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不搞网恋(1 / 2)

你又在乱来[电竞]

孟衍是半途才跟过来一起看直播的,并不知道前情,侧过脸去,给贺长空抛了个疑惑的眼神。

贺长空嘴唇微动,想了想又懒得从头开始赘述,调转了话头:“你觉得让他到我们队里来怎么样?”

孟衍做了个极其夸张的惊讶表情:“你被人魂穿了?”

别说最近不在转会期,就算是平时,贺长空对队内人员变动也不大在意,更不可能提出让谁进入他们队里。

谁来了谁走了似乎和他都没有太大关系。

《重回王座》是一个讲究团队合作的游戏,可贺长空不必像其他人那样费劲和队友磨默契,随便丢一个谁做他的搭档他都照样打。

贺长空的职业是治疗师,这职业在低端局里一般就是纯奶妈,看准时机给队友加血和上盾就行。到了高端局则成了团队重要的辅助职业,除了那些基础工作外,还要负责到处触发随机事件,给队友提供增益,甚至视队伍打法,奶妈有时候还会成为统筹全局的核心。

有人讲贺长空的辅助水平正如其名,什么类型的选手在他的辅助之下都能尽情放飞自我——你想站桩打人,kong神就把对手按在你面前让你打个爽;你喜欢莽,他会负责把你前面的陷阱和障碍全都清除干净。

真真是长空任鸟飞。

贺长空不需要能迁就自己的队友,自然对挑新搭档这方面不是很上心。前几天教练让他们下去二队看看有没有觉得不错的小朋友,贺长空还直截了当地说了没兴趣。

……

更何况,贺长空只是看了场跟胡闹似的低端局比赛……就算这主播操作挺秀,但也不至于让贺长空另眼相看吧?

孟衍跟见了鬼似的,他看向贺长空,贺长空也抿着唇直视他。

见贺长空的样子并不像在开玩笑,孟衍又换上一张正经脸:“光看这直播顶多能看出他在藏拙,但藏了几分也看不准确……何况咱们队现在也不缺人。”

贺长空把视线从孟衍身上收回来,重新看向已经变成黑屏的直播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确实现在还不到他们队缺人的时候,他也还没想好该怎么和孟衍解释他现在这看似反常的举动。

十三中对面那条巷子里有个藏得隐蔽却不难找的好地方,踏进去乍一看,就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卖部。

沈雁鸣轻车熟路地进门和老板打招呼,老板一看是熟面孔,头都不抬一下,扔了张卡过去。

接过卡片,沈雁鸣踩上发出嘎吱响声的木楼梯,推开面前用作掩饰的活动货架。

别有洞天。

沈雁鸣想,这才是我的天堂。

是个黑网吧,正在上课时间,里头只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

沈雁鸣找了个小包间,坐定后拍了拍显示屏的边缘,像在拍一个大兄弟的肩,颇有些怀念的意思。

网吧的环境和机器设备都很一般,但在这儿消磨会时间总比他在课堂上受刑强。

都重新做人了,沈雁鸣原本是真心实意想洗心革面好好读书的,奈何脑子实在跟不上。

以前他就不怎么认真听课,后来当了职业选手去打比赛,空了两三年没读书,现在重新回到高三,脑袋里更是一无所有。

刚才上数学课,沈雁鸣勉勉强强听了十分钟后就开始眯着眼点头,他点得极富节奏感,像是梦境中有人在给他播放什么嗨歌。嗨到巅峰的时候一颗粉笔头迎面而来,沈雁鸣惊醒。

数学老师板着脸:“沈雁鸣,说一下p点坐标的求解过程。”

沈雁鸣还有些不清醒:“坐标?坐标发队伍频道里,我马上过去支援……”

直到听见周围同学隐忍的笑声,沈雁鸣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上课睡觉被当场捉拿了。

他用眼神向同桌发出求救信号,同桌递来一张纸条。

以为收到了正确答案,毫无防备的沈雁鸣将纸条内容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你、没、救、了,等、死、吧……”

沈雁鸣:“……”

数学老师的脸逐渐和身后的黑板变成一个颜色。

于是十几分钟后,本来是被勒令到教室外罚站的沈雁鸣,十分熟练地翻墙出了校外。

沈雁鸣是寄宿生,开学这几天基本与世隔绝,来网吧第一件事倒也不是打开游戏,而是找了那天水友赛的回放视频来看。

之前他把名额让给了随机匹配到的路人奶妈,那奶妈刚好家就在海城,又没什么别的事,于是没有多推诿就去了。

说实话是一场很无聊的对局。被抽中的普通玩家全程被tmm吊打。

kong的表现也很没意思,全程就给队友上了次加速,抬了两次血量。

最新小说: 大夏文圣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