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七十四章 列阵行(10)

第七十四章 列阵行(10)(2 / 2)

然后,他们并不算惊讶的发现,这些拥挤在历山脚下官道周边的本方部众们,也就是之前第一波援军那些人,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中很多人,今天甚至根本就没有参战。

“总管。”

随着前方越来越拥挤杂乱,听了一些前方情报的鱼白枚捂着肩膀,忽然停住坐骑,就在道中交代。“你不要管这里了,所有撤下来的部队留给我,你去协调这些降将和郡卒,往北走,去跟着樊虎联手做冲击!身后已经无能为,这里也没什么可做的,留在后面,只会空耗!”

张须果当然知道对方说的一点没错,但看了看对方的脸色和肩膀上顺着雨水而下根本止不住的血丝,依然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

是他自信满满,坚持作战,导致了落入敌军的口袋,然后又没有足够战力打通前方工事,如今,又要“抛弃”对自己最忠心、最热忱的心腹大将。

但此时不去前方努力,又如何呢?

“鱼将军且做歇息!”张须果咬牙来对。“我不信贼人封锁的那么快,那么严密……今日无论如何,老夫总要带你脱出去的。”

鱼白枚连连颔首,似乎非常信服,又似乎只是在敷衍。

张须果不再犹豫,强压疲惫与心中种种翻腾,速速打马向北。

而得益于这位主帅的亲自调解,原本拥堵的战场中段,立即得到了部分疏通,解象、王良二将也都簇拥了过来。

又过了一刻钟多一些,张须果与两位下属率少许重振的精锐抵达北面的最前线,然后汇集到了樊虎的旗下。

但此时,樊虎也已经有些绝望了。

“属下惭愧,实在是冲不动。”樊虎有一说一。“对方真气大阵太硬了,根本冲不进去!我已经大小发动了七次冲锋!三次夹击,我本人也试过两次,这当道的大阵始终如磐石一般稳固!”

“这是当然的。”张须果虽然早已经疲惫不堪,但扫视了一眼前方战况后还是立即下了结论。“对方集中了最少上百修行者,列成大阵,浑然一体,哪里能轻易动摇……是那个张三郎亲自在此?”

“必然是他!”

“阵中可有其他凝丹高手?”

“目前没有。”

“那边单字旗是单通海?”

“应该是。”

“已经连起来的贾字旗是谁?”

“不知道。”

“你之前将樊豹留在对面?”

“是。”

“通知他了吗?怎么说的?”

“我让他不要率剩下的四千兵过来……免得大军相向而来,反而堵塞通道。”

“这是对的……但可以让樊豹自己率少部分亲卫过来。”张须果忽然莫名释然下来。“单通海一旦过来,此阵更加难破!鱼将军受伤,你、我,再加上樊豹,咱们一起抢在单通海之前试一试便是!”

话至此处,张须果扭头看向了樊虎,继续认真来言:“而如果还冲不过去……咱们就不要再冲了,只努力卡住东面山下这点空隙,尽量把军官和精锐救走……因为一旦到了天黑,或者身后贼军整备起来发动推进,士卒便会不受控制从沼泽地里逃走,那就是咱们今日大败之时。”

樊虎重重颔首,他早晓得这个结果。

须臾片刻,距离其实并不远的樊豹那里接到了命令,毫不犹豫对信使做了肯定回复,然后却又看向了身后一将:“你与这四千兵在这里不许动!我去与大哥做支援!”

那将领愣了一愣,忍不住诧异来问:“若这一回还冲不动,便是要败了吗?”

听声音,赫然是个女将。

樊豹神情复杂:“不管如何,大哥都是凝丹的修为,总能逃出来的……不要多想,更不许多事。”

那女将,也就是樊氏兄妹中幼妹樊梨花了明显不服,但当着兄长的面,还是重重点了下头。

樊豹叹了口气,立即率领本部亲卫往前方而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战场的另一头,负责断后的鱼白枚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回身去看,果然看见“徐”字大旗忽然拔起,率领部众自工事区启动,自南向北,缓缓向自己一方逼来。

非只如此,随着“徐”字大旗的启动,“王”、“牛”、“黄”、“翟”、“夏侯”、“梁”,等熟悉或不熟悉,大或小,清楚或不清楚的旗帜也都在雨中冒了出来,相互连成一片,然后率领着重新整备好的贼军大众往自己这边压了过来。

鱼白枚犹豫了一下,不顾伤痛,也不顾周围士卒明显慌乱着往西侧那片庄稼地里逃亡,选择独自打马向南,当面迎上。

实际上,到此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官军的进攻不利,即便是看不到南线的情形,很多官军士卒也已经渐渐意识到了局势的不妥,整个战场上,都有人往西面那片看似是庄稼地的水泽区逃窜起来,而且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坐在旗帜下面的张行忽然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情形,然后忍不住回头去问贾闰士:“是我坐的矮,看差了吗?官军往西面水泽里逃命,都还努力顺着缝隙走,避着庄稼?”

“确实如此。”贾闰士愣了一下,奋力垫脚去看,然后给出了一个明确答复,并稍作解释。“齐郡兵也都是农人,如何愿意践踏庄稼?”

张行怔了怔,一声不吭,只是继续扶着惊龙剑坐在原处,然后面无表情看向前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阵中有修为之人,莫名觉得阵中真气非但没有因为长时间的坚持而稍弱,反而鼓荡的更加激烈起来。

“老夫气力不支了。”张须果正色来看樊虎。“你来当先,直取阵眼。”

樊虎重重颔首。

旗帜摇动了起来,樊虎、张须果、解象、王良、张青特自南向北,樊豹、贾务根自北向南,双方各自还集中了各自亲卫……这是他们短时间内尽可能聚集最多修行高手的唯一方式……然后,按照尚能通畅往来历山脚下通道交流的结果,朝着红底的“黜”字旗,以骑马冲锋的方式一起发动了一场突击。

突击行进一半时,齐鲁军中所有参与突击的修行者便按计划一起释放出了真气。

张行还是坐着不动,但随着自己的呼吸,他明确能感受到整个军阵也在呼吸,好像从心脏到丹田,再到真气大阵,全都合为一体一般。

几个呼吸后,忽然间,随着官军骑兵的逼近,张行明显从周遭真气海中感觉到了一种实质的压迫感,好像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但很快,借着呼吸节奏,他的胸口还是奋力鼓胀了回去。

与此同时,坐在马扎上不动的他终于从地上拔出了那把无鞘的惊龙剑,然后向着当面而来的那名骑马大将奋力劈砍过去。

大将正是樊虎,其人也已经将长刀高高挥起,刀刃上的断江真气生出刀芒,近乎一丈不止,也朝着坐在那里的张行劈了下来。

一个骑在马上,一个坐在地上,一个军中长刀,一个无鞘剑,一个是断江真气,一个是寒冰真气。

从道理上来说,都应该是前者占一点便宜。

但实际上,双方各自挥出兵刃,刀与剑根本没有实际上的物理相撞,双方根本就是在相隔一丈有余的距离便各自察觉到对方的力量,然后在战场上瞬间形成了远超想象的巨大冲击。

张行只觉得自己一方的真气海宛如活物一般,随着自己这一剑挥出,也陡然扑了出来,然后直接隔空将来者身后的什么巨大活物给整个扑倒在地。

果然,一剑之后,张行端坐不动,没有半分偏移,身后军阵也大略完整。

不过他身侧、身前颇有数人直接被气海卷起,一时趔趄后退,抢在前面的王雄诞,更是当场倒地,在烂泥中翻滚了一圈。

相对而言,对面的樊虎及其身后数骑则更加凄惨,他们如凭空挨了重重锤击一般,数匹战马一起嘶鸣倒地,然后带着骑士一起在泥地中向后滑去。

一时间,战马嘶鸣与人的哀嚎混在一起,血水与泥水还有冰渣也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是人血还是马血,是受到气海扑打的直接创伤,还是因为在地上滑行遭遇挤压摩擦所致出血。

但无论如何,樊虎等齐鲁官军的核心们,都遭遇到了巨大打击,便是稍远的骑士们也都趔趄失控,或翻身落马,或口鼻出血,踉跄逃窜。

一股明显的寒气也瞬间扫过当面战场,凭空使许多雨滴当场结冰,扫落在许多人的盔甲上,叮咚作响。

察觉到了几股微微暖流扑面而来的张行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便欲起身迎上,率众了结这些人。

但他刚欲起身,一抬头,却看到自历山半山腰上,数道流光分前后依次飞来,直直扑向自己。

张行不敢怠慢,重新坐定,然后双手持剑,不再留有任何余地,只将真气尽可能自各处经脉使出来,重新唤起了整个阵中的真气海,并调整呼吸,待到前两道流光来到跟前时,真气海也早已经随他呼吸变成了涨潮的时机。

其人毫不犹豫,借此时机,奋力劈出一剑。

一道淡紫色流光急忙闪过,向侧面躲去,而另一道银白色流光却不顾一切,当面迎上。

待到近处,张行看的清楚,那是个带着银灰色面具之人,便晓得必然是成丹高手张长恭。

张长恭手中长枪遥遥刺来,相隔数丈距离便撞上张行的真气大阵。甫一相撞,张行只觉得胸口发闷,手中惊龙剑也震的双手发麻。可与此同时,对方手中长枪居然直接脱手,非只如此,随着惊龙剑遥遥扫过对方当面,后者面上的银灰色面具居然当场碎裂,露出一张白皙到过分、线条也柔和到过分,此时却惊恐异常的脸。

这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也不是叙旧留情的时候,但也不是趁势了结对方的时候,因为又有两道流光却以更快的速度直直飞来,而且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让张大龙头多次呼吸调整阵中的真气海起伏。

张行头皮发麻,如何不晓得来人是谁?于是立即收心,只是深呼吸一口气,甚至来不及从马扎上站起,便奋力一声大吼,拼着平生没有用过的力气,只凭着本能,便不顾一切朝着来人劈了过去。

一剑劈出来,张行只觉得胸腹发力施展真气的地方,仿佛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凭空跳出来一般,瞬间联结了阵中气海与四肢百骸,然后与心脏齐齐跳动,又与呼吸齐齐涨落,甚至似乎与这片天地隐隐交接相连。

这是一种奇妙的,质变的感觉,仿佛一瞬间,让呼吸吁心脏跳动有了新的意义,仿佛让自己和世界有了一个强烈的联结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一般。

就是这一刻,张行已经醒悟过来,自己凝丹了。

而且,他隐约意识到,自己之所以凝丹这么慢,很可能是因为他身为穿越者,所以需要更多的类似于这个世界的认证和认可才可。

似乎不是感情上的,而是实际作为上的那种,用作为来影响这个世界,反过来得到这个世界的认可。

但根本来不及多余的感慨与感悟,因为司马正之威,远超之前二人。

其人裹着辉光真气的长矛落下,与张行手中惊龙剑居然发生实质性的碰撞。而张行明明是借了军阵之力,合了不知道多少修行高手的力量,去和一个人交手,但仅此一撞,却还是犹如第一次与樊虎那些隐约有结阵之势的骑士们相撞那般,凭空察觉到了一股巨力压迫,而且犹然过之。

最明显的证据在于,一口甜腥味登时便从他喉咙里涌了出来,只是被张行生生咽了回去而已。

这还不算,身侧军阵内的数名军士中,也有数人如第一次冲击那般当场飞起,甚至有一名面熟的护法,在地上翻滚数次,当场身亡。

张行坐在原地不动,司马正落在前方,二人面面相对,前者面无表情,不喜不怒不悲不气,只是在感觉体内奇妙的变化,然后想着那些奇怪想法,而后者则明显神色怪异,似乎是有些惊愕,有些不解,却又似乎有些释然,有些早知如此的样子。

当然,这个奇怪的对峙根本就没持续超过五个呼吸,因为原本只在身后追击的白有思早早手持长剑自远处奋力刺来。

司马正毫不犹豫,腾空而走。

白有思长剑挥过,止于张行阵前。

借着张长恭和司马正的协助,到此时,张须果、樊虎等人早早拼命逃离……便是距离受挫只隔了数个呼吸的张长恭此时也已经起身,然后不顾一切狼狈欲走。

白有思转过身来,回手一剑,真气却凭空短了半截,根本没有扫到对方,竟使对方趁势咬牙腾跃逃走。

张行没有吭声,只是端坐不动,他嗓子里的腥味还没去呢,而且这股奇妙的感受还没弄清楚……能说什么?

另一边,白有思念及旧情,放过了张长恭,似乎也觉得尴尬,却又趁势腾起,转身参与搏杀,如鹰击雉兔一般,轻易朝着那些之前参与冲锋的齐鲁官军的军官高手下手,但不知道为何,一剑之后,斩杀数人,其人却又和司马正一般当场愣住,面露惊愕。

张行怔了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继而心生感慨,忍不住向天望去。

但天上,似乎只有雨水滴落不断。

然而,如果不去看天,而是微微侧过去一点视野,便会发现,平平无奇的历山山顶,本该破败无人的真龙观内,居然有两人在院中下棋。

一人抱着一个铜镜,神色茫然中带着一丝畏缩,乃是一名穿着松散下等锦衣的中年男子,而另一人却是一黄衣宫装女子,颜色殊丽,神色冷淡。

女子下了一黑子,冷冷开口:“三个了!你们是不是真的闲到这份上,整日整夜就会整这些事情?弄得天下不宁?”

“这关我什么事?”抱着铜镜的男人万分委屈。“而且要说惹事,你们才是最惹事的吧?天下人但凡有个成就的,怕是都恨死了你们!”

“随他们恨!”女子毫不在意。“有本事杀了剐了我!”

“果真是疯了。”男人勉强落了一子,赶紧抱着铜镜摇头。

“你好意思说别人疯?”女子抬起头,冷笑一声。

男子想了一下,连连摇头:“疯的不是我,我是个无辜良善人。”

“你也算是人?”女子再度冷笑,然后拈起一颗棋子,却迟迟不下,片刻后,历山下方,一股宛若开战初的喊杀声忽然响起,声震山野。

女子怔怔听了片刻,然后干脆扔下棋子,袖口一拂,便将棋盘扫荡了个干净。

“这是何意啊?”男子无语至极。

“胜负早定,何必装模作样?”女子面无表情,起身转入观中,再无言语,也无动静。

那男子意外没有反驳,反倒是想到什么一般,抱着铜镜,淋着雨,蹲在了棋盘一侧的满是草藤的地上,好像陷入沉思,而山下,喊杀声持续不断,很显然,随着官军冲击军阵反而大败,齐鲁官军和黜龙军这场泥潭打滚,终于彻底分出了胜负。

接下来,似乎只是些生生死死之事罢了。

PS:大家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