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老婆锤我(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的心灵正在经历一场大地震。

看到回帖时,沈雁鸣的第一反应是kong被人盗号了。

kong神为什么要帮他说话?他们现在认识吗?分明是两条平行线吧,而且这两条平行线相隔十万八千里,两个人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也不能是路过这帖子顺手就输出观点了吧?kong神又不是那种有事没事就喜欢出来指点江山的类型。

而且身为一个职业选手,这么草率地发表一些看法真的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被疯狗追着咬到天荒地老。

沈雁鸣拿过舍友的手机,刷新了下页面,跟进起帖子的最新情况。

最开始还好,回帖里有些人还是认同kong的观点的,玩游戏就是为了开心,喜欢赢就去钻研,只是放松一下随便玩玩也无可厚非。

但果然如沈雁鸣所料,没多久就有些暴躁老哥开始喷kong了。

-你飘了?真以为拿了两年冠军就无敌了?在这bb什么呢?

-你一个打职业的,“输赢不重要”这种批话你都说得出来,把爷逗乐了

-爷就是不喜欢看到任何菜狗,菜狗都给老子死绝

-马上打常规赛了,你还是少打点字多练几把吧,在这当啥人生导师呢?到时候季后赛都进不去那就可乐了

……

两拨人吵得更凶了,整个帖子都乌烟瘴气的。

沈雁鸣心里像被火烧似。

自己被骂时他都没什么感觉,世界上总有这样那样的人,每个人想法都不同,尤其是一些观点偏激的,你是根本无法说服对方的。因此从以前到现在,沈雁鸣一直对这些网络上的纷争不是很在意,你骂你的,我过我的。

可kong神因为他被人喷,他就有些难顶。

门被敲了几下,宿管老师的声音在外头响起:“都回自己床上去!”

几个同学急急散开,拿着手机那一个也赶紧将这违禁物品塞到枕头下面。

沈雁鸣回到自己的床。宿舍的灯熄了,他盯着空调指示灯发出来的那一点红光,不知道盯了多久,渐渐听见呼噜声响了,他还没有睡。

他满脑子都是——骂我可以,骂kong是不行的。

在某种意义上,kong像他的灯塔。

沈雁鸣也很难说清为什么,按理说他们打的甚至不是一个位置,他那么崇拜一个治疗师是很讲不通的。

可能是因为当初solo时被锤爆狗头但也因此突飞猛进,也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希望能有个让他完全安心交付后背的搭档。

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多少有点像。

上一世……后来连拿两冠的tmm分崩离析,走下坡路,再也没重新起来过。

但kong却依然站在tmm的废墟里。哪怕被嘲,被不看好,年龄逐渐不占优势……也不肯放弃。

明明也是个人实力很强的选手,换个环境说不定就起飞了。

却不知道在倔什么。

说得好听是倔,说句不好听的,多少有点傻气。

沈雁鸣又无声地扯了个自嘲的笑,但现在不像了。

现在的沈雁鸣已经放弃了。

他心里憋着这件事,第二天的课也上得囫囵——虽说本来他上课也不怎么认真听讲。还好周末马上就到了,沈雁鸣回了家第一件事,又是奔向电脑。

坐到电脑前,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事了。他看到帖子当时无法上号说些什么,现在再说已经过了时机,帖子发了两天,该讨论的都讨论完了,再提起反而奇怪。

至于去跟kong说什么就更扯了,一是没人家联系方式,发私信估计会被淹没在众多信息之中,再就是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说不定人家就真是顺手发了个言而已。

但这事总像个疙瘩,堵在沈雁鸣心上。思来想去,他上游戏找了奶不动。

[我又在乱来]:兄dei,前几天kong神在论坛里说话没被教练批评吧?

留了言,他又自己玩了会儿。

晚些时候奶不动上线了,给他回了信息。

[我奶不动了]:没什么事。

贺长空其实是被说了几句的,但也不是多大的事。于是他也如实答了。

只是他感觉沈雁鸣的话有些奇怪。这个“kong神”似乎不是在叫他,而像在指一个第三人。

沈雁鸣从对局里出来。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