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浮马行(6)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浮马行(6)(2 / 2)

虞常基又一次看了眼对方,然后继续低头来写:“你从出巡回来立了功,到了从五品,然后现在想转到河北做郡守?”

谷鐲

“是。”

“为什么是河北?”

“离北地近。”张行恳切来言。“我是北地人,但北地毕竟太远,只能求其次了。”

虞常基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认真写字,一气写完之后,方才停笔起身,然后一边擦手一边来看对方:“有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你或许知道,而如果知道,你不妨告诉我,我可以视情况给你留些聘礼钱。”

张行瞬间想起一事,然后心里一咯噔。

“大长公主去世后不久,在仁寿宫,司马相公有没有跟圣人闹出点什么事情?”虞常基言语平淡,言辞利索。

果然。

张行心中暗叫了一声,但稍微想了一想,倒也干脆,却是将事情原委一一了清楚,事到如今,当面撒谎,未必有效:“其实,那晚圣人忽然做了个梦……”

虞常基听完以后,沉默良久,方才缓缓开口:“所以,你想去河北,不是因为离北地近,而是因为离太原近,离你丈人近,但又不必受他约束是不是?”

张行先是一愣,旋即咧嘴一笑……对于一个从降人混到宰执的存在而言,就算是底蕴和实力差了其他几位一点点,但能凭着一个情报迅速直击要害,倒也无话可……白了,张行也没有给‘丈人’做什么遮掩的好心。

“如此,恕我不能做你这笔买卖。”虞常基见状,叹了口气,立即就将路堵死了。

张行笑意不断,他深切怀疑,自己刚才不、应不应,都不影响这个结果,但不耽误他继续做最后一分尝试:“实在不行,做个大郡郡丞,官级不变,也不是不行。”

“不是这个的事情……理由有三。”

虞常基即刻驳斥,平静解释。

“其一,你做伏龙卫副常检应该还没满一年,不是不能调任升迁,但这种属于超阶与特例,是要南衙复核的,几位相公都能看到;

其二,你是曹中丞曾经想收为义子的人,而且这次加勋也是他将你定到了从五品,一旦复核,露了出来,我必然要为你得罪曹中丞,不值得;

其三,你是白大小姐看中的人,却避开白相公行此事,我也不想为这事,招来你丈人不满。

白了,你这人太出挑了,不是什么没名头的,如今南衙局势又很严肃,我不想为你得罪人。”

张行点了点头,表示会意和理解……还能如何呢?

“如此,早些回去吧。”虞常基抬手送客。

张行丝毫不动,却当场含笑反问:“都虞府公平买卖……虞相公不做我这生意,但应许的折扣,难道不该返回来吗?”

虞常基愣了一下,终于也笑:“不错,刚刚那个消息非比寻常,值个几千两,但你难道要我反过来与你几千两银子吗?”

“愿求墨宝。”张行指了指案上文字,拱手以对。“否则匹夫心难平。”

这话好听点是英年豪气,难听点是没有自知之明,但虞常基居然不气,反而彻底大笑。

笑完之后,这位相公居然又取了自己私印,从容加盖,复又将差不多已经晾干的文字卷起,直接向前递给了立在门槛内的买官者,这才来打量对方:

“如今的年轻人都这般自恃吗?”

不待张行言语,虞相公复又自行感慨:“不错,你再小再弱,都是有自己的力量的,确实有资格自恃,不像我……不过,时日流转,天意难测,得在变局一直把握住自己那份力量,使强力常伴己身才行。”

“虞公教导,必当铭记在心。”张行听得有趣,又得了对方的书法,毫不犹豫,直接拱手谢过,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来的干脆,走得利索。

然而,且不张行金子送到人家家里都只能无功而返,只张行一走,一名稍微年轻些,与虞常基长相类似,但衣着只是寻常布衣之人便从花厅后方缓缓转入……不是别人,正是与虞常基齐名的其人亲弟虞常南,现任起居舍人。

“大哥应许他也无妨的。”虞常南诚恳感叹。“圣人越来越焦躁,但越是如此,看破圣人虚实的人也越多,偏偏为首的曹中丞又是个不懂得收敛的性情,还以为南衙是几年前的南衙,还以为人心散了,能拿强力重新捏回来……要我,再这么下去,无外乎是圣人如赌徒一般压上一切,输个精光,而曹皇叔也只能勉力支撑,届时就是局势大坏……这种情况下,如这种有些能耐和气魄的武夫,是能救命的。”

“我知道。”已经开始写第二张字的虞常基静静等对方完,平静应声。“但你以为我真能活到彼时吗?反倒是眼下,能避一时是一时罢了。”

虞常南张口欲言,却不知该从何做答,过了许久,方才低声来问:“大哥是在怨我吗?”

“我怨你什么?”虞常基面无表情,下笔沉稳,宛如什么家常小事一般。“咱们虽然姓虞,却不是八大家的虞,来到北地,虽名重一时,可降人终究是降人,不去依附着圣人,顺着他的意思谄媚行事,家族都未必能保全。而我为长兄,这种腌臜事我不做,谁来做?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不乐意如此?就好像夏侯俨那孩子,你以为他真不知道我是拿他当抹布,好给熙儿他们做遮护?但他一个失祜之人,又没有什么本事,不也乐意如此?”

虞常南愈加黯然:“怕只怕,一旦大树将倾,熙儿他们也难保,尤其是他们二人为人至孝,视兄长为天。”

“我没有让你一定保全我子嗣。”虞常基停下笔来,面色奇怪的看了自己亲弟一眼。“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于我而言,圣人给了我十几年权位,让我享尽人间富贵,那我自然要尽忠尽力,他在一日,我便一日顺他心意谄媚于他,让他舒坦;他一朝失势,被囚了我陪他坐牢,被杀了我陪他送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至于我的儿子,他们若是觉得为人子当随父去,只能,正是我虞常基的儿子!”

虞常南彻底无声,半晌方才开口:“若是这般,我也只做我一个弟弟该做的便是。”

“那是你的想法,与我无关。”虞常基停了一会,再度取下自己的私印,盖在了自己今晚的又一副作品上。“那个张三郎亏大了,我的书法不如你,不值他那个消息……倒是你的书法,若是有我今晚的状态,便可称得上是公平买卖了……看来,家门真正振兴,还是要看你才行。”

虞常南沉默片刻,忽然重重颔首:“有机会我还他一副字。”

虞常基只是冷笑。

就在虞氏兄弟陷入到某种奇特的情绪中时,张行也再度遇到了夏侯俨,后者正准备撤桌子。

“从正门这里出去?没留宿?”夏侯俨诧异至极。“你真的只是求一个河北郡守?没有别的条件?”

“没有。”张行举了下手里的墨宝,恬不知耻。“虞相公我是个人物,不敢做我的生意……反而写了一幅字做赔罪。”

夏侯俨目瞪口呆,但很快摇头:“你但凡是个人物,如何连个郡守都要来买?”

张行哑然失笑,闭口不答,直接走出了虞府。

其实,别看张行走得豁达,实际上却无语至极,因为年关将近,谁也不知道越来越焦躁的毛人圣人会做出什么新的幺蛾子来,与此同时,曹中丞丝毫不觉,居然还在变本加厉的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引得那位圣人更加不安。

这么下去,迟早有一次史诗级的破罐子破摔。

“张三郎来晚了。”隔了两日,就在年关前,南衙公房内,刚刚结束公议的张含相公认真听完张行的讲述,当场失笑。“若早来两日,念着当日送我入南衙的恩义,郡守不行,一个郡丞,我随手也就替你办了,因为我委实不用在意曹中丞和英国公的态度……但如今委实晚了,便是此时去办,你也来不及了。”

张行一时没反应过来。

张含见状,只是继续笑对:“明日大金柱便要正式启用了,到时候就会有大事发生,你若求功名前途,也不必去什么河北了……听我一句,且回去等旨意便是。”

似乎意识到什么的张副常检本能便想去摸自己腰间弯刀,但还没摸到,便转而扶住腰带点头称是。

这可是南衙公房,牛督公须臾便至。

找死呢?

须存有用之身,蓄可行之力,方能使强力常伴吾身。

ps:推书,献祭,《假如在恋爱地图迷路》。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