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浮马行(13)

第一百六十六章 浮马行(13)(2 / 2)

于叔文以下,莫不震动。

而于叔文本人也旋即单膝下跪,仿效立誓。

接下来,本该是薛常雄,但薛大将军无奈,只能立即拱手赔罪:“司马相公、于将军,我真没法仿照你们这般立誓……我在最北面,首要应该是去接应北路大军。”

“我知道。”司马长缨抱起头盔起身,面上血迹居然已经被风吹干。“我也没让你们立誓,只是我一人要如此做罢了。”

“司马公。”右威卫大将军韩引弓拱手以对。“其实我是觉得,全军荷六十日粮过滩,未免太累,只怕会让军心散的更快……须知道,人心散的不只是关东民夫,还有关西屯军……但既然你跟于将军都是一意如此,我等若是推辞不效,反而显得我们不够忠勇……这事情就这么样吧!我也不立誓了,但绝对会跟你部一般处置!”

司马长缨立即颔首:“韩将军兄弟三人俱为将种,我如何不信?”

这下子,其余几人,在左骁骑卫大将军白横元的带领下,也一起上前表态,共同约定明日一早发兵……至于赵光那里,倒是真不用多此一举了。

俄而,诸将或得意、或无奈散去,唯独左屯卫大将军司马化达留下……这倒是无人在意,人家上阵父子兵,些什么体己话都是应该的。

果然,众人散去足足半刻钟,空荡荡的滩前,司马化达方才小心上前,艰难询问:

“儿子冒昧,父亲是不想做出头的,所以引诱于叔文出头吗?还有,这一仗,父亲到底是想打赢还是想打输?至于立那种毒誓吗?父亲的谋略我没太懂……”

很显然,经历了那一晚,以及随后的种种事端后,司马化达已经渐渐意识到他父亲一些行为的深层意思,继而有了自己的领悟——自己父亲是要报复圣人!

然而,儿子发问,司马长缨却只抱着头盔立在滩前一声不吭,仿佛依依西望,然后任由灰白色的头发依旧在风中凌乱。

“父亲在看什么?”司马化达莫名有些紧张。

“在看人心。”司马长缨面无表情。

“父亲会望气?!”司马化达一时愕然。“是望西面父亲军营里的气,还是百余里外的御驾。”

而这,终于引得司马长缨低下头来,叹了口气:“我死了以后,你一定不要连累阿正!”

司马化达这才醒悟,自己又犯蠢了。

“人心哪里是这么好望的?”司马长缨抱着头盔向西缓缓走了几步。“天下事,要看修为、看出身、看智略、看性情、看才能、看运气……但最大的事情却要看人心,因为事情归根结底都是人做得,堂堂大宗师,也受制于君臣之道;阿正那种天赋,也摊上你这个爹,以至于常常忧心忡忡……”

司马化达欲言又止。

“你知道你刚刚问的那些事情很蠢吗?”司马长缨再度扭头来问。

“知道,望气这种事情……”司马化达赶紧应声。

“不是,是前几个问题。”司马长缨幽幽以对。“我的那些话都是真心话,这个局面也是于叔文自己推动的……我是真心哀伤那些白骨,真心感慨朝廷前后四次东征对东齐故地民力的浪费,也是真心觉得圣人此番征伐是错的,先帝的严苛也是错的……”

司马化达有些慌乱。

“但是,这不代表我没有用谋略。”司马长缨在风中平静解释道。“一个好的谋略,从来都不是计算这个,计算那个,而是顺着大势做些顺水推舟之事,并在关键地方稍微紧一紧、松一松……圣人为了自己的面子破罐子破摔,违逆天下人心,是我推动的吗?我只是事后表示赞同罢了。如今强行出兵的事情是我推动的吗?也是是于叔文憋了气,立功心切,反而我是被他推着走的,只是让军中更紧一些罢了……不过,想要这般好谋略,也是需要努力的,最重要的就是把自己放在最关键的位置上,这样才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去做松紧。”

司马化达连连颔首。

而下一刻,他的亲爹就了一句让他如闻霹雳的话:“此战便是侥幸逃脱,我也活不长了,我的野心,我的怨望也要随之消散……接下来的事情,只能你去做了……你记住,如果圣人回东都跟曹皇叔撕扯,你一定要掌握伏龙卫与伏龙印;如果他不敢回去,没脸回去,那不管是去邺城还是江都,你一定要掌握随行的金吾卫……你年轻时就做过圣人的贴身侍卫,晓得怎么哄他开心。”

司马化达张口欲言,却忽然一阵腥风吹来,迷了眼睛,以至于泪水沁出。

“回去吧,明日出兵!”司马长缨忽然敛容,戴上头盔,大踏步的向西面隐隐可见的本部军营走去。“门户私计已行,接下来便是一命偿之了。”

司马化达只能怔怔而立。

当日下午,除去已经渡滩的右候卫将军赵光和最北面的左威卫大将军薛常雄外,其余六军一起下令,全军携带六十日的粮食,明日分批强渡落龙滩。

有擅自遗弃粮食的,杀无赦。

当晚便有逃人试图逃散,却被早有准备的亲军抓住,就地格杀示众。

各军战战兢兢,强打精神,於翌日分批分时分地越过落龙滩,正式进入东夷境内,也就是当晚各路开始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

须知道,六十日的粮食实在是有些太重了,而且还有甲胄、帐篷、火石等物,加在一起人均两石出头,再加上浅滩行军,即便是有部分辎重车和部分随军民夫,也使得上上下下叫苦不堪。

但偏偏军令严苛,又是无人区,想逃也难。

于是,当晚过滩宿营时,不知道谁想的主意带的头,居然有人故意抛洒粮食,甚至有人为了省力气将自己粮食的一半埋入粪坑。

各军主将不是傻子,他们很快就立即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但此时,他们也已经差不多抵达了落龙滩无人区的尽头,为首的于大将军和赵将军甚至已经成功劫掠部分东夷村寨,并且注意到了东夷人对大魏这次东征的绝望感。

而就在这些各怀鬼胎的将军们紧急相互联络,提醒军粮以超出想象的速度流失时,一个重磅的消息忽然传来,使得原本还想挣扎一下的前线诸将立即陷入到了沉默中。

东夷大都督郦子期按照圣人的旨意,孤身白衣来降,直接入了于叔文的兵营。

于叔文即刻派出了一位凝丹高手,轻飞驭骑,往后方来报。

这个时候,陡然停下的圣人依然在距离落龙滩百余里的地方,而且得到消息后,连这位圣人都不晓得如何处置和应对。

ps: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