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五十二章 擐甲行(5)

第五十二章 擐甲行(5)(1 / 2)

黜龙

“这是阚棱,也是老大。”杜破阵以手指向为首一名雄壮大汉。

张行抬眼去看,只见此人身材高大,几乎与雄伯南仿佛,背上则负着一柄长刀,而长刀的一头以铁链相连,居然又与腰中一柄短兵续在一起,便立即晓得,这是一员典型的战将、猛将。

然后便战起身来,尝试握手:“好汉子!”

孰料,那阚棱根本不去接手,只是去看自家义父。

杜破阵尴尬一时,赶紧指点:“张龙头与为父确实是生死兄弟,你们只当是跟你们辅伯一样来对便可。”

阚棱这才点头,然后接手,却又解了兵刃,然后握着张行的手恭敬拱手俯身,以作行礼:“侄儿见过张叔。”

好嘛,辅伯自然对着张叔。

阚棱开了头,剩下几个太保有样学样,都把这个握手弄成了拱手,并且口称张叔。

这还不算,轮到一个叫王雄诞的年轻人过来,居然手上暗暗用力……不是用真气,是单纯的用力……张行也懒得惯着对方,寒冰真气直接放出来,激起的白气差点没把对方淹了,闹得在场众人冷笑的冷笑,尴尬的尴尬,惊吓的惊吓,那王雄诞也只能在他义父的呵斥下窜了出去,到门前罚站。

小小闹剧不值一提。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些所谓太保确实都是实力不俗的年轻人,而从这个角度来说,杜破阵在淮右盟中无论如何都是有自己根底的,绝没有被那些江淮本土势力架空。

但是,明白归明白,却不耽误张行一开口就从此处开始。

“徐州大军压境,老杜这般过来,就不怕后院起火?”重新坐定,张行认真来问。“本就是徐州大营背景的苗海浪如今该硬起来了吧?淮南的豪强,什么鲸鱼帮的旧部,东海的豪商,都可曾收拢妥当,会不会就此倒过去?”

“倒过去便倒过去。”杜破阵叹了口气。“大不了回东境当游匪……”

“东境如今可容不下游匪。”孟山公脱口而言,再度强行插话。“黜龙帮的好汉在西,高沈王三位大头目在东,中间齐鲁两郡被那个什么东境行军总管霸着,哪里还有半分余地?”

杜破阵一时无语,但也不理会此人,只是来看张行,然后继续反客为主:“东境局势到底如此?”

“这个三分的局势怕是撑不了几日。”

张行倒是显得老实。

“既然说到这儿,就从我这里开始好了……

“我的看法是,那个齐郡老革是有些能耐的,治军严谨,且屡战屡胜,基本上士气军心已经养起来了,如今又得了东境的全权军务资格和鲁郡的地盘,扩军到两万,算是兵强马壮,名实俱全,估计马上就要动手,甚至此时说不得已经动手了……

“而无论是我们这边还是东边,依着我来看,若不能沉住气,怕都还不是他的对手,怕还是要吃亏,甚至吃大亏。

“还有,你们之前不是问老魏吗?老魏便如今去了河北,乃是忧心河间大营走向,去清河一带做观察了。徐大头领和牛头领,也各自在大河边上谨守。”

“这倒是全乎了。”孟山公继续来笑。“再加上咱们在这里,本就是想着要如何应对徐州大营铺天盖地来打,真要是来了,不就真算三面来攻了,也不知道东都有没有兵马过来,那就是四面夹击了……”

“局势确实不好。”王公公终于也插了句嘴。

“局势当然不好,因为同样局势,我们跟王公公根本不同,王公公那边还有北衙的关系,还有宗师督公的恩泽……事到临头,开城降了,只说自己是畏罪不敢南下,性命总还是有的。”孟山公依旧火力全开。“但我们呢?我们有什么?既然造反,便是烂命一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成者王侯,败者粪土……张龙头那话怎么说来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此言一出,周围颇多叫好声。

这也是很多没跟朝廷正经官军交战过人的心态……带着不过如此的姿态,心里还是不服的。

怎么说呢?

信念可嘉,不该打击。

便是他指责王公公那里,说的其实也是实情,徐州大营直接受江都指派,宗师牛督公尚在,随驾北衙体系也在,如负责文书的余公公那些人也有足够政治影响力,是很有可能临阵存一条性命的。

“好了。”等到叫好声稍缓,张行方才面无表情继续开口来讲。“事情就是这样,关键是,杜老哥来之前,咱们就定好了的……同仇敌忾,相互协助,最起码要有军情上的通报……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话到此处,张行终于再度看向了杜破阵。

杜破阵听完,依旧不急不缓,反而继续来问:“敢问两位,手上各有有多少兵?”

“三千,勉强守两个县城罢了。”王公公最是干脆。“必要时连砀山都守不住。”

“一万四五,其中甲士三千,豪杰数百。”孟山公昂然做答。“守着四个县之外,若是妥当了,迎面一战也好,断敌粮道也好,支援左右也行,都还是有余力的。”

杜破阵点点头,终于再去看张行。

“此时此刻,其余零散飞地不提,黜龙帮现有济阴、东郡、东平郡、济北郡四郡之地,总兵力五万六七千之众。”张行没有吭声,而是首领张金树在前者的示意下脱口而对。

“鲁郡丢了以后?”杜破阵诧异一时。

“对。”张行也点了下头。“但这是总的,包括了砀山的人,还有许多巨野泽的军匪。”

杜破阵也点了下头,别人不知道,在座的三家如何不晓得砀山的那位首领的底细?

而话到这里,点头之后的杜破阵终于也不好再问下去,只能在其余三家的逼视下开始对着张行交代起了自己的情况:

“苗海浪没有闹事……”

“哦?”

“他虽是徐州大营的背景,但他的靠山在三征中死了,反而要依靠我们来才能维系……倒是淮南的闻人寻安,似乎有些自行其是。”

“其余人呢?”

“其余人都还安稳……说到根底上,三征何止是坏了河北和东境,江淮便是好一点,又能好到哪里去?江淮的豪杰和百姓也都是从底子上不满的,只是皇帝带着大军去了江都,离得近,不敢轻易吭声罢了……我也不瞒你们,之前几个月淮右盟最大的一个事情,就是淮北和淮南,淮东和淮西的对立,淮北、淮西的人人想反,但淮南和淮东的却担忧反了以后,会牵累自己,也不敢说造反是坏,我只是勉强维持两边。”

“能想到是怎么回事。”

“至于说徐州大营普天盖地过来……”谈到最要命的情报,杜破阵顿了顿,却又提出了一个意外的解读。“来是必然要来的,但未必有你们想的那般强横。”

“怎么说?”

“江都三位宗师,来战儿最得信任,一直留守江都大营,关中去的姓鱼的和姓吐万的那两个,一来就去了江东坐镇……所以,徐州这里一直没有一个手拿把攥的真正大人物,多少个大将军争一个位置,弄得乌烟瘴气,偏偏徐州大营之前还遭遇了在东夷的全军覆没,补得军士全是皇帝带来的,但辅兵、地方官员、仓储都是本地的,也是个尴尬事。”

座中许多人都看向了周行范,但这位黜龙帮资历头领却只是冷冷端坐,不发一语。

“也得益于此,他们的后勤信息我们是能掌握住的……”杜破阵认真来言。“江都给徐州这里的后勤支应,怕是做不到十万八万齐出东境,就连五万也难,我估计是两三万战兵的样子……徐州大营的本分也是控制住江淮。”

很多人松了口气,唯独张行微微皱眉。

“他要是能短短大半年再折腾出十万甲士远出跨地作战,咱们反而不用担心了,因为那个后勤支应,怕不是直接江东也要反的。”小周终于冷笑了一声。“咱们看着便是……要我说,就是这两三万精锐出到东境,后勤支应、勾心斗角,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两三万精锐已经很吓人了。”张行摆了摆手,继续来看杜破阵。“能确定这支军队是往哪里来吗?是直接北上与齐郡的张须果合兵,还是冲着我这里来?”

“是冲着你这里来的。”顿了一下后,杜破阵给出了明确答案。“皇后被劫后,后勤物资,就都是往徐州西面方向的意思,路线估计是谯郡、梁郡,然后此处……不就是明摆着冲着诸位来的吗?”

在座众人多又紧张起来。

但张大龙头反而松了口气:“怕只怕一件事情,那就是朝廷官军调度统一,合力合心。”

“三哥放心吧!”小周脱口而对。“我之前就说了,想要河北、东都、江都一条心,或者那些骄兵悍将愿意拉下脸跟齐郡老革一起协同,不如信那个狗皇帝能改了性子!”

“这些道理我何尝不知道……”张行也笑。“但事关生死存亡,总是要听清楚才好。”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