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摊牌(1 / 2)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原本,接连看到两个频道出现关于蛇的话题,老爷子只觉得心烦,没认真。

哪知道,接下来,这个话题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等看到本地电视台对风弛的采访时,风老爷子脸都绿了。

这简直是在他的雷点来回踩踏!

是别人也就算了, 偏偏还是自己孙子!

本来最近心情不怎么美妙,这小子还添堵。

让秘书通知风弛:连夜拆除!

甜蜜地享受自己创造的成果,突然迎来一顿重击,完全没想到这么个事能惊动老爷子,风弛当时就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咋办。现在这条“大蛇”正是他的心头好,哪愿意放弃, 但不放弃, 老爷子一生气不给他分财产了, 咋整?

在立马滑跪与宁死不屈之间犹豫不决。

“我要去跟他理论!”

名为“理论”实为“求情”,风弛现在还没底气跟老爷子当面理论。

而且,老爷子现在脾气越来越古怪,风弛也没那个胆子。

硬着头皮跑到老宅,然后,迎接一顿训斥。

风老爷子生气,一开始是因为碍眼的大蛇,但现在他在意的就是风弛的态度了!

让你拆就拆,竟然还敢跑到我面前来扯这么多理由!

在修改遗嘱之后, 家族人心浮动,有点脱离掌控, 风老爷子心里已经很不满,正想着拿什么事发作,震慑一下,风弛直接撞枪口了。

夜晚。

风家老三, 风弛他亲爹, 标志性的加长版豪车驶到老宅。

不知道从哪个酒桌赶过来的,还带着酒气。。

匆匆上楼, 见风弛瑟缩站在那里,冲过去啪啪两巴掌,打在风弛背上。

风弛瘪着嘴:“我”

“你什么你!”

风驰他爸又一巴掌呼在风弛头上,发型都给拨乱了。

“还不赶紧给你爷爷认错!”

说着踹了一脚,然后堆起笑,过来给老爷子倒茶:

“您老别生气,注意身体,不值当,他那個人您又不是不知道,迷糊得很。”

身上一股酒味和某些菜味,风老爷子嫌弃地撇过头,提前拐杖毫不留情抽过去。

“滚远点!”

楼下,风弛他妈也匆匆到达,正想往楼上走,被秘书挡下来。

“您还是在这儿等着,老爷子有话跟他们说。”

弛妈也没硬闯,扯出个微笑,然后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着,坐了会儿又起身,来回走动。高跟鞋在瓷砖上哒哒的,显得格外焦虑不安。

秘书观察着。

这位一看也是匆忙赶过来,很可能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美容院之类的地方,平时精致护理的那张脸上妆容有些潦草,显然行动匆忙,来不及细化。

突然听楼上一声惨叫。

弛妈望着二楼,泪眼婆娑,瞧着无能又脆弱。

好一会儿,看到父子俩从楼梯上走下来,弛妈抄起手里的小皮包往风弛身上砸,声音尖锐刺耳:

“又惹你爷爷生气!又惹!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身体不好,气出病来怎么办!”

“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气病”一连串的词听得楼上风老爷子心堵,吼了声:“滚!都给我滚出去!”

弛爸连忙扬声道:“哎,这就走这就走!爸,我们下次再来看您!”

等那一家三口离开,秘书上楼,说了那一家子的反应和行为。

风老爷子冷哼道:“烂泥扶不上墙!”

“烂泥”一家三口,在众多帮佣的注视之下,狼狈地从老宅里出来,跟逃命似的慌忙钻进车内。

车窗升起来,与司机之间的挡板也合上。车驶远,彻底离开老宅人的注视。

车内三人情绪一收,变脸似的。

弛妈淡定的从背包里翻出化妆品补妆,睨了风弛一眼:“你也太不小心了!”

风弛喊冤:“我哪知道他老人家会拿这事来发作啊!心血要被糟蹋,想来求个情,被骂得跟狗似的。之前那几个闹那么大,不一点事都没有?怎么老爷子就拿我开刀了?”

弛爸抬起自己被拐仗抽青的手臂,撇了撇嘴,“你只是挨骂,我还挨打了呢,瞧,这是你爹替你挨的一棍。”

想了想,弛爸又道:“可能是他老人家讨厌蛇,你那动静又大,才盯上你。不过我也没想到他反应这么激烈,不然早提醒你了。”

风弛跟他们面对面坐着,情绪有些沮丧,“那现在怎么办?老爷子让我二选一,留下大蛇就没财产分了。”

“你想怎么选?”弛爸问。

“我舍不得啊!那是凝聚着我心血和艺术审美的杰作!”风弛心酸地道。

弛爸弛妈两人听到刚才那句描述,同时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还艺术审美?

杰作?

毕竟是亲儿子,照顾下情绪,没有出言打击。

“真不能放弃?就一个模型而已。”弛爸问。

最新小说: 剑神在星际 唐思雨邢烈寒 影视世界旅行家 海贼之机械师 官路高升笔记 朱砂红 撒娇 难消帝王恩 行行 木叶之争权夺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