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七十六章 列阵行(12)

第七十六章 列阵行(12)(1 / 2)

黜龙

张行自诩看透人心,实际上是认定了吃下这两万兵后,齐鲁官军这支看起来是官军其实是济水下游的乡土军事集团将一蹶不振,而那些逃走的人,尤其是这支军队的核心成员,即便是活下去、逃走,因为这种乡土特征,也最终躲不过最终的命运。

所谓跑得了道士跑不了观,逃走了,又如何呢?

所以,当张须果施展出凝丹修为,不要命的突回到包围圈内,却放弃指挥,像一个一勇之夫一样沿着水泽边缘阻击追兵为少数逃亡者断后时,已经在接受前线头领、军官们祝贺与奉承的张行没有任何多余反应,只是坦荡下令,让徐世英去组织人手将对方抓捕过来或者干脆就地斩杀。

端是指挥若定。

紧接着,他就被张长恭的突击给打懵了。

四千生力军忽然来袭,为首大将更是一个状若疯狂的成丹高手,当场便将正陷入胜利姿态,阵型散乱的北侧黜龙军给打了个趔趄。同时,来援部队的声势迅速让已经陷入绝望的被包围官军振作起来,后者迅速在少部分军官的带领下尝试北向接应,以图逃散。

两面夹击之下,黜龙军猝不及防,一时死伤颇多。

这种情况下,张行和其他正在原本振奋异常的黜龙军首领也赶紧收敛,并重新组织部队,下令稳住阵地。

只能说,好在包围圈内的官军只是垂死挣扎,一波不成后,反而溃散的更加彻底,这使得黜龙军可以迅速集中兵力,转向北面来攻。

“怎么打?”

此时下午已经过了大半,但还没到傍晚,只是雨水依旧,好在凝丹之后,张行自觉耳聪目明,翻身上了一匹马,便能遥遥见到前方战局,然后扭头朝身侧几位将军来做询问。

“三哥,我以为如今大局已定,只要稳住阵型便可,对方打不过来,没必要多做事端。”只带着几百兵过来的牛达不免有些焦躁。

“你这是被打崩一次后怕了吧?”一旁单通海不知是从哪里得知了牛达泥地逃窜的经历,以至于当面冷冷来对。“要我说,就在这里吃下这四千兵!若是那张长恭真的失心疯,敢顶着真气枯竭的危险来攻,那就在这里斩了他!斩了他,吃下这最后四千兵,济水两岸八郡之地,顷刻就全是我们的!”

话到最后,明显有些情绪失控。

很显然,之前半年的屡战屡败和此战中实际上没有捞到任何军功(他在率部汇合张行之前,官军就已经大溃),让这位黜龙帮原初的三位大头领之一心态有些失衡。

也正因为如此,牛达本欲发作讽刺。但随着张行的眼色使下来,却还是强忍住了火气。

这反而使得单通海愈发有些焦躁。

而张行想了一想,却是干脆下了命令:“牛达领着丁盛映、郭敬恪两位头领去左翼,贾越与翟谦二位去右翼,各自以充足兵力稳住局势,中军我在后,单大头领在前,且战且退……若是张长恭知趣,醒悟离开,那就到此为止,咱们身后还有饺子要吃;若是他真的失了智,就在此处了结他便是!”

众将听得吩咐,都无多远言语,纷纷应声。

张行也重新去看身边几人:“小贾,你去重新汇集咱们之前结阵的那些高手,能找一些是一些;王雄诞,你和马头领一起去调集一些长兵,做好准备,然后到我旗帜下汇集。”

贾闰士、王雄诞、马平儿也随之应声。

倒是白有思,此时微微向前一步,似乎要说什么,却被张行摆手止住:“看着吧,真到了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倚仗你,但十之八九轮不到你来,甚至轮不到我来。”

白有思微微一怔,立即醒悟过来,也不再多言。

须臾片刻,部队开始开始在乱战中重整,得益于本部高级将领们的归位与夹击的消失,还有本就狭窄的通道战场,渐渐开始形成了密集军阵。

而张长恭的突击明显是仓促且毫无战术性的突击,很快便被黜龙军轻易给扯入到了军阵深处,且毫无察觉。

“张郡守!”

樊豹打马挤到披发的张长恭身前,略带畏惧的开了口,一张嘴,就带了哭腔。“不能再突了!再突进去,这四千兵也要被包住!”

手持一把长枪的张长恭猛地回头,头发甩出雨水,面目也依旧狰狞,吓得樊豹一个哆嗦。

但后者定了定神,还是咬牙在马上坐稳,继续含泪来劝:“张郡守,你到底是心里哪头过不去?说给我听!要是想救张总管或者谁,咱们把兵放回去,单独绕回来找,以你的修为,说不得天黑后还真能把人救回来!要是想救被包住的大军,那我说句实话,再打下去已经没用,不如将军队放回去,就这么对峙着,牵扯些兵力,说不得还能趁机多跑出来一些……只是不能这么突下去了,这么突下去怕是要把最后四千齐郡子弟兵送光的!”

张长恭闻言,张了张嘴,一个字没用说出来,却是潸然泪下,雨水加泪水糊成一团,直直顺着脸上那道血痕滑下来。

“张郡守,事到如今,咱们得认清楚现实……我大哥,我小妹,全都陷进去了,你要是想救人,我拼了命的也要助你。”樊豹见状,继续含着泪来劝,他也真的是痛彻心扉。“但强行用兵,委实不智!”

“我不是想救谁!我是想救所有人!”张长恭见对方说的诚恳,终于也落泪出声。“樊二将军,我是恨自己无能!在东都那里,浑浑噩噩,凡事都是家里安排,做事情从没个主见,只是这次出来,从无到有,好不容易随总管,还有大家伙一起做出来一些局面,却稀里哗啦没了……我忍不住这股子气!”

樊豹彻底无声。

若不是素来畏惧对方如虎,几乎要与对方抱头痛哭一场。

“算了,你带最后这几千人回齐郡去吧!”张长恭转过身来,仰天长叹,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脸上。“我先与你们断后,再试着去救些人出来……”

话到此时,樊豹也心乱如麻,只能点头,然后匆匆号令后军变前军,速速回军……只是四千之众,又已经半陷其中,哪里轻易得脱?

尤其是正当面的单通海,心中一百个计较,一千个记仇,一万个不甘,总想要扩大战果,所以甫一见得对方后撤,便立即不依不饶的反扑了出来。

“这个单大郎这般作为,明显是不听军令。”说话的是刚刚领着一群长枪兵折返的马平儿,她所言当然是有根据的,之前下令时她就在跟前。

不过,张行闻得此言,只是在雨中眯着眼睛不吭声,周围人也都沉默,弄得马平儿一时讪讪。

说白了,马平儿对不对不提,张大龙头如何想不说,主要还是马平儿的身份尴尬,而单通海的地位又过于突出了些。

便是王雄诞在旁,都只是看了马平儿一眼,然后苦笑了一声。

就这样,众人立定在有些僵硬的“黜”字旗下,身后不断有零散部队闻讯汇集,但因为单通海的前扑,还是显得有些薄弱。

很快,说不上是果然如此,还是意料之中,随着张行身侧兵马薄弱起来,对方负责殿后的张长恭忽然跃起,腾空施展真气,银白色的真气裹住全身,又一次飞一般的朝张行旗下扑来。

这一次,张行没有列阵。

也正是因为如此,樊豹遥遥望见这一幕,一开始并没有任何忧虑,只当是正常的攻其必救,拖延断后……毕竟,在他眼里,张长恭过于强大了,哪怕是亲身经历了之前一遭,他也不觉得黜龙军在没有集中修行高手结阵的情况下能奈此人何。

但是,刚一转身,擦掉脸上汗水,樊豹便陡然在马上怔住,然后当场心下哇凉。

原因再简单不过,对于凝丹以上高手来说,战场之上,是要尽可能维持护体真气的,这是救命的玩意……就好像着甲一样……就连他樊豹,此时都尽量如此,不然何至于汗水糊脸?可明明是成丹高手的张长恭,刚刚与他说话时,甚至更早时,面部和头发就已经被雨水打湿了。

结合着之前的种种,这只能说明,张长恭的真气储备其实已经很危险了。

一念至此,樊豹立即打马回头,重新转向。

而也就是这一回头,他清晰的看到,雨水中,张长恭的那条银灰色闪光尚未抵达“黜”字大旗跟前,便被一道凌空而起的淡紫色的光芒给拦腰截住,两道光芒纠缠在一起,继而重重砸入烂泥之中,再没有起来……反倒是“黜”字旗下忽然一阵慌乱,数不清的长枪甲士蜂拥上前去了。

这下子,樊豹不是心里发凉了,而是冷彻全身。

恐惧和慌乱,还有一丝莫名的孤独无依之感,瞬间涌上心头。

足足七八个呼吸后,意识到自己成为彻底孤家寡人的樊豹回复理智,毫不犹豫,打马向北逃去……真要是在这里死了,他兄长的付出,可就真的白饶了,幼妹也无人接应……实际上,随着刚才那一幕的出现,周遭各处军队,也都各自反应了过来。

这四千早晓得前方大败的齐郡子弟兵,终于也失去了生力军的那口气,转而狼狈逃窜,约万众外围的黜龙军则肆无忌惮,大肆追杀起来。

张行遥遥望着这一幕,又瞥了眼尚有余波的近处泥地,选择一声不吭,转身回到了冻成冰坨子的马扎上,准备等待验收最后战果,对此战进行全线收尾。

“张须果,愿降吗?”

果然,天黑之前,张行等到了被徐世英亲自带来的张须果,然后理所当然越过其他几名俘虏,第一个点了此人,算是给此人一个面子。

“怎么可能会降?”

张须果四肢俱被打折,完全是被从泥水拖来,此时闻言,殊无表情。

“那好……”张行坐在马扎上,膝上横着惊龙剑,倒也干脆,甚至没有亲自补刀的意思。“即刻斩首,然后传首东境诸郡,只说朝廷鹰犬,暴魏走狗,齐郡残民贼张须果已然伏诛!”

张须果闻言本欲驳斥,但只是一抬头而已,却又转过头去,不做多余辩解……他实在是不想说话了。

官贼两立,胜败分明,没什么意义了。

倒是周围黜龙军头领和军官们,听得这番干脆对答,颇有些骇然,便是徐世英都有些慌张之态。但俄而片刻,这位胡子花白的大魏东境行军总管便被拖拽到一旁,依旧是贾越亲自动手,当场斩首。

时年五十一岁。

他和他亲手塑造的齐鲁官军这个军事集团,一起随着这一场泥潭打滚般大战的结束,一命呜呼。

这个时候,周围头领似乎才想到,大魏朝廷已经有两个(一个)南衙相公、一个北衙督公死在了这位大龙头的处刑式杀伤下,如今似乎也不差一位行军总管。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