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十二章 侠客行(12)

第十二章 侠客行(12)(2 / 2)

“符不符合天意,试试不就行了吗?就好像天意是不是好的一样……且不管其他,按照这个路数来就是。”张行依然不以为意。

“态度是态度,难度是难度。”李定嗤之以鼻。“到底是什么?”

“若黜关陇之龙不足,便黜尽天下龙,废黜人身依附,使天下人人皆可成龙,又如何?”张行认真来问。“实在不行,再配上趁机一统四海,够不够?”

“那算什么?”一声闷雷响起,李定端起茶杯将最后一点茶水饮尽,显然不解。“什么人身依附?”

“至于说难不难的。”张行没有理会,继续认真来讲。“天下事,从来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大道打开后,胜过其他对手便可……如果我们能聚拢人心,使唤英才,脚踏实地,一步步往上走,成与不成,难道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吗?青帝爷便是再不忿,难道下场跟白帝爷做过一场了吗?只能引而导之。”

“还是太远了。”李定蹙眉以对。“不说别的,你自家黜龙帮里,这才几个人,就一堆人精,各有所求,哪个愿意对你纳头便拜?还有一个李枢,你准备如何对付?确定不会被人家给卖了?便是这黜龙帮外面,淮右盟的杜破阵便真心愿意助你?河北英雄,还有相当一部分在官面上呢,如何愿意助你而不是大魏?曹皇叔又如何?便是大魏自行塌了,其他关陇贵种自然会捧着一个豪杰出来,到时候重立体统,你又如何能胜?”

张行不以为然,即刻回复:“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便是这些人都老朽,从大宗师到大英雄大豪杰全都被你顶个几十年熬死了,可他们就没有英才后继了吗?”李定干脆被气笑了。“司马二龙、张长恭,还有数不清的藏在家里读书打坐的英才,一遇风云变化龙……甚至还有你家白常检……你晓不晓得,真若是白家起了势,你家白常检便可自取天下,自开道路,何必听你的路数?”

“藏在家里的真龙咱们管不了,但说到思思,这就得说另一个人了。”雨水渐大,张行全身真气外显,以至于雨滴砸上去都变成了冰豆子,噼里啪啦落地,而这个混乱的声音中,他依旧稳坐不动,认真来言。“思思的本事我比谁都清楚,我也敬她爱她,但若想真说从大势来制思思,立形势迫她与我同行,却也不难,只需一人便可!”

“你莫不是说我?”李定张口便笑,顺便望天……他也张开了真气,却远不如对方,甚至部分雨水直接穿过真气,沾湿了衣服。

“天下英雄,龙凰之外,唯张三李四而已。”张行正色以对。“李兄,若你我联手,一心一力,足可让天地变色,至尊都能上天给他扬了!区区关陇之龙,算个屁?!思思也要扔下自家心思,跟我们一起做事业的。”

话到一半,闷雷一声便忽然自头顶炸响,顺势低头的李四郎肃容不变,手中茶杯安稳不动,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头的小周,手中茶杯忽的掉落,顺着蒲台那坚实而怪异的茶杯滚了下去,并将台阶侧栏杆下躲雨的几个乌鸦惊动,仓皇逃离。

张行随之失笑,当场呵斥:“小周,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畏惧雷声呢?不像话。”

然后,方才来看李定。

“张行。”雨幕中,李四郎看着对方认真回复。“我的才能有限,只能放在用兵上,如此才能指望此生一统天下,成龙列神,名流百世……你的黜龙之论是否高深我不清楚,但也不怀疑,但你的局面和我对天下军事地理的钻研认知摆在这里,你还不能让我选择跟你在这里做贼!”

“我就不揭开你不愿意居我之下的小心思了,但你须记住,你此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张行叹口气,站起身来,放弃了这次努力。

李定也如释重负。

二人起身,转身连着小周一起往蒲台下走,准备避雨,仿佛刚才的话语全都没说过一般……而走了几级台阶,李定忽然驻足,好奇望向了南面大河方向。

“那是什么?”李定大为不解。“这个时候怎么有人在泥滩上?”

“前几天就有了。”张行脱口而对。“战前你没放开这片滩涂,所以没有,而战后你心思又没在这里罢了……小周记得吗?其实江都那里也有,一年四季都有,就是咱们在下雪前天气尚暖的江心洲见过一回的。”

小周怔了一怔,忽然醒悟:“我知道了,他们在吃土!”

李定茫然一时,就在台阶上立住,大为不解:“吃土是什么意思?”

“就是吃土的意思。”小周正色来解释。“老百姓但凡能在庄稼和正经收获之余找到一点吃的,就不会吃粮食,何况今年已经乱起来了。”

“我知道。”李定点点头。“但吃土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吃土……”小周想要解释,却也有些茫然,只能去看张行。“我只知道,江都那里是真吃土,我跟张三哥、秦二哥去丈量土地的时候亲眼看过,这里还真不好说。”

李定看向了张行。

张行不以为然道:“其实就是在滩涂上捞一些小鱼小虾充饥……”

“那就是吃鱼虾嘛,如何是吃土?”李定气急拂袖。“你们二人真的是危言耸听……”

“去看看吧!”张行建议道。“去看一眼就知道了……”

小周也连忙点头:“李四哥去看看吧,看看就知道了。”

李定左右茫然一时,将信将疑,却被张行拽着走下蒲台,然后往营地外的滩涂地而行,而走下台来,营中军士文吏见到这个场面,一时不知所措,也只能跟上,果然迎面堵住了那几个赤脚的妇孺。

后者惊惶之下,想要在滩涂地上下拜解释,却被小周熟络的抬手制止,并上前来问:“是捞虾米还是碎藻?”

“是虾蛋。”有个半大丫头脱口而对,却被母亲伸手摁住。

随即,后者小心以对:“是虾蛋,蒙这边的老爷恩典,许我们下滩了,眼瞅着庄稼也快好了,再不捞等秋后就没时间捞了。”

小周伸过头去,看了看破旧鱼篓里的东西,点点头,然后拎起来转回递给了李定。

李定伸头一看,怔在当场,然后端着鱼篓认真反问那些妇孺:“这不是土吗?如何是虾蛋?”

几个妇孺根本不知道怎么答,小孩子也不敢再言语。

倒是小周,依旧从容:“虾蛋必然在淤泥里……鱼虾粘液还有一些水藻粘性太大,容易沾到泥,又没有好的工具,根本淘不掉,就涮掉沙子,连淤泥一起吃,总能有些效力的,所以我刚才说是吃土……这都是灾年的时候,老百姓寻到的充饥法子,就记下来了……而江都那边其实更多,因为那边田赋更重,而且很多滩涂地都被江东世族占了养鹅、养鹤,鹅跟鹤也喜欢吃这个,张三哥就是为这事抄了八大家的家,把所有鹅跟鹤都杀了……李四哥,妇孺没本事抓鱼虾的。”

李定沉默半晌,欲言又止,目光在张行、周行范和那几个妇孺身上打转,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又似乎是期待有人驳斥他。

但没人回应,事情好像真就是这个事情。

“从营中取些军粮来。”李定想了一想,捧着鱼篓低声回头朝几名跟出来的吏员、军士吩咐。“每人一兜,孩子半斗。”

军士得令而去,几名妇孺再也不管多余,一起在雨下的滩涂地里叩首不止,口称恩公,弄得满头都是淤泥和雨水。

李定理都不理,小心放下鱼篓,逃也似的便往回走。

张行转身追上,当场呵斥:“恩公,你满身本事,只顾自己成龙成神,却要踩着这些人几辈子吃土吗?”

李定脚步加快。

却又被张行追上,一手拽住衣袖,然后回头来对那些妇孺来笑:“不要叫他恩公,这是要助关陇人欺压你们,让你们世世代代都只能吃土的贼公!”

李定终于拂袖发力,甩开身侧之人,却直接将袖脚撕裂。

而张行握着已经湿透的袖脚,更是笑声不及:“李贼公,你修为不行啊,这就破防了?思思都比你强……这等定力,能做什么大事?”

李定终于在雨中回头,果然满脸都湿,却又语气激烈:“你要黜的龙,不只是关陇一条吧?甚至不止江东……河北你……你拿什么做根基?没有自己的根基,简直必败之局。我更不敢跟你去了!”

“废黜人身依附,杀龙兴人,就这些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慢慢来嘛,一步步深入。”张行负手立于河滩,坦然以对。“至于说成败,一条命而已,我赌不起吗?倒是你,亲眼看到这些,还能忍住,委实是关陇大族出身,定力十足,一心就要成龙成神,流芳百世的……”

“不要逼我。”李定气馁而走。

“我有耐心。”张行看着对方背影,昂然声明。“而且我没有逼你!我在这里当着贼,开着局面,且待你来!”

“我也还是那句话。”李定几乎已经快步走到辕门,不忘回头。“天下英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太小瞧天下英雄了!”

“且行之,且思之,且定之。”张行在雨中幽幽而叹,任由雨水将自己打湿,方才折返。

过了几日,雨后初晴,报捷军报做得稳妥,李定在几郡信使和郡卒的护送下,逃也似的往东都去了……张行没有去送他,而是下令全军休整,在蒲台设立屯点,点查无主之地,并并准备帮助周边百姓抢收本地庄稼。

这事做完后,怕是还要走一遭济阴,押送军械什么的,所以根本不知道李定这一走,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就是都水使者李定?”

大约是秋收之后不久,熟悉的东都兵部堂上,刚刚入城就来到此处的李定奉上军报,枯坐等待,从上午等到下午,也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份军报必然会引起波动,并在东都八贵那里议论,然后下午才会给他说法……果然,中午时分,才有人来,而且一进门就问李定。

“我就是李定。”

李四郎赶紧起身拱手,因为对面是一位朱绶,几乎可以认为是曹皇叔的亲信。

“是就好。”那位朱绶,也就是罗方了,一时不耐,回头相顾,同时身上绽放出宛如金轮一般的辉光真气。“奉执政皇叔钧旨,拿下!”

李定愕然一时,却被一众锦衣巡骑涌入,当场在兵部堂上拿下,打入黑塔。

原因再简单不过,鄃县县令曹善成认真细致,在接受上级的报功的同时,提前发来文书,详细叙述了那一战的可能过程,并指出李定很可能与地方勾结,在战后将国家军事物资与部队交卸给当地豪强的事情。

甚至提到了黑道上黜龙帮以及逆贼李枢、张行的说法。

只能说,大魏是有忠臣的,张三郎小看了天下英雄。

于是,曹皇叔明察秋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决定将李定先行收监,好生盘问。

PS:大家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