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十二章 侠客行(12)

第十二章 侠客行(12)(1 / 2)

黜龙

“被那个鄃县县令曹善成给偷了老巢,人也被砍了??”

“对,怎么办?”

“那还能怎么样?给曹县令报功呗!”风声中,坐在蒲台上的张行想了一下,认真回复。“以李水君的名义给渤海、平原、登州、齐州四位太守发文,请他们也一起给这位曹县令报功,然后让房县尉亲自走一趟老家,带着文书去见清河太守,问他要不要一起来,注意要把功劳分给这位一些……把朋友搞得多多的,他曹县令能怎么办,不也得被拽进来?拽进来以后再反过来拿他的功绩去拉其他人,不就行了?”

程大郎点点头,就势从蒲台上下去了。

下午时分,寸草不生的蒲台上,一时间只剩下李定与张行、小周三人,外加几只乌鸦而已。

其中,小周自去捧着杯子守着阶梯坐下,李张二人则居中围着一个方案对坐吹风观云,案上则是一壶茶两个杯子……今日天气,坦诚说有些不好,云层稍厚,风稍大……但这样的场景这几年多了去了,俩人根本就是议论时政最多的一对,也根本就是因为议政凑一起的,刮风下雪,电闪雷鸣,都不耽误这二人议政外加指斥乘舆的。

唯独二人此时气氛,确实又有些尴尬。

原因不问自明,张行肯定是希望李定留下的,这个念头一开始就没变过,但他也知道,后者肯定是要走,而且双方一开始也都知道对方意思的。

“这几个郡守也都挺有意思的。”

程大郎走后,云影之下,李定先行开口,勉力来笑。“咱们败了张金秤以后,去找他们,他们反而小心翼翼,渤海太守甚至问程名起,说蒲台那里‘欲官乎,欲义乎’?”

“正常。”张行叹气道。“大魏是不可能有救的,因为河北、中原、东境、江淮、江东都是人心散了那种,所谓苦魏久矣……便是一时兵锋过来,压住了一时,也不耽误这些地方自行缭乱反复,直到大魏无力平叛……这种情况下,久居地方的地方官起心思,也是正常的,他们又不傻。”

“土崩瓦解。”李定叹气道。“在关陇是瓦解,在其他地方是土崩,咱们聊过。”

张行点头,然后端起茶杯来饮。

“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双方气氛稍缓,李定便来追问。“此战之后,周边大股盗匪必不敢再来,而后估计就是朝廷大军势如雷霆来剿,你一个黑榜第三的钦犯,留在这里也无用,不趁机走一走吗?去北荒或者东夷看一看如何?”

“我确实想去一趟东夷或者北荒。”坐在东面的张行抬手指了指身后和北面,认真来答。“去看看东夷到底残破到什么地步,还有没有争雄天下的本事……本来大魏倒下,就数他们天时地利人和,又有大宗师,又有兵马实力,还有两位至尊从最上头的隐隐偏助,甚至还有许多代逃亡过去的中原子弟……要是他们能振作起来,从意识上做出改革,打出人族一体的名号,说不定真有说法。”

“有道理。”

李定点头,但又摇头。“但太难了……天底下最难的,就是自我革新,本性难改这个词实在是太贴切了,真要是能自家改,哪里轮得到东夷,大魏就自家改了那些毛病,大唐当年也能改一些事情……何况四次征伐,东夷自家也民力疲惫,内斗不断。”

“所以若真是形势不好,不得不走,那就去看一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本是天下棋局的一隅,不亲眼看看心里的没底的。”张行点点头道。“而也正是为此,还想去一趟北荒……当年黑帝爷、巫族罪龙、赤帝娘娘自三面起势,赤帝娘娘生下来就是妖族正统公主不提,黑帝爷和巫族罪龙能各自崛起,恐怕跟他们所倚仗的地利也有关系……北荒的地势也是极妙的。”

“不错。”李定随即应声。“北荒、东夷,与关中,都是典型的争霸根基之所,但你也该知道,自三族争霸以后,数千年来,基本上是西胜于东,北胜于南……关中这个地形太好了,四塞之地外,距离巴蜀、中原、晋地,都只有区区一层障碍而已,与之相比,东夷虽富却不足以支撑他们一口吞下东境、中原、河北、江淮等大片开阔之地;而北荒太大太冷了,地广人稀之下,非要并河北、取晋地,才有稳固天下的局面。”

“就是下棋嘛。”张行不以为然道。“我当然知道关陇最好,北荒、东夷次之,南岭更缺乏基础,但有些地理,总比没有好……”

“你就是不愿意去关陇?”风有些大了,李定也终于忍不住主动触及了那个问题。“不愿意去武安上任,做你家白大小姐的河北主人?离开河口后,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决绝?”

“我什么都没经历,本性就是个反贼罢了,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点的东西,无外乎是见到村庄被弃,稼穑生草,但这跟沿途所见生死无常,反倒显得不值一提了。”张行平静以对。“事情不是忽然如何的,而是积水到满,忽然溢出来了而已。”

李定仰天而叹,倒也无话可说。

“至于说什么关陇,我之前就说了……那是定天下与安天下的区别。”张行继续认真讲道。“自祖帝东征以来,历朝胜者都起于关陇,这就使得彼处功勋贵种层层叠叠,勾连不断,并取河北、中原、江南血肉供给一地,贪得无厌,以至于人心背离……这是不对的。而若是你想问我是不是准备助力它处而并关陇,那我明白的告诉你,我是有这个心的。”

李定居然没觉得惊疑,反而苦笑:“容易的不去做,只做难的吗?”

“放着对天下人更好的路在前面不去走,非要走孬的那条吗?”张行当即反问。“再勾连一批关陇贵种,再闹一次关陇山东之争,再来一次土崩瓦解!”

“可是,从河北跟北荒,从东夷跟东境再起来一拨人,跟关陇那批人有什么区别?”李定还是不解。“便是走河北、东境这条路成了,他们日后就不作威作福了?他们就不土崩瓦解了?不是你当日跟我说的吗,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多是一步之遥而已!”

“谁说不是呢?”张行冷笑道。“但我不是说了吗?能好一点是一点,能罢黜掉一龙是一龙,黜了关陇贵族这条恶龙,总能让天下人多喘一口气,而这一口气,可能便是一代人的事情……凭什么不做?”

“所以黜龙帮是这个意思吗?”李定恍然,看了一眼好奇回头的小周后却又再度苦笑起来。“要罢黜关陇贵种这条恶龙?怪不得用黜而不是除。”

张行没有吭声,只是奇怪的看了对方一眼。

但就是这么一瞥,李定瞬间警醒,甚至有一点汗毛竖立的感觉……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连风声都紧密了一些,以至于卷动秋日云影,自蒲台上错乱飘过。

“你……你还想干什么?”李定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不干什么。”张行随口答道。“我不过是准备尽力而为,能走一步是一步,有多远走多远而已……”

“张三郎,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有些人……咱们不说能走,便是能想到最远的,也不过就是个关陇河北之争……就好像房彦释那厮。”李定嘴唇抿了一下,努力来问。“而有些人,比如说你,能想得到的最远的路,到底是哪里呢?”

张行依然奇怪的看着对方,似乎是觉得对方有些多嘴而已:“你的志向是什么来着?”

“是一统天下,证位神列,流芳百世万载。”李定脱口而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张行沉默而对。

李定张口欲言,居然无声,而且满头大汗,而此时秋风更甚,却又冷了起来,似乎隐隐欲雨,但也如李四郎言语一般卡在那里,始终不能得倾泻。

隔了不知多久,李定终于压低声音来对:“你……你若是……我是说若是,你若是证位至尊,莫不是要真把天下真龙杀尽,尽归地气……也就是天地元气于人吗?”

张行终于来笑:“黑帝爷做得,白帝爷做得,别的至尊做不得?而且如何杀得干净?”

雨水渐渐摇落,出乎意料,并不是很急。

李定似乎也松了口气:“这么一说,倒显得我过于小气了……真到了那一步,你黜龙也好,屠神也罢,反而不可避免……但为何一定要叫黜龙,还不是除龙、屠神?”

张行眯了眯眼睛,没有吭声。

可能是雨滴滴落,李定这一次并没有注意到对方表情的细微变化,反而是继续言道:“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至尊哪里能轻易证得?”

“我倒是觉得证位至尊其实不难。”张行一声叹气。

李定这次没有吭声,反而瞥了对方一眼,并去取那杯根本没动过的茶水,准备在雨滴打脏之前灌下……那意思很简单……你说不难就不难吧,我也不跟你争!

“李四郎,你知道我最喜欢这个世界什么吗?”张行也不在意,只是在小雨中揣手来问。

两人都是奇经高手,自然不怕这点雨,而李定也从容了不少,只是随口应声:“天地元气?”

“是天意!”张行脱口而对。

李四郎怔在原地,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却没有完全抓出来。

张行终于笑了:“敢问李四郎,人巫妖三族争霸,黑帝爷和赤帝娘娘各持立场,打的肠子都快剌出来了,不耽误他们齐齐证位至尊,而巫族罪龙却只能藏身苦海,所谓何也?

白帝爷横扫百族,事实上废弃巫妖两族大运,屠龙断江,定律铭法……按照某本小说里的故事,青帝爷都被白帝爷杀怕了,不惜下凡伪作白帝爷麾下大将,匆匆助力白帝爷证位,这才保住了些百族遗留在东夷五十州……何至于此呢?

还有后来的祖帝一脉前赴后继,硬生生将三辉四御正统立了起来,三辉本是自然之物,却强压四御一头,黑白赤青,哪个站出来说不了?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天意高渺。”李定端着茶杯在雨中严肃以对。

“是,就是因为天意高渺。”张行叹气望天道。“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最妙的就是这个天意……而且格外高渺……祂不现身,祂不说话,祂没有神像,三辉四御体统出来后,也没人敢拿地上的随便什么东西乱做比划……都知道三辉四御之上还有个天,而天意足够高……那我问你,天意除了高,是好,是坏呢?或者说是顺,是逆呢?”

李定沉默一时,他很想跟对方说,这种神学问题,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但此时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神学问题,很可能会决定他一辈子的志向,决定眼前人的决心,决定所有人的命运。

“大概是好的吧?”李定只能这么说。“一定是顺的。”

“没错。”张行终于笑了。“对我们凡人而言,祂只能是好的、顺的……或许我们怎么揣测都是错的,或许根本没有天意,只是人意的投射,但是无所谓……正好比没有失德的至尊一样,我说一句,没有不好不顺的天意,总是对的吧?”

雨水莫名急促起来,李定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这个道理不是什么特别空泛,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在三一正教创立之初,就是天底下大部分宗教在做最终解释的主流说法。

说白了,这个世界的文明脉络清晰可循,四位至尊证位的过程也摆在那里,几位特殊真龙的演化也是清楚的……所以,可能表达方式不一样,但天意钟情于文明发展进步,钟情于这个世界变得精彩……也似乎是无可争议的。

说句不好听的,没有那个天意,文明都不大可能出现。

所以,天意大概是好的,绝对是顺的,这一点绝对没问题。至于说,后来发现天意真是坏的,那也无所谓了,真到了那一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呢?”李定喘了口粗气,继续来问。

“所以,想要证位至尊,第一步便是要顺承天意来造位……譬如天下一统,譬如三辉合一,譬如黜龙,总之,要将天地翻覆起来,要指出一条可以让这个天地更精彩,文明更深化的路数来。”张行坦诚以对。“然后去达成它!而按照四位至尊的路数,只要自己的路是对的,自然可以得到天意之钟,越来越强,所谓上秉天意,下持人心,扩地而得气,黜龙而自强……地盘、人心、修为,其实是相互纠缠的,是有一条路一直指向至尊的。”

“这是废话。”李定复又从容起来。“四御不都是这般来的吗?但问题在于,这个路数到底是什么?有多宽,有多高?只是黜关陇之龙,就行了?而若是这条路足够高,足够宽,符合天意,足够去证至尊,你知道会有多难吗?亘古万年,不过四位而已!你说成就成了?”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