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五十章 苦海行(17)

第一百五十章 苦海行(17)(1 / 2)

黜龙

亲戚相逢当然是好事,尤其是经历了东齐覆灭、改朝换代、家族落魄后,还能相聚,甚至隐隐有一起重新捡起旧日荣光的趋势,那就更加有意思了。

但是,圣人此时可能正处在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段时光里,身为大魏公务人员,此时过于随意,甚至耽于私情,乃至于公款吃喝,不免显得有些不把圣人放在眼里。

“依着我看,圣人一开始只是慌了,他就是觉得没人敢真旳反抗他,皇叔都不敢,其他人更不行,所以,之前一个区区一隅之地的东夷屡次违逆他,便让他一直放下不,杨慎谋反后要射成肉泥……这次在关西,尽收五大总管如屠鸡,处置太原留守不过一句话,最后,他当年亲自降服的巫族居然真来了,也就真的慌了。”张行举着酒杯倚着桌案,歪着身子戏谑言道。“不过,真正让圣人心怀恐惧,其实还是都蓝可汗那一箭……那一箭后,圣人陡然发现,自己丢的不光是面子,连性命都可能不保,便干脆一溃千里了。”

“原来如此。”罗术单手捻着自己细细的长髯,然后另一手举杯,以同样姿势倚着桌案来笑。“可要是这么说,经此一事,圣人莫非会严谨小心起来?岂不是大魏之福?”

“或许吧。”张行哈了口酒气,喟然以对。“这种事情谁知道呢?恐怕得看运道……此事之后,无外乎三种情况,或许从此以后圣人会严谨小心起来;或许会故态萌发,依旧我行我素;或许破罐子破摔,为了一人之通泰,肆无忌惮……委实得看运道。”

罗术连连颔首,便来举杯:“三辉四御在上,圣人洪福齐天!”

张行赶紧回敬:“三辉四御在上,圣人洪福齐天。”

左右各下手位置的秦宝、罗信兄弟二人齐齐一怔,然后赶紧茫然举杯,结果上面那两人却先一步放下杯子又开始了新一轮扯淡,便一声不吭,复又一起茫然放下,然后茫然对视。

很显然,这俩人从根子上跟不上上头俩人。

“世叔彼时虽然年轻,到底是入过东齐郡府做吏的,幽州总管是哪位,如何这般识人,让世叔轻易升到了中郎将?”张行东一榔头西一棍子,完全不按照章法来。

“我头上的幽州总管经历过三位,都是圣人心腹,第一个叫阴福,便是如今西都留守阴常师他爹,我跟阴常师年轻时还一起往燕山里打过猎……他们父子对我倒是挺好……但也有可能是我那时候位置低,不在意,反正是在他手底下入了总管府,还一路升到了都尉。”罗术带笑叙述,却分不清是冷笑还是真笑。

“无论如何,咱们都要承他们阴家点恩情。”张行感慨以对。“论迹不论心……人家阴留守现在都还是西都留守、圣人心腹。”

“这倒也是。”罗术举杯来对。“愿阴公死后为黑帝爷所赏,得入除魔大殿,长享神人之乐。”

修为不到当个鬼的神人呢?

成神仙也得讲规矩,否则就散去魂魄,永归天地。

张行无语至极,却依然含笑举杯:“第二位呢?”

“第二个叫白横野……废物一样的玩意……也不好说,恐怕是装的,那时候白家势力最大,三个总管两个国公一个侯爷,圣人还没托着白横秋搞起白氏内里小宗代大宗,他自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每日只是喝酒抄诗,什么都不管。”

张行“哦”了一声,秦宝则显得有些尴尬。

“这四五年,乃是一个叫李澄的做事,也是关中来的……这就是麻烦事,关陇那边那么多家,层层代代的,总不缺人,死一个是关陇的,换一个还是关陇,总是不缺总管的儿子跟国公的儿子来做总管和国公……这个李澄来到幽州,一开始也跟白横野一样,后来遇到一征东夷、二征东夷,这才多少认真了一点,却也是个没本事还嫉贤妒能的,这期间我资历也到、功劳也到,却始终不给我升职。”

“那最后……”张行依旧不解。“最后怎么过的正五品这条坎?”

“我半年前凝丹了。”罗术说了一句简短至极的话。“那时候你们已经快要出巡了,所以不晓得我三月前还上了最新一期地榜……他不敢不提拔了。”

张行肃然起敬。

就这样,二人东拉西扯,但扯来扯去,终于还是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

“贤侄之前问我之前来这么快,是一心求殊勋,还是本就在附近……这是个什么意思?”罗术又饮了一杯酒,便放下酒杯来看对方。

“所以,世叔是不是一心求殊勋呢?”张行也放下酒杯,在席中拢手正色来问。

“是。”停了片刻,罗术干脆做答。“既然过了正五品这个槛,如何不想继续做大?毕竟功高莫过救驾,但听贤侄一言,这个圣人十之八九就昧下此功吗?”

“是也不是。”张行同样回答干脆……他早已经看出来,此人是个典型的功利武夫,与秦宝根本不是一类人,甚至内里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武人。

但这合情合理。

首先,人家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姑父和外侄;其次,双方年龄、经历、生长工作环境截然不同……当然,非要再细说一点,就是罗术反而更像是典型的东齐余孽武夫,秦宝则是个被他妈从小约束在道德和理想武人前景中的特例。

须知道,东齐跟大魏一样,都是一般政治作风野蛮、万事先军的作风,甚至更粗暴、更荒唐,不然也不会是大魏灭了大齐了。

“怎么说?”罗术并没有因为张三郎的模糊回答而稍有不满,反而来了一点兴趣。

而这,也进一步提升了张行对他的评价,有点跟江淮地区的陈凌类似了,甚至陈凌虽然有些城府和家室,却过于倚仗家族和地域了,未必强过如眼前这位……这位可是凝丹。

一念至此,张行愈发从容起来,只是笑着解释:“其实很简单……六品平地起,不管是成真还是食言,都是相当于没有的……但不管真假,有殊勋的肯定要做补,所谓几万人赏不得,总得赏个一两千人才对,否则圣人便连朝堂都运行不得了。”

罗术恍然:“如此说来,还是有功勋能取的?贤侄果然是连曹皇叔都眼馋的智囊!”

“自然能取,但也艰难。”张行越过对方的夸奖,就在案上摊手以对。“主要是军情过于平白,没有太多操作空间……刚一见面后不久秦二郎就已经与将军说了,东部巫族全军来袭,战兵十五万,民夫五六万甚至更多,而且地形又是盆地模样……人少了,只是徒劳入彀,给他们送脑袋和缴获;人多了、或者时间长了,他们必然自退。”

“能不能集中一些精锐突入城内呢?”罗术正色来问。“这样圣人必然会印象深刻吧?”

“或许吧。”张行若有所思。“城内高端修行战力绝对是不缺的,而且还有伏龙印,只要在巫族修行高手聚阵之前找准弱点一口气突进去,必然得到接应,我们就是被牛督公送出来的……但这么做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城内粮食很紧张,勉勉强强卡在幽州援军大举汇集或者北地援兵包抄那个样子,送得人少了,没什么说服力;送的多了,圣人反而会忧虑粮食……我能想到的,无外乎是三五百骑,自己带着一些粮食突入城内,以一种做不得假的姿态汇报大军即将抵达的消息,才会有最好的结果。”

“不错。”罗术为之一振。“不愧是智囊……我亲自挑选精锐,亲自带队如何?”

“我不建议世叔如此。”说着,张行以手点向账内其他两人。“他二人最合适……一个是求援的使者,正经的御前伏龙卫,来之前得了‘殊勋’的许诺;一个是幽州的援军,年轻有为,也能服众;关键是两人目标也小,武艺却又都很好……若是求战后前程,这俩人拿这个功劳最合适。”

秦宝为之一振,那罗信虽然面色变化不怎么大,却也微微肃然,俨然心动。

而罗术认真思索,也缓缓点头,表示赞同:“也该让信儿和宝儿取些功名,只是这般的话,贤侄你呢?”

“世叔,你是中郎将,我是刚刚升的黑绶,往上或许一步登天,或许就被一些心怀恶意的大人物因为出身给抹了功劳,就不能靠这种小打小闹来图前途了。”张行认真来言。“咱们应该做些大的动作。”

“怎么讲?”罗术心中微动,捻着胡子认真来问。

“能怎么讲?”张行喟然道。“世叔既然先行至此,将幽州大军甩在身后,我不信没有计较……晚了一点,幽州大军尽数到了,巫族人自己走了,咱们又有什么用呢?过早了进去,刚刚也说了,就是送命……所以,说立功也好,说真的做事也好,无外乎两个法子,一个是刚刚说的小股部队先行入内鼓舞士气,另一个,自然是大张旗鼓,树上开花,早幽州大军两三日功夫先行西进,吓退巫人……如此,巫人必不敢赌,便是愿意赌,我们往后一走,接上幽州大军,便可成一番大功。”

出乎意料,罗术居然捻须沉默不语。

“世叔,我有旨意,你有兵马,什么做不得?”

张行失笑,只将怀中圣旨和印绶再度取出,掷到案上,然后方才来看罗术。“要莪说,怀戎这种接着河北、晋地、北地的要害重镇里,肯定有东齐余孽演化的豪强,而世叔既在幽州数十年军旅官宦,又曾当过东齐的官,必然认识,不知道能否介绍一二?这都多少年了,难道他们不想当官?圣人可是许了六品平地起步的前程!”

罗术笑了笑,扭过头去:“这不是觉得六品平地起步,有点过头,担心事后不能落实,平白坏了交情,以后没法来见这些故人吗?”

“若是不能落实,那自是朝廷失信,也是他们轻信了朝廷,他们到时候自然该去怨恨朝廷。”张行瞥了眼有些慌乱的秦宝,有一说一,令人无可辩驳。“难道要恨我们不成?便是我们,不也是冒着不被计功的风险来做这件事情?说到底,早一日能撵走巫族人,便能早一日让圣人获救,也能早一日让雁门、马邑、楼烦三郡百姓脱离水火……这是于公于私,于实于利都值得做得无本买卖。”

“说得好。”罗术拊掌而叹。“其实……就在这怀戎,曾经出过一个东齐的英雄,贤侄知道吗?”

张行连连摇头。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