的时候经常文思泉涌,八百字用不了二十分钟他就编得差不多了。

总之他在kong面前,引以为傲的表达能力就失了灵。

实在是太难了。

可是这么不回复也不好,还是得由自己来当结束话题的人。

[乱来]:我得先把手机还给同学,先不聊了。kong神常规赛加油!tmm肯定高分打进季后赛!永远支持你们!

这几句话发出去,沈雁鸣又觉得自己字里行间都带着一丝丝蠢的气息……可惜论坛没有撤回功能,他也无可奈何。

不过他说的tmm高分打进季后赛,如无意外应该是没有问题,上一世就是这样的。

倒是世界赛的时候失利了……只是这种话沈雁鸣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kong_]:好。

沈雁鸣以为聊天就此结束,没想到kong紧接着又发了一句话过来。

[kong_]:不要太在意网上那些人说的话,好好休息,晚安。

沈雁鸣心里的小人嚎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他几乎是靠最后一点清醒的意志回了一句“好,kong神也早点休息”,将账号登出,随后光速从洗手间里出来,把手机塞回舍友手里。

舍友看他一脸迷离,调侃道:“你跟你女朋友聊什么了,这满脸荡漾的。”

沈雁鸣握住舍友的肩来回晃了晃:“妈呀,他关心了我,还跟我说晚安……”

舍友头顶徐徐升起一个问号:“说个晚安至于这样吗?”

沈雁鸣松开他,往自己的床位去:“你不懂的。”

估计那些妹子被自己喜欢的偶像翻牌就是这种心情。

但也不完全是这样,沈雁鸣想来想去,觉得可能还因为他一直觉得kong是个没有感情的冷酷奶人机器,哪怕上一世他们曾经有段时间经常约solo,也是沉默无声地互相殴打,私下并不会多聊什么。

没想到kong平时聊天还挺随和的……沈雁鸣想,可能就是这种反差,搞得他有些难以自控地产生一些激动的情绪。

等洗漱完躺回床,其他问题几乎都被沈雁鸣抛之脑后了。什么不小心暴露了实力啦,和什么阿吉结下了梁子啦,都成了不重要的事,反正他也不打算玩了,下次用电脑的时候销个号,一切就将随风而逝。

贺长空盯着电脑屏幕,稍微有些出神。

上一次他再上[我奶不动了]那个号看到沈雁鸣留言时,还以为短时间内都再遇不上对方了。沈雁鸣平时和他玩的时候就老是把“我准备把游戏删了好好学习”挂嘴边,说了很多次都没执行,贺长空以为这次沈雁鸣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想也罢,反正他最近都在忙着准备常规赛的事,其实不太有空换号陪小朋友玩。就是想拉拢人家进自己队伍,也不差这一朝一夕。

没想到这么快又搭上了话。

而且沈雁鸣和他对话时的反应真的很有意思。

之前贺长空只是隐隐有感觉沈雁鸣对他真正的本人和奶不动这个号的态度不太一样,现在他已经确信这种感觉是真的了。

岂止是态度有点不一样……简直是两副面孔。

但贺长空想不太明白,如果说沈雁鸣是因为和“贺长空”这个人不熟才表现得礼貌克制,那他和奶不动也不是什么多年老友,甚至当时只是在直播间聊了两句,就能管人家叫老婆?

贺长空又想起以前听人提起沈雁鸣在社交这一块天赋不凡,哪怕把他丢进一个新的集体他也能在半小时内迅速和所有人称兄道弟,就仿佛彼此有着过过命的交情。

怎么唯独对自己那么生疏?

难道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贺长空陷入沉思,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房间的门被敲响。

起身开了门,贺长空见到孟衍提着个饭盒站在门口。

“给你打包的,”训练结束后其他几个队员跑去吃宵夜,就贺长空自己回了房间。孟衍将打包盒塞到贺长空手里,边进门边随口问,“你在干嘛?”

“谢了,等会吃,”贺长空把饭盒放桌上,“在想我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和蔼可亲一点。”

最新小说: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 无上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