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五十六章 擐甲行(9)

第五十六章 擐甲行(9)(1 / 2)

黜龙

张行带着俘虏回到济阴,并没有半点耽搁,只是将李清臣和他两个下属扔进大牢,便即刻派出人手,去将徐世英、魏玄定、牛达这三人主动招来。

这三人加上张行,算是黜龙帮西线留守二郡无论名实,所谓真正拥有决策权的四人。四人汇集,张行立即将自己获取的情报进行了通报,然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所以,三哥的意思是,先行吃下麻祜?”徐世英微微皱眉。

“是。”张行严肃点头。“你们三个怎么看?”

“这倒是跟某位大将军不谋而合了。”魏玄定捻须来笑。

这位黜龙帮首席说的是孟山公,后者在起事获得四县之地后就迫不及待的在内部自称宋义大将军……宋是白帝爷之前的混乱时期便于梁郡周边立国的古国,至少囊括小半个中原,其人野心不言自明……而孟山公老早就提出了集中优势兵力吃下麻祜的建议,只是被张行、徐世英等人给否决了而已。

因为那个建议,完全是对韩引弓的官军主力动向不明下的盲动。而魏道士此时来讲此事,也不过是在嘲笑。

“真按照他的意思来,反倒误打误撞能成事了。”张行倒是对这个毫不在意。“运气也是打仗的一部分……真到了绝境,咱们也得干类似的事情。”

“话虽如此,我还是反对。”魏道士想了一想,回到正题上,给出了一个稍显意外的答案。

“怎么讲?”张行诧异来问。

“之前觉得麻祜是诱饵,想着他身后的韩引弓,怎么看怎么吓人,但既然韩引弓一心多用,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咱们身上,那麻祜区区四五千兵,对咱们来说又算什么?”魏玄定含笑分析道。“他若来咱们这里,咱们层层抵抗便是;若是去打孟山公,便让那位大将军去搏一搏便是;而若是准备围下下邑,正好坐视他空耗……唯一的忧心就是內侍军那群白皮饺子一触即溃,或者直接降了而已。”

张行沉吟不语。

“我也是这个意思。”徐世英犹豫了一下,也给出了自己的选择。“魏首席说的极对,关键不是麻祜,是韩引弓,既然知道韩引弓心思不在我们这里,又何必去招惹他?集中兵力吃了他应该没大问题,但肯定要有所损耗,到时候再惹怒了韩引弓,他不再纠结朝廷争端,直接引兵南下,咱们又如何?”

话至此处,徐世英顿了一顿,依旧正色来言:“当然,全看三哥的意思,只是一点浅见。”

张行点点头,不置可否。

牛达等徐世英说完,终于也开口:“不瞒三哥,我是觉得能吃下是可以吃的,但有个事情在于,咱们其实兵力不足,说起来是两个郡,但主力兵马都被调走东征了……留在这里的,不过是每县五七百个维持治安和日常巡逻的,然后徐大头领五千兵,三哥这里三千兵,我那里三千兵……便是如今各县兵马又尽量调度了一些到济阴这里,也不过能多三千兵,那我们总共……”

“总共一万四千……”魏道士脱口而对。

“哪里有这么多?”徐世英尴尬失笑道。“澶渊是要守的,白马也是要害,济阴这样还要留一点后备……我估计,便是全力凑起来,也不过能动一万人。”

“就是这个意思。”牛达瞥了眼徐世英,然后继续朝张行恳切进言。“三哥,一万新兵,真能吃的掉四五千东都骁士和关西屯军?必然要用孟山公的人和內侍军的人,还有砀山协助吧?可是,这些人便真的可靠吗?內侍军嘴上说的通达,只是要借北衙关系拉扯,可那边真的给了准话,他们恐怕也会真的降了;孟山公这种人,更是畏威不畏德;也就是砀山能指望一些,但战斗力也不足……”

“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张行忽然面无表情打断对方。“且不说万一输了,就算是打赢了要考虑损失……损失多了,更加难应对后来的压力,也会引来孟氏兄弟和內侍军的不妥心思;便是损失少了,也可能被人当成没有出力,同样引出不妥心思;唯一好的结果是,咱们出大力,却损失极小,打的极漂亮,才能妥当……是这个意思吧?”

“是!”牛达咬牙应声。

“可那样,更让韩引弓发怒和重视……”魏首席及时补充。“与其如此,不如静观其变,或者召唤郓城的大军,方才稳妥一些。”

“郓城不能动。”张行干脆应答。“不是说怕他们抢功勋,而是郓城太重要了……现在看来,这些朝廷官军各怀鬼胎,除非是动了他们的根本,否则没几个愿意全力作战的,反而就是齐郡的张须果是个大大的英雄,最奋不顾身,对我们而言也最为麻烦。而有郓城在手,张须果单独一军,孤掌难鸣,便不能动我们根基。”

其他人自然各自颔首,眼睛却瞅着张行不动。

很显然,这位大龙头本意就是要打的,不然也不会喊大家匹马过来做商议,而随着其余三人表态完毕,利害阐述清楚,他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点头,说不得心里是有想法的。

“至于说麻祜那里,我是有些想法的。”张行叹了口气。“你们觉得一动不如一静,能晚就不要早,都是有些道理的,只是……万一韩引弓跟东都达成协议,到时候张须果跟韩引弓直接合流,咱们怎么办?”

“自然是退到大河上去。”魏道士干笑一声,继而严肃起来。“所以,张龙头还是想打?”

“自然。”张行认真作答。“我的理由是,能拖则拖是之前刚造反起势的时候,如今既到了这个份上,是不能指望避战的,而是应该抓住战机能胜一场是一场,能打掉一点是一点,这样才能在日后少一分挤压,多一分生机……”

“也有些道理……”魏道士点点头,便欲再言。“不过,你既然……”

“但我尊重你们的意思……”张行直接打断了对方。“四个人,我虽是龙头,但你们三个都坚决不愿意打,我也无话可说。”

说着,居然是往身后椅子上一倒,似乎是之前旅途疲惫,此时才显露了出来。

徐世英见机不好,赶紧起身开口:“绝非如此,三哥见识决断都在我们之上,若是三哥确实觉得要打,那打便是……我之前便来济阴这里专门说过,当此朝廷大军压境之际,更要坚定无二,切不可令出多门。”

牛达也张口欲言。

“问题就在这里。”张行只在座中摆手制止。“我也只是倾向,并没有绝对的理由和坚决的信心来打这一仗……否则,早就召集头领一起问话,以我这半年的威信,当着大家的面问出来,你们几个的意思又算什么?叫你们三个来,你们三个意思也都清楚,又怎么能不听呢?”

三人一起沉默。

“都回去吧,都有事要做的。”张行也不多言,只是起身摆手撵人,然后居然兀自转回了房间,将其余三人晾在了郡府后院里。

当然,也不用多言,只从他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看就知道,这位大龙头对这场临时召集的高层会议结果是非常不满的。

那三人无奈,各自看了一会,只能一起出来,走过贾越、阎庆这一文一武所负责的后院和前堂,来到外面大街上,翻身上马,又走了上百步,这才停在一个丁字路口那里稍驻,然后面面相对,俨然心里都有些不爽利,也有些忧虑。

“我觉得是张龙头此番去做侦察,一面当然是察觉了韩引弓分心二用,知道咱们暂时没有危险;另一面怕是也看到了东都骁士和关西屯军的厉害……所以,不免有了点沮丧姿态。”魏玄定先行开口分析。

“也只能这么想了。”牛达叹口气。“况且的确如此,当年东都招募骁士,我差点就进去了,只是晚了一步而已,才为此结识了张三哥……两年前组建的上五军募军,基本上算是集合了天下的精锐;关西屯军也不必多言;至于韩引弓……那可是韩博龙的亲弟弟,无论如何,打起仗来都比咱们野路子强太多。”

“谁说不是呢?”魏玄定点点头,意外的没有掰扯,只是又来看徐世英。“徐大头领怎么看?”

“我是有些担心……”有些发愣的徐世英回过神来,若有所思道。“你们二位说,会不会张龙头不是觉得魏军太强,而是觉得我们太弱呢?又或者觉得我们这些人没个体统和正经的样子,根本不是官军对手?”

魏道士和牛达齐齐一怔。

片刻后,还是牛达无语一时:“这不跟觉得官军太强一个意思?反正是忧心打不过,想着尽量抢一口下来……而且再说了,咱们去年造反顺利的时候,不就张三哥整日提醒,官军实际上很强,让我们不要自以为是吗?”

“也是……”徐世英干笑一声,不再多言。

而魏道士一时想说什么,也难得闭嘴。

就这样三人就在十字路口各自分开,魏道士去东南处置那边的防务……当日扫荡济阴南部时,两个县令逃走,魏首席自己趁势兼了一个县的庶务,这也是他特别在意济阴防务的缘故……而徐世英和牛达只是一起出城渡河,然后便一个正北,一个西北,直接往归各自防务所在。

当日无言。

可不过区区一日,或者说区区一晚上而已,形势便发生了重大变化——济阴接到了一个新的情报通告,麻祜居然分兵去围下邑了。

五千兵,一分为二,两千留在砀县,三千去了下邑,说是凶悍也好,说是骄横也罢,反正就是那个味。

这事当然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更是一个绝对的战机。

而别人不提,魏、徐、牛三人见到如此形势,联想到昨日会面的不欢而散,却是不约而同,发信给了张行,乃是建议等孟山公一开口,便趁势合兵一处,吞下麻祜。

张行倒是没什么可说的,形势确实发生了变化。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