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五十三章 擐甲行 (6)

第五十三章 擐甲行 (6)(2 / 2)

周围人面面相觑,随即,黜龙帮的人先点头,然后淮右盟的人也都按捺不住,狠狠点头称是。

他们也意识到了,到了这里,就可以不用顾忌表面上的那层东西了。

“可为什么旁边的老百姓不去种呢?”小周适时提出了另一个疑惑。

“周头领莫忘了,为什么有的老百姓要弃耕抛荒……还不是担心种地也活不下去?”气氛缓和,如阚棱这种人也适时加入了谈话中。“实际上,别的老百姓,即便是没有弃耕,也会有种种顾虑,甚至担心官府到时候把逃走的邻居的赋税摊派到自家头上。”

“我其实让帮众去种了点荒地,但发觉的太晚,没种多少……淮右盟现在也是多事的时候。”杜破阵语气中似乎带了点埋怨。

而张行却似乎是置若罔闻,只是驻马在原地,看着前方景色发呆。

“杜老哥知道我在想什么吗?”过了一会,眼看着数骑当面而来,俨然是从城内出迎之人,张行终于回过神来,扭头来看杜破阵。

“什么?”杜破阵莫名有些紧张。

“我是想,若是江东造反的事情是真的,关中罢耕的事情也是真的,莫不是这黜龙帮的西三郡之地,还真弄了个当今世上天下第一安泰之地来?”张行冷笑来问。“最起码对农民如此。”

“我不晓得他处,但黜龙帮的德行,在江淮是有说法的。”杜破阵沉默了片刻,还是说了实话。“淮北、淮西的人都想造反,而且越来越躁,张三兄弟你功不可没……若说之前对你安天下的话只是嘲讽,如今俨然已经有了几分威名,你莫说没见过有豪杰来投奔你。”

张行缓缓以对:“大魏必亡,但安天下的未必是我。”

“这是个实诚话。”杜破阵心中微动。“可现在,你跟黜龙帮,终究是走到最前头的一个,剪除暴魏如此,安天下而有所如此……这是我的一句实诚话。”

到此时,周围头领与下属,还有那些原本对张行观感不一太保,早已经意识到话题不是自己能掺和的了,都只是心思繁杂的望着这二人。

因为这二人不知何时开始,真的是在指点江山了。

而且谁也不怀疑,这俩人说的言语,都是中肯而诚实的。

想想两年前,杜破阵还是一个东境偷羊贼,张行也只是一个区区白绶,真真是恍若隔世。

张行沉默良久,再度缓缓开口:“可是,杜老哥不也说了吗?明年这个时候,谁知道还有什么?”

“一码归一码,一年算一年。”杜破阵此时反而不以为然。“就算是明年占地占城的都没了,都被兵乱涂了一遭,你们黜龙帮的地盘也还是头一遭。”

张行笑了笑,然后忽然正色:“杜老大说的对!”

杜破阵便欲陪笑。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他们都种小米吗?”张行忽然再问,然后不等对方开口便自行解答。“因为小米耐存,世道越来越乱是必然,这种情况下,能收一斤是一斤,但凡有一斤小米多存了一年,便可以多活一个人。”

杜破阵再度扫了一遍身前绿野,而只是一扫,一直维持着淮右盟老大姿态的他陡然变色,当场失态。

另一个明显动容的人是自从昨天抵达后一直沉默寡言的马胜,但即便是他,也没有杜破阵的反应大。

原因再简单不过,因为这二人都敏锐意识到张行说的是真的,意识到这位大龙头真的想到了这一层,只不过,杜破阵真的曾经饿过许多时日。

“再问杜老大一句话。”张行等了一会,微笑来问。“你信不信,就眼下这个局面,其实只是我只凑凑活活造了反,虽是认真却也是敷衍着做了些事情的结果……我并未真正十二分用心来造反,十二分用心来安天下……换句话说,你信不信,我说不得还能做到更好?”

此言一出,身后更加安静,愈发显得前方即将抵达的十几骑马蹄声、呼哨声明显起来。

杜破阵看了看张行,缓缓摇头:“我不信。”

张行点点头:“若是这般,便是要让杜老哥信了这一码,我也不能轻易言弃……能撑一日是一日,能做一点是一点。”

“本该如此。”杜破阵莫名其妙。“这么大的基业,便是抵挡不住,也总该撑到最后才走,而且总该尽力而为,能多存一个弟兄便是一个弟兄。”

张行连连点头,无视了已经来到跟前,正气喘吁吁却又意识到什么,然后等在小坡前的阎庆等人,调转马头往一侧田埂上走出。

走出十几步,就在身后人犹豫要不要上马跟上时,这位张大龙头复又忽然回头:“小周与杜大哥一起来,其他人不要过来,不许偷听。”

阎庆和张金树各自反应过来,指挥下属排成两排,进行阻断隔离,而淮右盟的太保们则紧张不已,阚棱更是毫不犹豫,打马跟上。反倒是杜破阵不以为意,摆了下手,让义子们稍安勿躁,直接与周行范一起打马上前。

又走了百十步,三人方才在一个田埂交汇小道上立住,然后交马来言。

“徐州大营派出来的将军已经定了,是司马正。”张行轻描淡写,讲述了一个实际上极端可怕的事情。“这便是我今日一直有些沮丧的缘故。”

当然,杜破阵和周行范几乎瞬间醒悟,各自抬头,小周的坐骑甚至都惊了一下,当场嘶鸣。

“若让他统军过来,无论是直接往北与齐郡张须果会师,还是按部就班打呆仗,走谯郡、进入梁郡、来济阴,咱们都必败无疑。”张行言辞凿凿。“所以,我想了下,必须要现在就动手,抢在开战前让江都改弦易辙……临阵换将!最起码要让司马正不能出徐州!”

“三哥的意思是?”周行范面色发白。“要用反间计?”

“不错。”张行面色不变。“必须要先发制人,避实就虚,用反间计来对付他……我要小周你明日就跟杜大哥一起折返淮上,带着金银珠宝去,借小周你在江都、徐州高层的熟稔,借淮右盟的人力和扩散力,传播谣言,贿赂官吏。就用那些劫来的紫微宫财宝,把司马正撵回去。具体贿赂谁挑拨谁你自己来决断,谣言我这里也只有一条说法,不过是老生常谈,乃是皇帝曾有一个三马食槽的梦,这事是真的,司马正爷爷的死与之有关,你可以看着处置。”

言至此处,饶是张行平素自诩大义凛然,自诩立场更高,也不禁稍作感慨:“司马正对我仁至义尽,我虽不是什么好人,可行此计,也是有些赧然的……”

张行一番话下来,周行范全程气喘连连,也点头连连,最后只是稍微一怔,便立即应声:“三哥是在做大义之事,何必做小儿女态?这件事情,不是想遮护百姓的三哥你更坦荡,难道是帮着那个改不了吃屎之辈做爪牙的司马正占据了大义不成?这事我去做,想尽法子也要成事!而且三哥也不必顾虑我安全,大不了往来战儿府中一跑,我看他有没有脸杀了我媚上!不过是个被软禁的结果!”

事情严肃,小周言辞激烈,张行也只是点点头,然后便立即看向了杜破阵:“杜大哥,现在的情况是,暴魏必亡,这是咱们这种知道穷人日子的人都晓得的一个事情,也是咱们比那些居高临下之辈多晓得的一些事情……对不对?”

杜破阵用那双满是老茧的手握紧了缰绳,然后缓缓颔首。

“以此为前提,我有个说法。”张行赶紧来言。“你们淮右盟固然碍于局势不敢反,但实际上南北东西上下人心越来越隔阂,隐隐有分裂趋势……若是官军局势坏下来,你们反而可以顺水推舟,就势倒向天下大势;可若是让司马正这种领兵严谨的正人君子扫荡了淮北一圈,只怕这种分裂反而会加剧,到时候你连淮右盟都维持不下去,遑论其他……一句话,这一波,我们黜龙帮若能活下来,对你们来说也是利大于弊的。”

“我懂。”杜破阵思索许久,似乎略有挣扎,但还是咬牙应下。“我明日就冒险回去,尽全力替你布置。”

张行终于点头。

就这样,济阴城就在眼前,罗盘今晚也能摸到,但张行反而只在城外便稍作决断,便决心要即刻出招,用一切手段来应对朝廷的镇压。

安排好这件事情,张行终于决定入城。

当然,免不了有阎庆凑过来,来不及管其他,直接并马低声汇报了一个紧急军情:

“三哥,济北郡那里,王五爷不舍得轻易撤兵弃地,部队流连不动,结果被张须果寻到,五日五战五捷,而且从第一战开始,便追而不杀,硬生生把济北打穿了,王五爷也被打崩了……信使都没有溃兵跑的快。”

“知道了。”张行面无表情,直接颔首,然后便打马往济阴城内而去了。

阎庆只能佩服三哥定力。

PS:看到琉璃琴老爷的打赏,心存感激,同时有些惶恐,想了下,还是说下吧,算是汇报……今天一整天在成都,都在不停的专车搞各种文书,但总归顺利领了结婚证。就是领证,波澜不惊,希望马上回去,回归平静生活,好好码字。

提前感谢大家的祝福,也感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以后也会尽全力码字的。

因为除了这个,也不会啥了。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