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浮马行(6)

第一百五十九章 浮马行(6)(1 / 2)

黜龙

年关将至,曹皇叔主持的“西巡”计勋工作忽然提前结束,三千勋位和两百殊勋全都放出……非但时间比想象中来的要早,而且处置的非常公平。

当然了,这是封建社会,而且是内部矛盾已经完全激化的封建时代,再加上这个规模,  论功是不可能完全公平的。但凡事最怕对比,相较于某人之前在城内明显超出限度的许诺和事后的不认账,以及回来以后的自暴自弃与遮遮掩掩,曹皇叔这一波委实称得上是尽揽人心。

张行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和秦宝一样,作为当日出城求援并带回援军的一员,他也成了两百殊勋之一,正六品便成了从五品,但职务不变。

从某种角度来,  这似乎有些不尽如人意,因为没有任何直接的好处。

但实际上,按照大魏甚至前朝政治传统来,真的已经很公平了……主要是因为以张行现在的位置、功勋来看,再往前就是正五品了,  而正五品的地方官,往往意味着地方的实际军政长官,在军中也是领着千人正规军以上的中郎将,  在中枢的话,  更了不得,基本上只是过渡,  成则侍郎,  退则往部分寺监任职。

这是所谓寒门庶族,甚至三流世族出身之人,  仕途上的一个天花板,也就是所谓登堂入室这种法的来由。

甚至因为关陇门阀和其他世家大族的急速扩张与繁衍,  部分比较倒霉的世族成员,也要在特定阶段受这个限制,  比如李定。

和张三郎一样,李四郎也被认定了有功,但功勋还是不足以让他越过那个门槛……于是乎,两个不得志的大魏中层官僚,在见了一面,喝了一壶酒后,便各自转身去跑官、买官,破坏大魏的优良封建传统去了。

当然了,跟没攒下多少钱的李定相比,张行明显在这方面占尽了优势……他有一大鱼塘的贿赂基金,而且人脉丰富,而且似乎更放得下身段,这对于一个跑官的人而言,岂不是全都到位了?

但是很快,张行便意识到,正如白有思所言,自己想的太美了。

首先,他那些低档次的人脉没有用……人事任命权这玩意,要害大员在天子,基层在主官,  中间的核心调度权,也就是所谓选人之权在南衙,张行想要调任地方,升官也好,专人平调也罢,都免不了要从南衙那几位相爷手里走一遭。

但是,相公们可不是好想与的,拿钱开道也得讲规矩。

苏巍是世袭的首相,要脸,人家给官看的是出身、名望、道德、资历,你送钱是自取其辱。

牛宏是个小号的苏巍,一样的道理。

曹皇叔……人太固执了,且不之前的狠话和面子问题,关键是这一波本就是人家给出的方案,你还找他,岂不是打人脸?

白横秋……理论上,因为白有思的存在,他应该就是日后的主要合作者,似乎找他很是理所当然,但越是如此,张行越不准备太早接受对方的政治投资……不仅仅是话语权的问题,也有隐隐要将白有思和白横秋分别对待的缘故。

甭管这位是野心家,还是自带三分天命,事情到了眼下,总要防备一二。

张世昭……人太聪明了,而且有这么一点孽缘……实话,张行有点怵他。

司马长缨,那晚之后,张行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看到自己,万一被认为是来挟阴私报复,那可就乐子大了……要是被司马家的人弄死在司马氏宅邸里,你猜司马二龙会不会替自己报官?

那么翻来覆去,无外乎就是虞常基、张含两位了。

张含正在风口浪尖,虽然最方便,但绝不是首选……倒是虞常基,据这位很早就开始破罐子破摔,一面逢迎圣人,一面专心卖官,已经卖出名堂来了,应该是个熟练工,可以一试。

想到就要去做,张行当日便去打听行市,原来,在虞相公那里,一个郡守只要一万两白银便可以包圆,这个价格实话有点贵,尤其是大金柱耸立起来以后,似乎有些溢价了,但重在保质保量,只要交钱,一定给办。

张行最喜欢这样的,于是当晚便下鱼塘挖出了四百两黄金……这其实是有备无患心态下的进一步内卷和溢价了,四百两黄金理论上可以在黑市兑换一万两的白银,但还是有价无市,而且黄金在送礼方面更具价值……但考虑到他张三郎还有往河北去的地域需求,也不能过分。

四百两,折合二十五斤,是有点重,但体积不大,只要跟绑手榴弹一样绑在里面衣服上,以张行的修为,足可以一个人携带。

纯当披甲了。

不过,带点金子不麻烦,可要在腊月天里深夜排队,就有些让人焦躁了。

没错,虞相公家所在的顺履坊内,十字街的西街彻夜灯火通明,送礼的车队,从虞相公家里的内门一直排列到了十字街口。

这是规矩,一旦闭坊,十字街口以外的人就要自己回家去,否则观瞻不好,而且也处理不过来。

但反过来,只要你及时排上队了,那么今晚上一定能见到虞相公的儿子夏侯俨,夏侯公子自然会给你法。

除此之外,自虞相公家门至十字街,沿途都有虞府家人带着本地坊吏、净街虎和帮闲来维持秩序,顺便提供茶水小食,对于老弱者,还有凳子……服务堪称贴心到了极致。

就这样,在与身前身后的几位同列聊了一晚上的官场八卦后,二更时分,张行终于排到了堪称豪奢的虞府门口,然后前面那位谱比较大的刚刚让仆役赶着车子进去,门内便陡然传来一番搅扰。

“不是丝绢不行,但你最起码弄个几千匹再送啊,也好给下人们年节前弄一身衣服……伱送了一车百八十匹,有甚用?还有没有别的藏货?

“没有?

“没有就走。

“车子也赶走……省得出去跟人自己辛苦攒了一车绢,被我们府上平白昧了……一车绢办不了事,我们府上也看不上眼……拉走拉走,从那边侧门走,不要转向。”

“下一位。”

张行听得有趣,忽然听到人喊,并有一个立在寒冬夜中台阶上的中年都管抬手指向了自己,便立即大跨步上去,昂然走入门内。

甫一进门,复又看到一个披着白裘袍子的年轻人端坐在门内,身后是火炉,身前是几案,正端着茶来喝。

而此人看到张行后,不由当场端着茶皱眉:“刚撵出去一个送了一车绢的,又来个空手的?”

“可是夏侯公子?”

张行早已经打听清楚,知道虞常基家中相关脏事全都是他后妻带来的继子夏侯俨处置,而他本人一个弟弟两个嫡子,都是分毫不沾手的,而且素来有“清名”,便直接拱手询问。

“不错,怎么了?你到底有没有带东西来?”夏侯俨日理万金的,语气愈发不耐。

知道是正主,张行立即点点头,不慌不忙解开腰带,将外套往两侧一扯,金光登时就闪瞎了周围人的眼睛:

“黄金四百两,二十五斤,按照市价,正是万两白银,随身携带……求一河北郡守。”

夏侯俨肯定不是没见识的人,但饶是如此,也还是怔了片刻,方才猛地灌了一口茶,然后在灯火旁吐出一口白气来,回复如常:“客人姓名、官职?郡守非六品以上不受。”

“北地张行,伏龙卫副常检,从五品。”张行言语干脆。

“带名剌了吗?”

“伏龙卫哪有名剌?”张行平静以对。“不过夏侯公子放心,也没人敢冒名伏龙卫。”

夏侯俨点点头,放下茶回头招手:“王都管,直接领贵客到后面小客厅里去,按规矩,五品的勾当,得让大人亲自见一面。”

行程顺利到了极致。

来到小客厅,这里只有两人在候,而在这里又等了一刻钟多一些,张行便得到了二次召唤,转入更后面的一个小花厅里,并在这里见到了虞常基虞相公本人。

这位其实应该算年纪最小的相公正在低头认真写着什么……似乎是什么书法作品,而非是正经文书信札。

“不必拘礼。”虞相公只是抬头瞥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写字不停。“我记得你……伏龙卫副常检,应该是几个常检里真正管事的……有人你是白家大小姐的女婿?”

张行怔了一下,他也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但这不耽误他面不改色心乱跳,然后立即点头:“是有这么一……只是都传到虞相公耳朵里了吗?”

虞常基再度看了来人一眼,继续低头来问:“那这种事为什么来找我?你丈人不是随手的事情吗?”

“这不是怕连官位都要丈人安排,日后被当成赘婿吗?”张行昂然做答,理直气壮。“做人还是要讲点志气的,没有志气,跟冬日屋檐下挂的咸鱼有什么区别?”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