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奶不动了(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沈雁鸣被问得一愣,随即马上又笑开:“我不是说了吗,去一趟tmm基地多麻烦啊,耽误我上清华北大……啊。”

他话说一半,屏幕上方弹出提示,说他的上网时长不足,马上就要关机。

沈雁鸣没再看弹幕里观众们对他例行嘲笑,而是点开了[你别乱来了]的私聊窗口,在对话框里打了一句“你大号id是什么”。

打完字却迟迟没有发出去。

他之所以迟疑,是因为感觉这奶妈的小号有种他说不上来的怪异。

起先他觉得对方是他的粉丝,才在一众人中挑了这个十分显眼的id出来solo——是的,搞笑主播也是有粉丝的。

可被对方溜了一整局之后,沈雁鸣又觉得违和。这奶妈的水平肯定是职业级别的,问题是一个职业选手怎么会那么闲?!不仅来蹲他的直播,还注册了一个这样的小号来吸引他的目光?

就很离谱。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这么胆大心细且暴力的奶妈不常见,沈雁鸣还挺想再和对方激情互殴的。

关机倒计时20秒的字样开始闪烁,沈雁鸣犹豫着还是按下了发送键。可惜没等到回复,屏幕就一黑。

也没跟直播间观众打个招呼就被迫下播了……

沈雁鸣摘了耳机,抓了抓被压得软塌塌的头发,走出逼仄的小包间。

他跑出来时还不到黄昏,现在天已经被墨色浸染。

虽然他上课睡觉、被罚站、逃课去黑网吧,但他知道他是个好学生,他得赶回去上晚自习。

沈雁鸣熟练地往一处无人的围墙走,翻墙动作帅气利落一气呵成,翻到校园境内,一落地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

“哪个班的?!”

沈雁鸣玩了一下午,此时倦意上涌,听到这声音却感觉一头扎进一大碗咖啡里,清醒无比。

他定睛一看,是他们年级的级长。

沈雁鸣左右看了一眼,明白了过来,这级长在校园的隐秘角落里抓早恋少男少女,天上掉下个沈同学,横插在早恋情侣和级长的中间。

沈雁鸣:“……”大意了,翻墙之前应该拿手电筒照照底下的。

“我问你哪个班的?”

沈雁鸣手上还提着个饭盒,是从校外带回去准备和同学们分享的章鱼小丸子,这是学校食堂没有的好东西。

“我送外卖的,”他垂死挣扎道,“美团外卖,翻墙更快。”

……

沈雁鸣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怀念看似平凡却珍贵无比的晚自习。尽管他大多数时候在晚自习上能做的事也是数墙上的挂钟时针转了几个圈,但和坐在学生处数级长的格子衬衫有几个方格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没多久沈雁鸣他妈林清月来了,踩着细高跟风风火火来到沈雁鸣跟前,拎着他的耳朵:“开学第一周你就翻墙去网吧?!长出息了是不是?成年了吗你?你就去网吧?”

沈雁鸣发出哀嚎:“疼疼疼……下个月、我下个月就满十八了!”

林清月眉头一挑,怒道:“那你不会下个月再去啊!”

在场的老师:“……”

级长和班主任轮番给林清月讲了沈雁鸣翻墙此举有多危险影响有多不好,又说高三了,这孩子再不好好学习恐怕前途堪忧。林清月连连称是,期间不时转过头,给眉眼都耷拉着的沈雁鸣飞去几记眼刀。

私自翻墙外出是要停课处理的,沈雁鸣写完检讨挨完处分,又是一顿折腾,林清月把他领回家。

坐在车上,只他们母子两人独处,林清月也不说那些虚的了。她叹了口气:“你说你到底怎么想的?之前说不喜欢读书我们也不逼你读了,说去报了什么战队的青训营,现在又不去了?”

沈雁鸣手拨弄着安全带:“……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

“我就是一时冲动,”沈雁鸣顿了顿,他盯着自己的手指甲看,车里光线不好,也不知道他在看个什么劲,“后来我仔细想过了,每年那么多人进青训队,能进主队能有机会上场打比赛的有几个?就算能上场,能进世界赛的又有几个?哪怕真就拿了冠军吧,退役了还不是开网店卖肉松饼?没意思,我还不如现在就卖肉松饼。”

林清月瞪他,他缩了缩肩膀,又说:“……我就觉得打职业也不靠谱,还不如读书呢,哪怕我就上个技校,我以后也能去修个车什么的。”

林清月探出一只手,手背抵在沈雁鸣额头上:“雁啊,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沈雁鸣短暂地怔了一瞬。他确实就是受了刺激,上一世他把全身心都献给他热爱的电竞事业,结果一切却像水中捞月,捞个空就算了,他还直接掉进脏水潭子里惹了一身臭……甚至那时候连他爸妈都挨了一群莫名其妙的“正义人士”不少问候。

他现在都有搞竞ptsd了。

这真实原因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的,就算真说了,他妈也不会信啊。

什么重生转世的,林清月听了肯定二话不说就把他扭送到神经病院里去。

最后沈雁鸣干脆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哎呀没有,我就是三分钟热度,打职业太辛苦了,一天天的从早练到晚,我懒,不想练,行了吧。”

林清月发动了车子:“你既然不想打那什么游戏,那你老师说得也没错,你这个破成绩能考个什么学校啊……”

不知道是不是车里太闷,沈雁鸣感觉有些透不过气。不过他面上却还像个没事人,他笑笑,无赖道:“我会学,我会学的啦——我脑子这么好,随便学一下,班里那些学霸都没活路了好吧,你就别瞎操心了。”

沈雁鸣想学习的决心是真的。

他回到家,收拾完进房间,翻了两本教辅资料出来。停课了功课也不能落下,多少还是得看点。

看了两行,书上的字全成了嗡嗡乱飞的小虫。

他心想,学习这种事不在一朝一夕,在正式投入学习之前,不如先给自己的游戏生涯来个隆重的告别仪式——再打把排位。

于是他把书合上,往书包里一塞,飞奔到电脑前,开机坐好。

上线,看到下午遇到的神秘奶妈回复了他那句话。

[你别乱来了]:我大号id就是tmm_kong

不愿意说就算了。沈雁鸣翻了个白眼,开始劈里啪啦打字。

[我又在乱来]:知道了知道了,我梦魇今天就要和你反目成仇,来场solo?

——众所周知,tmm的kong和nightmare就像一对拿着死神镰刀的搭档,过境之处寸草不生。

这奶妈非要说自己是kong,沈雁鸣也很配合地cos起nightmare。

沈雁鸣自己排了几盘,晚上十一点左右,那奶妈终于又上线了。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