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五十三章 擐甲行 (6)

第五十三章 擐甲行 (6)(1 / 2)

黜龙

夜色平淡,春风阵阵,周桥市场北面的落脚处,张行按下心思,只与司马正说些闲话。

真的是说闲话,二人从东都旧事说起,一路说到当日沽水之变,然后便是分开后的事情。

张行这里还好,大部分都是一些人尽皆知的造反过程,朝廷一笔笔都记着账呢,迟早要拉清单的那种。而司马正那里,不免就将一个政权主体实际上突兀迁都引发的人心沦丧、政治分裂,与人事辗轧给一件件明确了起来。

“到了江都,圣人明显自在了不少,毕竟是他待了许多年的故地,但是行宫空虚,什么都要置办和充实;随行兵马也可以依仗之前的南路军在徐州和江都的遗留后勤与驻地,可随行文武的消耗却也不少……”

“要害差事的争夺也不少吧?”张行戏谑来问。

“道士多寺观少,还能如何?”

“江东本土势力大涨?”

“大涨是必然,但还是远逊于关陇,除了几位昔日圣人在江都时招揽的降人、旧人,并无几人登堂入室……”

“江东百姓加征了吧?”

“是。”

“长此以往,上头不给骨头,下头压榨日甚,便是江东就在江都眼皮子底下,也必然要再反的。”

“……”

“怎么了?”

“已经反了……不过是在永嘉、建安一带,江西庐陵也出了些岔子。”

“那也不能置之不理吧?所以两位宗师在东都是出差平叛,到了江都也还是去外地平叛?既是南方造反,里面必然有真火教的说法……圣人心里不安?”

“是、是吧……”

“那我问个多余的事情。”张行忽然严肃起来。“朝堂这么多高手,总不可能不派人来徐州吧?这么看不起我们黜龙帮的吗?”

司马正沉默了一会,以手指向了自己。

张行了然,继而失笑:“若是这般,我倒是要真的准备跑路了。”

司马正也笑:“区区一个成丹,何况你们也有雄伯南……不过,你也该知道,张长恭去了齐郡吧?”

“鲁郡太守嘛,便是以前不知道,现在也知道了。”嘴上依旧随意,但张大龙头的心却已经沉了下去。

说白了,便是假设白有思来了,加上雄伯南一起,勉强兑了修行高手这个层面的子,可司马正统军过来,约束军纪,以精锐上军堂皇碾压,自己和黜龙帮怕是也没有幸理的。

甚至王振、吕常衡还有王公公……

甚至对方此番过来叙旧,怕也不是单纯来诉衷肠,讲自己在江都的旧事。

司马正是个正派人,正派人可以欺之以方,却不可以指望他能宽之以私,这种人以堂皇之阵和绝对实力压下来的时候,反而让你无力。

对方根本就是看在往日交情上来劝自己走人的,仅此而已。

而张行也不得不承认,若是对方引兵来,自己确系是螳臂当车——因为这就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居然真的有一个官军的英雄豪杰人物,大公无私的那种,要统兵来了。

到时候,且不说直接来打自己如何,只要跟张须果配合起来,乃至于直接连兵一处,横扫东境也是手拿把攥,黜龙帮的所谓五六郡基业立即灰飞烟灭,自己仓促而走,难道不是定局吗?

“张三郎还没凝丹吧?”司马正继续来问,俨然意有所指。

“没有。”张行有一说一。“我奇经八脉俱通,真气调度也上了一个台阶,甚至能仗着真气充裕勾连他人成阵,却始终没有如那些人说的那般,所谓丹田生一丹,能自成呼吸,仿佛结阵时阵中真气潮起潮落。”

“凝丹也是要契机的。”司马二龙认真指点。“现在回头看,所谓修行之路,基本上是修身合道的一个过程,到了凝丹是个明显的门槛……凝丹和成丹,因为实力差距被分成两路,但实际上,只是感受外物与自行观想的区别,都是在打磨丹田中那股自身凝结出来的,属于自己的那份天地元气。”

张行恍然大悟。

所谓凝丹期是被动观想,而成丹期是主动观想,只是因为实力差距,和观想这个东西对人而言太过于有界限,所以被分层。

“那……”一念至此,张行便要追问。

“没错,到了你这份上,随时都可能凝丹,只要稍有些心境进展,甚至只要心静下来,说不得就要迈过去了。”言至此处,司马正稍微慢了一点。“而且不瞒你,一旦凝丹,便是在这个天地中有了自己的一份资本,到时候再结个阵,抵消掉成丹的那些好处,其实从道理上来说便不惧成丹高手了。”

“道理上来说。”张行低头再度来笑。

“是……毕竟总有一个突施冷箭下的猝不及防和真气不足时的无可奈何。”司马正明知道以对方的聪明早就听懂自己的意思,但还是主动来提醒。“可反过来讲,没有凝丹,便是虚入阵中,也不是成丹好手的对手,更拦不住成丹境的针对。”

灯火下,张行抬起头来,露出一双黑色眸子来,认真盯着对方看了一会,然后再三来笑:

“司马二郎,你果真是个英雄人物!”

“哪里有资格称英雄?”司马正尴尬躲避开了对方的目光。“为人臣不能阻君上毁弃天下;为人孙不能救祖父于绝道;为人子侄不能劝父叔于歧途;为将也不能让部属心安理得……二十六七,一事无成。”

“恃强不凌弱,居高不傲下,处逆不弃正……便是对我这种大逆不道的贼人,也能仁至义尽。”张行收起笑意,盯着对方认真来言。“说实话,我服气的人不多,很多人便是某些地方比我强,也只是畏惧一些、警惕一些、躲让一些,你司马二郎是一个我难得衷心佩服的。”

司马正沉默片刻,最终苦笑:“咱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言尽于此,我还是连夜回去吧……望你好自为之。”

张行点点头,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我明白司马二郎的意思了,必会诚心考虑,二郎自便。”

司马正也不矫情,直接起身拱手,然后推门离去,须臾片刻,周围春风微动,夜色平和,竟似不曾有人来过。

当夜无言,翌日,王公公先行告辞,张行等对方走后,也离开了继续会市着的北桥大市,并邀请杜破阵一行人继续北上济阴。

且说,离开周桥不久,心里稍微落了半个石头的杜破阵便情绪稍微高涨起来。而这日傍晚,众人快马加鞭,越过周桥县城,来到济阴城外,夕阳下,在一小坡上稍作伫立,只见身前陇亩纵横,宛若棋盘,青绿之色一望无际,而济水宛若一条玉带横亘其中,却又捎带出一座城池,耸立天地之间。

放目过去,端是让人心旷神怡。

“之前会市还能说是日期赶巧,眼下就不能不服气了……张三兄弟好本事。”杜破阵诚恳出言。

张行看了看景色,也有些触动,却又好奇来问:“江淮那边没有?有淮右盟看管着,又没有造反的,不至于田地都出岔子吧?”

“有自然有,但不大如前……”杜破阵认真以对。“抛耕的太多了,有人伺候的地跟没人的伺候的地哪里能一样?一眼望去,斑斑驳驳的,跟生锈了一样。”

张行想了一想,还是不解:“抛耕了,官府不管吗?本就是授田……”

“官府都想着如何巴结江都的皇帝呢!”居然是王雄诞忍不住插了句嘴。“哪有心思管下面?”

“就是!”马平儿似乎也从昨日的沉闷气氛中解脱出来,变的稍微活跃。“张龙头不知道,那皇帝到了江都,有人说库存不足,赋税艰难,他就答应说要勤俭一些,结果,下面郡县里的人送贡品,还是谁送得多谁升官……有个谯郡下面的县令,因为送的厨子好,送的食材门类多,直接升了南方的郡守。”

“狗改不了吃屎。”张行恳切评价。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