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苦海行(18)

第一百五十一章 苦海行(18)(2 / 2)

夜色愈发浓厚,从张行所处的位置,隐约可以看到云内城的存在……看不清什么灯火点点,但很显然,城内外几十万人和对应的篝火,足以散发出一团模糊的光亮,在暗夜中表明方位并彰显存在感。

可以想象,云内城那边,尤其是修行高手们应该也能看见这边一点点模糊的光线,并意识到什么。

想到这里,张行方才醒悟,算算时间,如果顺利的话,此时秦宝和罗信两人应该早已经带队进去了,而自己一直在忙碌,居然已经忘记。

但是,依然还是那句话,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道理是道理,从道理上讲,没有任何问题,可战场,谁又能保证什么呢?

正想着呢,罗术派来的那位队将忽然走上坡来,赔笑来说:“张常检,有个事情要请你老人家来看一眼。”

张行诧异一时,立即起身:“怎么,又有人斗殴了?我怎么没听见?”

“不是。”那队将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一般。“不是我们营地的事情,是山那边……有个营寨后面的山比较薄,有人过去小解,看到了一点东西……张常检最好来看看。”

张行无话可说,只能随之下山、上马,顺着营寨篝火走了四五里路,然后来到那个营寨,并登山向着队将所指的西南方向而望。

一望之下,张行便笑了出来。

无他,云内盆地的正南方,张行所在的西南方,居然隐约可见一条线状的模糊光亮,沿着山势铺陈。

很显然,太原方向也有聪明人。

甚至,张行都能想象得到都蓝可汗和他的巫族首领们此时的无语——已经十七八日了,过两日再不走,北荒西部的诸家很可能就要从苦海上盖锅盖了,卡着这个时间,你们一个个的冒出来,半真半假的,到底让我们怎么办?

是打还是不打?

是信还是不信?

敢赌吗?

赌赢了如何,赌输了呢?

打仗没本事,恶心人一套套的。

“是太原友军?”队将追问了一句。

“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张行戏谑以对。“难道还能是巫族人?”

队将虽然听不懂前半句,后半句倒是清楚,立即点头:“那我派人去跟我家将军说!”

“说吧。”张行彻底放松下来。“我去睡觉,有战事或其他动静再喊我,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

队将立即应声,转身离去。

这一夜,张行睡得格外香甜。

翌日,张行本想赖床,却一早得到回报,说是罗将军更早便出发,向云内城推进了,走前留有讯息,要张常检率民夫渡河,跟在他身后向云内铺陈兵站。

张行当然晓得,这是太原方向的援兵刺激到了这位,生怕弄不到功劳,却也懒得计较,只是老老实实渡河,去虚张声势,去铺陈营寨,去建立兵站,去给罗术当后勤扫尾的总管。

等到中午的时候,正在热火朝天呢,复又收到身后幽州总管李澄的信息,要求“罗术”扩大营寨,总管府本管大军的前锋今晚便要抵达。

张行没有掺和李澄和罗术的意思,只是老实回复,告诉对方,罗将军已经出发半日了,说不定今晚就能到云内城下,你们爱咋咋地。

而到了晚间的时候,张行停止铺陈营寨和兵站,只在那里烤火用饭,却是见到了一个意外之人,也验证了张行的猜想。

“三哥!”已经挂起黑绶的秦宝面色涨红,甫一下自己的呼雷豹便匆匆来告。“傍晚时分,我姑父抵达城外二十里的地方,与巫族人小战一场,巫族人战后便立即拔营了。”

张行点点头,不以为意,继续烤他的肉干。

“三哥,连夜动身往云内去吧!”秦宝面色涨红,忍不住催促。“乘夜进去,还能得些功劳。”

“民夫很累了,没必要。”张行坐在那里,坦然至极。“而且他们是怀戎临时征发过来的,我要是扔下他们,他们就该乱了。”

秦宝无话可说,犹豫了一下,只能向前坐下:“那我陪三哥在这里等着,明日再进发。”

张行点头,继续烤肉。

然而,张行愿意等,其他人却彻底等不及了,不过是片刻之后,后方得知消息的幽州总管前锋军、幽州总管李澄长子李立,便扔下刚刚占据的营寨,带部队连夜向云内进发。

数千骑兵连夜进军,从兵站旁呼啸而过,丝毫不停,宛若冬雷。

非只如此,接下来,又有其他兵马从兵站和营寨旁不断驰过,马蹄声一整夜都没断过。

第二日一早,张行继续进发,沿途开始收拢伤员——那些骑兵,往往是白天行军,晚上得到消息后继续行军,疲惫和夜间驰马导致了大量非战斗减员。

与此同时,更多的部队开始出现在视野内,个个如狼似虎,飞也似的直奔云内城而去,同时扔下更多的非战斗减员。

最终,又隔了一日,随着这日下午,张行将兵站铺陈到云内城外巫族弃营内,正犹豫到底在何处安歇,是否要避免一些尴尬场景时,他终于又见到了一个熟人。

汾阳宫使王代积披头散发,身上衣物全是脏腻子,领着两三千屯兵,沿着大路推着几百个车子,车子上满是整齐的粮食、布匹、甲胄、兵器,然后一边哭一边嚎,看都不看张行一眼,当着张行的面抱着一把长矛,赤足狂奔入了云内城。

知道的自然知道是来救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奔丧的呢!

“三哥还是去一趟吧。”目送王代积消失不见后,秦宝诚恳建议。“不指望跟这些人比,最起码找牛督公缴了令再说……不能平白没了功劳。”

张行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决定入城……诚然,他不指望功劳,但也不好在牛督公面前显得过于异于常人。

围城近二十日,虽是初冬,城内却早已经臭气熏天,而且所有房宅全都被拆光,到处都只是篝火,而张行走到一半,便发现郡府早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无论如何都挤不进去,只好立在外面看热闹。

正看着呢,又一个熟人忽然就出现了。

“张三郎!”一名风尘仆仆的将军自西面疾驰而来,然后翻身下马,握住了张行的手。“有法子让我进去吗?我再送你两根金锥!”

张行怔了一怔,半晌方才认出对方,愕然一时:“陈将军也来了?你不是在四百里外的毒漠旁边吗?还隔着吕梁山和大河?”

“闻得圣人被围,我五内俱焚啊!”此人,也就是陈凌了,在路上大声宣告。“四百里又如何?大山大河又如何?挡得住我忠军之心吗?我只带二十骑,直接飞驰过来的!”

张行点点头,终于没忍住吐槽的心,继续来问:“可为什么这么巧,诸位忠臣来源不一,军势不一,却都是今日下午到的呢?”

陈凌一时讪讪。

ps:感谢新盟主c_q_y_老爷和曹亚老爷,此致敬礼,感激不尽。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