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五十八章 擐甲行(11)

第五十八章 擐甲行(11)(1 / 2)

黜龙

傍晚的阳光明显泛黄发红,加上人马活动激扬起来的尘土、被踩踏倒伏后又挣扎着半立起身的麦苗和粟苗、干涸失修的引水沟渠,远处小村落上方的黑烟,构成了这个让所有人猝不及防的战场。

平心而论,不管是之前还是这个时候,官军的统帅,中郎将麻祜都只是表面上从容镇定,心中所思所想堪称玩味。

他绝对没有跟黜龙军或者张行交手的主观意愿和心理准备。

张行也是如此,从见到孟氏义军的溃军开始到眼下,转过了太多的念头,做了太多的猜度和决断。

但此时此刻,这些东西已经毫无意义了,英勇热血也好,私心算计也罢,无奈愚蠢也成,战场上都已经到了图穷匕见的地步——当那些衣服早已经被血污和尘土脏污,完全称不上白衣的白衣骑士们在北面援军出现的同时,跟随着自己冲向麻祜军旗的那一刻,一切都能交给暴力和本能来说话了。

这就是战争的最终代表含义,用暴力来解决一起,来决定一切。

麻祜同样没有任何犹豫,战场上的经验和本能逼迫他做了决断。

“迎上去!”这位中郎将唤来近卫甲骑首领,粗犷的容貌和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看起来好像很从容一般。“他们实力有限,里面至少一多半是没有修为凑数的壮丁,那个张老三,明显也没凝丹,你也是有见识的,该知道铁甲骑兵的阵势,不比这种三脚猴子的真气阵差……撞上去,把他们吓走!”

近卫甲骑首领大约明白对方说的没啥问题,但还是心里有些发憷,唯独看了看地上刚刚被自己行刑的那些尸首,到底是没有多说什么,只勉强点点头,便去调度部队。

这就是军队的好处。

平日里的种种恩威赏罚,就是为了确保临阵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抵不上一声军令。

不过,即便是近卫甲骑没有耽误什么,也没有畏惧什么,还是显得有些跟不上形势发展……主要是对方太快了,所谓白衣骑士,说白了,就是轻骑兵,比寻常轻骑兵还轻的轻骑。

甲骑刚刚拖出来,尚未列阵,对方便已经呼啸如风,而且亲自冲杀在前的所谓张老三本人只是稍微弯曲了一下进军路线,就当着这队甲骑的面,直直的往麻字大旗这里继续冲了过来。

所谓甲骑只能说蹭了个边,根本没有起到迎面冲击的作用。非只如此,他们的调度反而使得军旗下自家主将周边显得空虚了不少,于是只能再度仓促回扑,用没有任何速度加成的肉搏方式来尝试阻拦和对抗。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那些白衣骑士结阵冲来的那一刻,不管是军旗下的麻祜和周围的步卒甲士,还是刚刚拖出来的那几十甲骑,都明显感觉到,一股磅礴而又发寒的真气从对方阵中涌出,卷起一股气浪,包着数十骑,朝自己这里翻涌了过去。

事实证明,麻祜说的很对,三脚猴子的真气结阵,确实跟重骑兵的冲锋有的一拼……饶是麻祜身边足足有数百骑步甲士,堪称厚密,此时也整个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然后就被对方楔入阵中。

这似乎就是这个世界的先人们筚路蓝缕,以一种看起来不足为道的弱小,抵抗和消灭其余所有异种威胁,所谓荡魔斩龙的根本。

真气要结阵,钢铁要锻造,战马要驯化,什么都要组织起来以求发挥最大化,而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和对抗。

而这其中,浑身浸润在灰白色真气里的张行仗着黄骠马的马力于冲锋中快了一步,后发先至,第一个砸入对方阵中,然后对着当面一名仓促提枪而战的甲骑便是奋力一剑斩下。

当面受此一击,那甲骑与其说像是被斩了一剑,更像是当面挨了重重的一锤,直接口吐鲜血,仰面栽于马下。

聪明的战马立即扭头,准备逃离最强大的威胁,却又因为马镫缠绕的缘故,拖动了自己主人的躯体,继而使得紧随张行的一名白衣骑士措手不及,宛若撞到绊马索一般在尸体上失去了平衡,也随之落马。

而这个过程,复又使得两匹马一起受伤、受惊,当场失控狂奔,也引来的王雄诞挥舞长枪匆匆跃马随行,继而带来了更大的骚乱。

张行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一剑得手后,他便继续向前突进,继续挥剑,王雄诞和马平儿紧随其后,紧接着是更多的白衣骑士。

铁枪与钢刀的相撞声,伴随着宣泄出的歇斯底里般喊杀声,一起表达着更直接的杀伤与减员方式。

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战术,速度、质量,和跟这两个词汇显得有些梳离的修为、武艺,以及更加虚无缥缈的勇气,成为了衡量一切的东西。

双方一个照面,直接沦为了最直截了当的肉搏,沦为了钢铁、肉体与真气的混乱对抗。

“给老子围上去。”

麻祜眼皮明显跳了一下,然后再多下令,却是要求周遭的其余铁甲步卒也跟上,与那些弄巧成拙的甲骑一起将这支白衣骑士给做成夹心馅饼。

这是他之前想象过的战术,但出于某种心态,一直没有做。

相对于近卫甲骑,步卒的军官们人数明显多了许久,心思也更为驳杂,其中有人甚至瞥了一眼北面烟尘中的义军横阵,然后方才谨慎的遵循了命令,却又莫名行动缓慢了一些,彷佛是在迟疑和畏惧。

麻祜同样忍不住去看了北面一眼。

事到如今,战场逻辑似乎已经很通顺了,黜龙军大队一刻钟就到,自家兵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家都应该在这之前了结眼前这段杀戮,最起码要制止这队白衣骑士如此暴烈的针对性杀戮,否则就会陷入到虽然未知但却一定没有好结果的巨大麻烦中。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北面烟尘的麻祜,复又忍不住盯住了那个距离自己其实只剩下七八十步的年轻人,后者身畔早已经没了雾气,但灰白色的真气和一身早已经脏污不堪的锦衣却又清楚无误。事到如今,或者说早在之前,麻祜就已经意识到,这个张三郎还没有凝丹,最起码还不会飞起来,否则以此人不顾一切的杀戮姿态早就腾跃起来直取自己了。

这一度让他稍微有了一些底气。

而此时,这个事实反而让他有些心慌起来——说白了,没有凝丹,还这么拼命,图什么啊?

扔掉到手的太守去造反,然后拎着一把破剑这么跟重甲长兵对砍,图什么啊?

真气岔气了怎么说?剑折了怎么办?马失前蹄了又如何?

战场上什么意外都有,没到凝丹,就没有护体真气,也不好跑的,死在这里怎么办?

到底为什么啊?

“哪个是麻祜?!”

不晓得对方在胡思乱想的张行,眼看着步兵甲士将要围上来,却是一剑砍杀了一名突刺过来的长枪兵后,对着麻字大旗下奋力大吼。

麻祜怔了一怔,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距离有点近了,对方轻骑白衣,这区区百八十步的距离,不足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便即刻打马,准备稍作避让。

而他这一动,反而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

“将军不去应战吗?”

就在这时,一名刚刚接到军令正准备上前阻拦的士卒忍不住相隔数十步喊了出来……这必然个东都上五军的募军,关西屯军老实的很,军中刺头都是上五军的募军。“人家造反前就是东都的大人物了,郡守的资历,你一个中郎将,命照理比人家还贱,怎么人家拼命了你还要躲着?”

这话骂的非常不客气。

麻祜扭过头去,看着那个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个时候,是不可能过去砍了对方以正军法的,但是不作理会直接逃了似乎也很糟糕,因为对方太拼命了,而自己一方也太累了,所有人一开始心里就犯憷,何况此时接到军令去……难道杵在这里不动?

但根本不用麻祜纠结了。

那名士卒嘲讽的时候,张行也明显注意到了这里,然后锁定了自己的目标,却是毫不犹豫,仗着胯下黄骠马向前一跃,然后就在军阵之中,一手持剑来指,然后一面回头来喊:

“那人便是麻祜!杀了此人!天下便都晓得,我等百骑白衣,退敌五千!”

身后原本因为甲骑与甲士厚重而一时气馁的骑士们,精神立即为之一振,或者说最少有少部分人精神为之一振,非只如此,还有一部分人,虽然之前因为这种消耗极大、减员极速的战斗方式而震动和畏惧,但此时回头看到北面烟尘越来越近,却反而有些豁出去的姿态。

一时间,一众白衣骑士纷纷振作,努力向前。

而张行既出此言,也毫不犹豫,主动提剑来取对方,灰白色真气此时再度顺着奇经八脉不要命的溢出来,早已经使周边空气变冷,再难生出那种小范围的白气,却更显出他真气的厚重。

两名主将一动一静,形成鲜明对比,再加上忠心的甲骑被阴差阳错的拉到了外围,这使得周围官军甲士看到这一幕后,彷佛中了邪一般,既不逃窜,也不奋勇,只是速度明显缓了下来,还有人干脆站在那里,只是回头去看自家主将,或者去看直接的上官。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