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浮马行(5)

第一百五十八章 浮马行(5)(1 / 2)

黜龙

司马正的短暂拜访让张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他明显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挣扎和无奈,而这种挣扎和无奈很可能意味着这位人中之龙依然愿意为一些从小到大就伴随他的理念去坚持一些立场……这不免使得张行最后那点规劝意味苍白了起来。

张行很为他可惜,但与此同时,也让张老三进一步意识到,家庭出身、自幼的教育经历,会对一个人有多大影响……白了,  每个人的生命史都截然不同,每個人的决定都可能不为人所理解。

司马正如此,李定如此,白有思如此,秦宝如此,月娘如此,月娘他爹如此,贺若怀豹如此,曹皇叔和张夫子两位大宗师如此,他张行也如此。

甚至,皇帝如此,齐王如此,司马长缨还是如此。

但相对应的关键一点在于,所有人也都应该给其他人以体面或者带有尊严的选择机会,仗着自己的身份、暴力、权威不愿意给别人选择的尊严,  恐怕正是离心离德最佳方略……至于做出选择之后自己来承受对应结果,  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了。

一念至此,张行不免有了一些小儿女心态,  倒是决心等自己前途寻到大略结果,  再与秦宝跟月娘了。

唯独秦宝内秀,  月娘也不是好相与的,  怕是瞒不住他们。

但那样也好,顺其自然或许是更好的表达方式。

转回眼前,  当晚,张行并没有再等到其他客人,乃是早早吃饱喝足,乘雪上榻,捧着自己许久没看的《女主郦月传》来秉烛夜读……却居然将本书最后一卷,完整的重读了一遍。

这最后一卷,乃是讲昔日“游龙”、今日东楚相国钱毅,与东楚女主郦月,龙凰联手,锐意改革,整军备武,终于在东境奋力一战击退了祖帝,逼的祖帝掷刀燕山,割岭南北,保住了东楚国祚。

却不料,因为砥砺改革,早已经使内部妖族贵族阶层不满到了极点。

于是,随着祖帝去世,外部威胁一减,东楚内部矛盾反而全面爆发……南方妖族二岛忽然叛乱,钱毅往东夷大岛整兵,  却不料车骑行至东境与东夷大岛的浅滩时,被早有准备的诸多妖族贵族合力袭杀。

而这便是落龙滩的得名了。

此事之后,妖族贵族们复又将钱毅首级取下,  割去发、鼻、舌、耳、眼,装在粪兜里送给了尚在东境的郦月。女主郦月见到挚爱落得如此下场,当场崩溃,遂以妖族正统之身自戕于赤帝观中,血祭赤帝,诅咒妖族前途。

此举,激的赤帝娘娘亲自显圣,复活二人,并以至尊之血肉升腾二人为龙。

但最终,经此一事,东楚在中原大陆上的领土尽失,东夷大岛与妖族南方二岛也各自独立,击败了祖帝的传统大国反而与祖帝的基业一同崩塌。而且,与大势已成,注定要卷土重来的人族不同,妖族则是就此彻底退出了天下中心。

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只能,不愧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名作,虽然早就看过数遍,可这一晚通宵,还是看的张行感慨连连,唏嘘不已,恨不能要抄几首诗出来。

不过,随着窗外发白,屋檐上的积雪忽然滑落,张三郎到底是从沉浸中回过神来,然后陡然倦意上涌,便翻身睡下了。

再醒来时,赫然已经是中午往后了。

且,张行作为副常检,给自己和秦宝这批人定了三日假的,所以自然不用上工。但即便如此,跟某人不同,秦宝是根本闲不住,他早已经将院子扫的干干净净,然后又顺着门前一路扫到了巷口,此时正在给马厩里添置保暖的小火炉呢。

月娘也早早给张行在小灶里留了饭,此时正在堂屋里分拣一些杂货……都是最便宜的茶叶、针线、饴糖……这是准备散给周围街坊里的穷人家的。

张行和秦宝在时,因为之前南城围坊的事情,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所以每逢下雨、下雪,基本上要有这么一会……之前二人不在,月娘一个女孩子家据也没有断过,如今二人回来,更是一如既往。

“木柴快没了……”月娘瞥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张行,脱口而出。

张行居然在吃饭的同时打了个哈欠:“没了就没了。”

“没了就吃不了热饭,屋子里也要冻死人。”月娘低头收拾东西如常。“张三爷不怕冻,从张三爷开始,节省木柴。”

张行想了一下,拿着筷子认真来问:“你是担心下雪,送木柴的那位老大爷来不了?”

“他已经一个月没来了。”月娘微微抬头。“这把年纪了,病了、没了,都是寻常。”

张行怔了一下,然后点了下头……这是大实话……不过,他立即又想起了什么:“我怎么记得你过,他还有个儿子或者侄子呢?”

“儿子……之前做役夫,过了好一阵子才回来的……也送过两回。”月娘脱口而对。“我一直觉得有点问题。”

“服役没了踪影,过了好一阵子才回来,基本上是逃回来的……不过无论如何,便是自家没出事,这个雪天都不好送的。”张行脱口而对。“所以你要张三爷作甚?”

“去十字街劈柴店订一车劈柴,请他们这两日速速送来。”月娘脱口而对。“不过要贵一点,也未必有之前的劈柴齐整。”

张行点点头。

就这样,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等吃完饭,张副常检到底是回到屋内穿上厚衣服,配上弯刀,挂上印绶,然后屈尊纡贵,缓缓踱步出去,亲自往十字街订木柴去了。非只如此,订完木柴,其人也没有折返,而是直接转出坊门,缓缓往铜驼坊而去。

并不算是出乎意料,下午的铜驼坊这里,生意居然也格外的兴盛。

尤其是张行随便走入了几家陌生的店铺后,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了——笔墨纸砚等中低层消费品卖的很好,这跟整个东都城的消费刺激是关联着的,但铜驼坊的另一层生意,也就是字画古玩生意却明显还没从之前的金银征募事件中走出来。

不过,差别还是有的。

现在市场上的字画存货明显更多,而且价格也很低……全方位的低,不光是紧俏的金银,便是用铜钱、丝帛来衡量,也比前两年便宜许多,但成交量很少。

这意味着,艺术品整体在货币、以及其他产品面前变得不值钱了。

或者,大家整体上不愿意收藏艺术品了,昔日能藏得起书画的人家,也都在尝试用书画来置换金银铜帛等更方便携带或者更实用的东西了。

市价难得,张行淘到了两幅字画,让店家给包裹起来往自己住处送去拿钱,就继续孑然一身往北市方向而去,然后在北市的东北面殖业坊吏找到了阎庆。

“三哥放心,生意虽然难做,但委实没有被人刁难。”自家牛马行的柜头上,微微蓄了点胡子的阎庆亲手给张行奉上一杯茶水,然后言辞干脆。“三哥的名号足足管用的,金吾卫、洛阳县衙役、北市的市吏,都没有额外的欺压。”

“我来就是这个事情。”张行认真以对,竟是比对秦宝和月娘还早透露了自己的一点计划。“以后怕是我罩不住你了,白氏的虎皮该扯起来就扯起来……”

阎庆点了点头。

张行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然后忽然醒悟:“你并不奇怪?”

“三哥已经是正六品,又是那般有本事的,迟早要外任走一遭的,之前也过。”阎庆失笑道。“况且如今局面不好,大家都害怕再都中当差,三哥想提前离开东都,往地方上避一避也是寻常的……”

张行点点头,复又来问:“圣人的通天塔塌了,你知道吗?”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