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二十六章 振臂行(9)

第二十六章 振臂行(9)(2 / 2)

“怎么回事?”

张行理所当然的茫然起来……濮阳城里还有能逼着自己亲兵搬家的主?

“是那个窦夫人、白家小姐,放粮时徐大郎提到然后送过来的。”贾越迎上来,表情虽然依旧冷淡,却近乎迫不及待的解释道。“我们不在,她和她的家仆、女婢占据了整个宅院的后半部分,之前进城时安置的东西都扔出来了,只留给我们前院……都说白氏女是你家亲戚,还说这房子本就是白家的,我们也不敢去争。”

张行怔了征,醒悟过来,然后伸手一指,倒也干脆:“进去,把所有奴仆释放,交给关头领,让他去授田、屯田;女婢给她留两个,一起安置在我那小院……其余问清楚,本地人归乡寻父母,不是本地,愿意解开奴籍的,我做媒配义军做老婆,不愿意给士卒当老婆的,拉到侧院去,让城防军将脏衣服都送来……”

贾越怔了征,犹豫了一下:“那可是白氏女!”

“她便是皇后又如何?”因为澶渊被围而无能的张行不由发怒。

“若是抵抗呢?”贾越点点头,走了两步,复又回头。

“动军械、菜刀就杀。”张行言辞冷峻。“不动军械、菜刀,你们两百个甲士,无论男女,还不能揪头发揪出来?她是俘虏!不是什么贵妇人!而你们是反贼!”

贾越再度点头,又往里走两步,然后回头来看:“得严肃军纪,尽量不侵犯女眷吧?”

“这不废话吗?”张行无语至极。“你今日怎么这么话多?”

“这不是白氏女好大名头嘛!”贾越应了一声,再三点头,又往里走了两步,然后再度回头。

“必须得我亲自动手吗?”张行抢先发怒。

“不是。”贾越认真来问。“刚刚说将白氏女安置到你那小院……你不怕被你那个相好的白氏女知道?”

张行长呼了一口气:“是我没把话说清楚,我现在跟你们一起进去,将我行李搬出来,在后套院给我寻个住处。”

贾越这才重新点头。

随即,便是一阵鸡飞狗跳。

而也不算是出乎意料吧,这些奴仆、女婢,居然全都不愿意离开白氏女兼窦夫人,很显然,奴籍归奴籍,但他们也知道,当白家的奴,比当普通东境良家子、良家妇要舒坦的多。

但张行也不惯着他们,当场宣布,男的强制拖走屯田,女的拽进侧院集中管制,准备开一个正正经经的浣衣院。

这也引起了那位窦夫人,应该算是白有思一位正经堂姐的极度愤怒。

男**仆被拽拖走时倒也罢了,等到女婢们哭成一团,即将被拖走时,这位白氏出身的窦夫人终于展现出了白氏女的风采。

“张行!你也是曾经登堂入室的朝廷官员,是白氏座上宾,如何一朝从贼便要做这等腌臜事?”窦夫人一边呼喊,一边直接冲出了房间,挡在了自己的女婢前方,而且手中居然还拎着一把刀,刀上甚至有一道很明显的辉光真气,激起了半尺刀芒,也不知道她怎么弄到的。“这般作态,简直连徐大郎那个乡间土豪都不如!”

且说,贾越都知道张行有个白氏相好的,这些甲士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看到这个场景,本来就对白氏女这个光环感到畏怯的他们,更是连连后退,丝毫没有之前抓男仆们那般利索。

非只如此,套院这里,在被白氏女逼退后,几乎所有人都回头看向了张行。

张行没有办法,也懒得解释,更不想惯着对方……他还要打仗呢!还要想着救澶渊呢!谁有时间和心思在这里跟你攀亲戚?

你一个俘虏,蹬鼻子上脸了不是?

老子可是在干革命!

于是乎,这位堂堂大龙头干脆直接上前,亲自上阵了。

而只是一步踏出,张龙头身上灰白色的真气便绽放全身,然后立即被更外围带动的白气环绕,遮蔽了大半个身子,仿佛陡然置身云雾中一般。接着只是一伸手,便硬生生将对方手中带着刀芒的武器给拽了下来,反手拎住。这还不算,左手拎着刀,右手直接伸向目瞪口呆仿佛被吓懵了的窦夫人发髻上,居然真就拽起了对方头发。

接着,便是一刀挥过。

那动作,像极了沽水杀相公张含。

当然,没有杀人,张行再败类也不至于杀一个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的女性战俘,刀芒挥过,白氏女那油亮而别致的倭堕髻便整个被削去,然后又被随手扔到地上。

头发加几个珠钗,一时散了一地。

到此为止,原本因为女子哭闹、喊叫、挥舞刀剑,甲士逃窜而乱做一团的套院里,瞬间鸦雀无声。

而片刻后,白氏女本人则扑通一下,跌坐在地。

她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居然敢揪着自己头发挥刀,还割了自己的发髻。

当然,其他人也全都没想到。

一片寂静之中,这个居然亲自割女人头发的败类,而且是割贵妇人兼某种意义大姨子头发的败类,转过身来,从容对那些女婢吩咐:“我也是讲道理的,咱们各退一步,许你们留四个人照顾你家夫人,就你们四个,立即把你家夫人扶进去……其余人立即入侧院去洗衣服,我保证只是洗衣服!等到过一阵子,那谁……”

话说到一半,张败类忽然怔住,复又拎着刀子冷冷看向了跪坐在地上的窦夫人:“窦夫人,柳太守和司马夫人已经走了吧?你为何不走?”

头上似乎有些秃的窦夫人抬头来看对方,张口无声。

张行嗤笑一声:“你该不会是以为可以借我与思思的关系,在此稍作掩护,好给你丈夫报仇吧?若是那般,你以为我不敢杀女人吗?白氏女又如何?难道要为你一人体面葬送许多兄弟性命?窦夫人,看清楚世道吧!”

窦夫人终于摇头,言语发颤,也更显得秃了起来:“有这个心思,并未做成!张三郎,你要因为我有这个念头便杀我吗?”

“我又不是当今圣人。”张行笑了笑,只是摆了摆手。“夫人还请入内休养,不要再做纠缠,过些日子寻到机会,我尽快将夫人送去太原英国公那里……”

窦夫人努力爬起,却又跌坐回去,倒是两名婢女赶紧上前扶起了自家夫人,另外两名之前被点到的婢女匆匆去将地上散落的头发、钗子胡乱捡起来,然后匆匆跟入。

其余婢女虽然忍不住哭哭啼啼,但失了倚靠又能如何,只能集体搬入侧院。

张行收拾完一地鸡毛,想了许久,复又与尚未散去的亲卫甲士们承诺,若是这窦夫人年内不能走,便将婢女们直接许配给来自于河北的、如今都是孤身一人的他们……这倒是真的无奈之举了,因为他真的不敢保证军纪,不敢保证有军士翻墙过去做出什么事来。

真做出什么事,固然可以严肃军纪,但考虑到眼下这个世道,违背这些女婢们的个人意愿,强行开释奴籍并做许配,恐怕也真是无奈之下的最好选择了。

对她们如此,对这些甲士们恐怕也是如此。

一场莫名其妙的麻烦被快刀剃秃头的方式解决,继而一夜无言,而接下来几日,各方面的反馈连续转入,却始终有些让人抓不住重点。

房彦朗回信,说自己侄子房玄乔如今跟着他父亲房彦让在关陇一带……后者正在做县令……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有渠道跟王怀度说话,因为他本人就跟对方很熟,一封伪作自己兄长房彦让名义的沟通书信已经随着回信送达。

这算好的。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派过河自行侦察的细作,却并没有看到或者听到除了郡守王怀度以外的领兵之人,郑善叶没有回来,围困澶渊的,也是汲郡本地兵马。对汲郡本地豪强、基层官吏的试探,得到的结果也都很一致——他们对跟着干了大事的黜龙帮一起造反很感兴趣,但是也真没听说汲郡有什么特殊的人物,代替王怀度领兵。

这让魏道士很难理解,也让他和徐大郎陷入到了某种彻底的无奈之中……这怎么救牛达?真要苦等到下游的周行范和鲁氏兄弟将船只带来,尝试水战解围吗?会不会船只到来之前先结冰,或者先城破?

然而,出乎意料,张行心底反而把握稍足了一点,因为这个结果验证了自己的想法。

“我要亲自过河一趟,去做最后侦察……顺便看看能不能迅速解决此事,免得耽误给前方将士转运冬衣。”

十一月初二这一日,天气转冷,就在黜龙帮两万之众大举涌入东平郡,配合着祖氏内应,轻易夺取了郡治郓城的同一天,尚不知晓黜龙帮义军想遮掩自家名声都再遮不住的张行,向徐大郎和魏道士提出了一个建议。

“转运冬衣倒也罢了。”意外的没有换新衣服的魏道士沉默了片刻,立即黑着脸反对。“没有你我也能做,可是你若是死在河北,李枢会不会说是我害了你,到时候杀了我去收买王五郎和周公子他们的人心?”

“张三哥千金之躯……”徐大郎也勉力来劝,比不会说话的魏道士说话好听多了。

“你什么修为?”张行莫名其妙,反问了徐大郎一个问题。“竟不能保我平安吗?”

徐世英怔了一下,没有吭声。

“问你话呢?”张行面无表情,追问不及。“我当日在河上遇到你时,不过是正脉通了几条的粗浅修为,你当时应该已经是奇经高手了……后来,我观苦海而通冲代两奇经,杀张含浮马过沽水而通任督二脉,举事后连续再通阳维、阴维二脉……你举事后到现在是什么修为?”

徐世英冷静了下来,老老实实相告:“举事当日勉强凝丹,还飞不顺当。”

“我就猜到如此。”张行不顾一旁魏玄定奇怪的眼神,继续来看徐大郎。“所以,区区一条大河,你当年事繁,不能送我一渡,今日竟也不能亲自保我一渡吗?”

徐世英躬身行礼:“徐大愿随张三哥走一遭,决不让三哥遭遇差池。”

PS:大家晚安……惊讶发现自己这个月居然更了十五万字……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