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浮马行(3)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浮马行(3)(1 / 2)

黜龙

腊月中旬这一日上午,张行陪着敬爱的齐王殿下,回到了阔别半年的东都。而东都旳气氛则有些出乎一行人的意料。

大家似乎都很兴奋,从官员到民间,全都很兴奋……即将完工的大金柱遥遥耸立端门之外,披红带绿,蔚为壮观,前来围观的士民、官吏也都络绎不绝,周边工地外围甚至形成集市,就连刚刚回来的一行人都忍不住驻马看了片刻;再往里走,天街之上,摩肩接踵,中间往来骑士信使不断,两侧街廊下摊贩更是连续不绝,百姓也多是满盆满筐的购物;及抵达宫中,转入西苑,交卸差使,宫中上下也多言语随和,热情明艳。

这一切,让刚刚穿越了晋地,遭遇了交战区、军事区、无人区,以及匪乱区的一行伏龙卫有些错愕,几乎以为之前在梦中。

但再怎么错愕,此时也都拦不住大家疲惫至极、归心似箭,齐王自然要去面圣啥的,其余人在名册上应了名字,来不及说什么,便直接与杨柳林这里的同列告辞后,然后便匆匆折返了。

张行和秦宝也在其中。

“我以为你们俩不回来了。”月娘打开门,第一句话就带了哭腔。

秦宝郁闷一时,赶紧低头,想做解释。

倒是张行,抢入门内,然后诧异回头:“你是何人?我们家月娘呢?”

月娘原本已经忍住,闻言彻底支持不下去,当场落泪。

张行这才恍然:“哦,竟是月娘长高了、变俊了,都快成大人了……一去半年,确实委屈你了。”

“倒不是半年的事情。”月娘抹了眼泪,然后钻入了厨房,须臾端出一盆还带着余温的炸油面团子出来。“你们走之前我就知道是过年前回来,关键是你们没按照原来的说法走,从秋天开始就传谣言了,吓死人了……”

“都怎么传的啊?”张行也不洗手,直接在院子里坐下,随手捻过来一点。

倒是秦宝老老实实牵了马去后面,估计要先匆匆上了料,然后回来洗手再用。而月娘也重新进了厨房,似乎是准备炸酥肉。

但这不耽误她如数家珍:

“一开始说是穆国公要带着关西五个总管一起谋反,圣人名义上是出巡,实际上是要对关西大开杀戒,杀绝了关西大户。

“然后是紫微宫遭了龙煞,死了好多人,又变成是大长公主西苑的寝殿遭了龙煞,是被巫族人借了罪龙的本事给咒死了……后来又说是被咒死全家……

“等到你们去了河东,就更乱了……光是圣人在北面被围住就有七八个地方,说你们被杀光了的也有,说你们被罪龙划开晋地,引苦海水一口气淹死的也有……

“还有人说,圣人没了,曹中丞要扶着皇长孙即位,也有人讲是要扶齐王,因为齐王在太原没被围住,甚至有人说曹皇叔要自己当皇帝……”

“最近的一个谣言,是说圣人许诺,把楼烦关以北割给了巫族才回来的,卫尚书不干,被赐死了,上五军士卒不干,圣人就把自己的上万宫人许给上五军士卒做老婆,这才能回来的……而这些谣言,哪个都少不了死人什么的。”

说话间,秦宝早已经回来,拿起油炸面团子,稍微站着吃了三五个,便忍不住在院子里提醒:“月娘,少说些此类话,坊内许多靖安台的同僚,万一被听到不好……”

“你瞧瞧。”张行嗤笑一声。“现在就管上了,还不许人说话了……”

秦宝为之一塞,厨房内也安静一时。

“这些话,都是从东都街坊这里听到的?”张行闻着油炸酥肉的味道,口中生津,干脆停了油炸面团子,而是起身入堂屋自斟了一杯茶再出来,从容来等。

“那是自然。”月娘在厨房内应声。“要不是这样,我怎么敢直接说?圣人不在城里,还带走了那么多金吾卫、太监、宫女,还带走了那么多上五军,城里一面安逸的厉害,一面却又紧张的厉害……”

“怎么说?”张行诧异一时,但旋即醒悟。“是修大金柱的事情?”

“对。”月娘干脆应声。“大金柱用的民夫不多,但先要搜括金银,然后又搜括铁,闹得城里一团糟,先是大商贩上吊,然后是小商贩上吊,再然后是家家户户都要出铁……许多南城的穷人出不起死贵的买铁钱,又没有闲铁,只能砸锅,城外的只能卸锄头。”

“曹中丞没管?”秦宝没有忍住。

“管了,所以后两个月渐渐平息了,但据说是将铁跟之前金银一样分派到外面地方上的缘故。”月娘终于端出了一碗油炸酥肉。“你们先吃,吃完了再换大灶做饭……宝哥帮我扶下柴火。”

“晓得。”秦宝当即应声。“所以,市面上才这么热闹嘛?”

“不是……”月娘想了一想,认真来答。“市面热闹是圣人回来以后热闹的,没几日功夫……好多赏赐,还有宫里的采买,一下子让生意好做了不少……但也确实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张行坐在那里,放下茶杯认真来吃肉。只是随口一问。

毕竟,大量的政府采购和公务人员的集中消费确实会造成市场一时间极端的不正常繁荣。

“那些街坊、小贩、穷人,明明之前被勒索的一分钱都没了,可这次赚到钱,却根本不愿意存起来,反而直接趁着腊月使了出去。”月娘认真作答。“往年不到过年,哪里这么热闹?”

“毕竟年节也不远了。”秦宝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约莫解释,但这话说出来后,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便又去看张行。

“能有什么?”张行幽幽笑道。“月娘自己不是已经答出来了吗?换成你,辛苦攒的钱,忽然就被朝廷轻易拿走了,谁还攒钱?这叫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死他娘!再加上圣人回来了,自然更不敢攒钱了。”

秦宝恍然,却又只能无声。

但实际上,以秦二郎的内秀,如何不能举一反三……那些军士、宫人、官吏,报复式的排场、消费、热情作态,怕是也有类似心态。

说白了,就这个圣人在上面,谁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谁不是当一天官人装一天威风?何必你死我活的?后路没寻到,就这么待着吧。

就这样,张行用了饭,也懒得遮掩,便欲开口,讲清楚自己已经准备走路子外任,问她想法,是要留在这里跟着秦宝,还是如何?

便是秦宝,似乎也当问一问想法才行,要不要把他老娘接来,或者送到幽州去。

而就在张行筹措语句,将要说话之时,大下午的,外面忽然便响起了拍门的声音,而且叫门的声音有些尖细。

秦宝诧异,立即起身去开门,却不料打开门后居然是一位內侍,而內侍后方更是立着一位半熟之人,便一面问好一面赶紧回头:

“三哥,余公公来了,问你是否在家。”

张行同样诧异起身……这位余公公虽然在之前半年多有交往,但人家毕竟是北衙那里直接面对圣人负责文书的存在,所谓没有督公之名,但实际上属于仅次于那些大督公的实权公公,如何亲自出宫来到自己这里?

“余公公。”张行走出门来,在院内匆匆迎面拱手以对,认真来问。“何事来见我?”

“张常检真是清贫。”余公公打量了一下院内,感慨了一句,便即刻说了正事。“不是我有事,是圣人有召……咱们赶紧去吧。”

张行愈发诧异,但此时也无可奈何,只能匆匆将满是尘土的暗色锦衣重新套上,戴上武士小冠,跨起弯刀……惊龙剑是不敢带了……便匆匆随之出行。

来到外面,一起上马,不待张行来问,余公公便忽然回头:“咱家是正好撞上这事,主动请缨来的……张常检,圣人是在见齐王殿下,发了脾气,问了随行人等,这才有你的言语……到了地方,心里要有谱。”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