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苦海行(16)

第一百四十九章 苦海行(16)(2 / 2)

等了一阵子,烤肉味开始弥漫,眼看着对峙局面已经非常明显了,秦宝不由开口。“我不该只想着功名的……”

“我也不该想着在城里摸鱼。”张行也一时叹气。“总该顾顾眼前局面的。”

“三哥是改看法了?”秦宝微微诧异。

“什么看法?”张行同样诧异反问。

“大魏……”

“怎么可能?经此一事,除非中丞下定决心,废了圣人,立齐王或者洛阳哪个皇孙为帝,否则我只比以前更不看好……”

“不看好是如何呢?”

“是大魏名存实亡,群雄并起,踩着大魏的尸首,立个新基业。”

“不会长久对峙下去,变成当年西魏东齐南陈对峙的局面吗?”

“不会……”张行依旧语调清冷。“大魏遇到这位圣人还能撑十几年,包括天下之前对先帝的容忍,都是有缘由的……大几百年的分裂,人心思定,思平,思安,而大魏既然是三家胜出的那方,自然会以为他们得了天命,所以大家才犹豫畏缩,但这一次很多人便不会畏缩了……而如我所料不差,大魏既不可救药,纷乱会极度激烈,但却不可能有人长久维持一片地方,以成割据,还是因为人心思定,思平。”

“可是……”秦宝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张行平静以对。“但还是那句话,大势是大势,眼前是眼前……既然对大势前途有所分歧,就不要管他,跟我一样,做好眼前,往前走便是……我相信咱们二人终究会合流同归。”

“是。”秦宝恳切应声。“刚才若不是三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张行没有吭声。

因为一个可悲的事实是,即便是他做出了眼下最好的选择,指出了最合适的路,也依旧无法保证那两个妇女能存活下来。

每一步都不能保证。

说不定入山就遇到野兽,也说不定兵灾躲过去了,最后却眷恋家乡,不敢南下,下一次照旧,最让人无奈的是,很可能一切都躲过去了,说不定进了太原城就立即被帮会混混给绑了卖了。

自己一面自诩自得,一面口口声声以人为本,但实际上,一个人都未必救得,便是救了一二人又于大局何为?而与此同时,经历二征东夷、杨慎之畔,以及这次的事情后,局势已经渐渐明朗,乱世终将到达,自己却还不能下定决心,还在思前想后,顾虑重重。

简直可笑。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暗暗觉得白有思那老娘们有魅力吧?

说起来,这次对方依然没有阻止自己,是期待自己行出那一步,还是因为观想的缘故不愿多置言语呢?又或者是碍于道义,不想坏了自己和秦宝的义气?

胡思乱想中,秦宝忽然闪出,抬手一箭,却是将一个暗地里尝试靠近火堆的巫族武士射翻于地。

后者腿部中箭,当场扑倒,却依然不顾一切往前爬去,乃是努力来到只差几步远的火堆边上,将火堆中已经半熟的尸体奋力拖出,奋力扑打,然后才尝试重新爬走,但爬了两步,复又折返,居然当场抱着满是肉香的尸首大哭起来。

原来,这个尸首被拖出后,已经整个没了脑袋,而慌乱中,这名年轻的巫族武士也根本没发现,正是自己的拖拽,将尸首的脑袋给留在火堆正中。

重新回到暗处的秦宝回过脸去,神色茫然……很显然,这一幕带给这个老实孩子的冲击决不下于之前两个妇女钻出来那一幕。

张行叹了口气:“此时终究是敌我,不必留情……不过我建议留着他,因为能给这波人拖后腿,做震慑。”

秦宝点点头,收起弓来。

又在哀嚎中等了片刻,同时再度射翻了一巫人,大约到了约定的时间,张秦二人不再犹豫,直接上马,顺着道路打马向东,努力往东迎去。

就这样,二人既受军令去接应幽州方向援军,先得牛督公送出包围,又轻骑疾驰,两日便脱出马邑、雁门范围,进抵河北范畴,然后又花了两日穿越山间唯一大道,终于抵达河北与晋地之间的重镇怀戎。

然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就在当日,不过半个时辰之前,居然也有一支幽州总管部属的精锐骑兵抵达了此地,甚至尚未来得及扎营。

经历了突围过程的那点小事情,张行早已经收起怠慢之心,立即主动迎上,展示印绶,报上身份,要求与带队的中郎将会面。

乱糟糟的一片中,对方也果然即刻召见……双方就在怀戎县城外尚未立起来的军营外见面。

“靖安台西镇抚司伏龙卫副常检张行与白绶秦宝,持圣旨至此。”张副常检打马向前,就在野地里对着来将拱手。“敢问将军姓名、职务?是否是得旨前来勤王?!”

“不错,我是幽州总管府第七中郎将罗术。”那将一身白甲,身材高大,威风凛凛,鹰目细髯,眼中精光乍闪,直接单人迎上,身后居然只有一名身材雄壮的队将打扮年轻人相随。“奉旨意过来,你们自称是钦差,旨意文书在那里,须先让我点验。”

这是个有本事的刺头。

张行第一时间定了性,却不耽误他立即从怀中取出旨意和自己的印绶。

但就在这时,让人愕然的一幕出现了。

跟在后面的秦宝原本也要解绶,听得对方姓名后却为之一愣,然后素来内秀的他居然不顾礼仪立即打马上前越过了张行,复又引得对方身后的年轻队将怒目圆睁,也直接上前,甚至直接抬枪。

但随后,秦宝口中的言语让现场四人全部愣住。

“敢问罗将军,你家夫人是否姓秦?是齐州人士,也可说是登州……”马上的秦宝紧张以对。“我是秦宝,祖父去世后,父亲带我们一家去了登州。”

那叫罗术的中郎将怔了一怔,立即转怒为喜:“是我侄儿吗?你父亲生前与我通过几次信,说过你!”

秦宝闻言,直接滚鞍下马,单膝跪拜在地,大礼相对,同时满脸喜色遮都遮不住:“我是秦宝……姑父何时做得中郎将?”

那中郎将也是大喜,赶紧下马将对方抱起来,晃着对方臂膀来问:“关西狗都是妒贤嫉能的小人,我是今年才刚刚升上去的,总算是勉强又重振了门楣……倒是二郎你,许久不通音信,只晓得你家从县城里搬到乡下,也不知道到底在哪里,断了许久信息,你姑姑整日念叨……如何来的此处?还做了伏龙卫?!”

在马上各自高高拿着东西的年轻队将和张行一起陷入到了尴尬之中……没办法,这一幕过于猝不及防了。

当然,肯定是那队将更尴尬,因为他也需要认亲,乃是立即收枪,麻溜下马,大礼参见,赔笑相对:

“是二表哥吗?我是罗信,素来听母亲说有个二表哥,咱们还未曾见过呢。”

说着,自然也是一番认真行礼,引得秦宝复又赶紧去抱。

张行听到这对父子姓名,又见二人与秦宝这般关系,眼皮一跳,却脸不红心不跳,也只是翻身下马,捏着圣旨和印绶朝那闲下来的中郎将直接拱手一礼,便立即背手笑言道:“都是自家人,那就好说话了……罗将军,你来的这么快,是一心想求殊勋,还是本就在附近?”

罗术这才来看张行,却捻须不语,只看秦宝。

秦宝会意,伸手一指,咧嘴一笑:“姑父不要担心,这是张三哥,你只当是我至亲兄弟一般的相处便是。”

张行勉强干笑了一声。

ps:大家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