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苦海行 (13)

第一百四十六章 苦海行 (13)(1 / 2)

黜龙

张行作为中级官吏,没有任何知情权和决策权,只能被庞大的皇权体制推着往前走。

但是,白登山这个词已经让他肝颤了,这要是巫族冒出来一个冒顿单于怎么办?这个世界的白帝爷可没上过白登山,然后按照这两个世界似是而非的尿性,给他来一支鸣镝又如何?

于是,从收到命令开始启程当日,他就不断跟李定做暗示,但李定的意思是,那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发生了也无所谓……因为东部巫族没有那个真正吃下两万多上五军的力量,尤其是军中还有远超巫族军中比例的修行高手,还有伏龙印。

“我这么说吧!”

说起军事,李定格外认真,丝毫没有之前在太原做通识教育时的不耐,甚至专门拽着张行在露营后在没人的地方进行补课。“雁门、马邑、楼烦三郡的郡卒,以及汾阳宫的屯兵可以在巫族人出现在苦海边上以后,立即进入马邑各个要害驻守,接应圣驾,换句话说,巫族人必须一次性投入十万敢战之骑,才有可能造成碾压式的突袭,逼迫全军不敢应战,直接龟缩高山或坚城……但是这等坚城或高山,除非十五万骑,分四五万做包抄和必要阻击,然后剩下十万不计生死去攻城、攻山,否则是不可能在一月内吃掉整个小三万东都精锐的。”

“那要是都蓝可汗起东部全军,有没有可能达到十五万?”张行也同样认真,他不敢不认真。

“可能。”李定在军事上从不马虎。“而且如果他从接位第一天开始,就暗地里造船,是有可能绕过白道,直接从苦海冲过来旳……”

“那你还说什么?”张行无语至极。“我要是都蓝可汗,我就冲过来吃掉这三万和圣驾。”

“然后呢?”

“然后自称是大晋后人,流落巫族,顺势并吞晋地。”

“吃掉三万需要十五万,但要死多少人你知道吗?”李定摊手以对。“太原有上万屯兵还有武库,十日急行军就能到;燕山方向的幽州总管手下中郎将就七个,合三万余精骑,半个月就能到……为了吃掉这三万人,这十五万估计折多少在这里?你信不信,他这边刚吃完,身后漠北的老家就被中部突利可汗给吃干抹净了。”

张行微微一怔,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驳斥。

“更重要的是,北地西四镇和荡魔卫的西三卫,加一起本身就不弱于东部巫族……若是再拖延一二,让他们渡海而来,从后面断了苦海……东部巫族的所有贵族、精骑,那可就绝种了。”李定继续认真讲述。“你是都蓝可汗,你这么干?”

张行想了一想,摇了摇头。

“所以。”李定终于失笑。“如果按照你的说法,都蓝可汗一定要来,也不是不行,可他必须得在暴露二十天内立即撤回,才能确保安全……换句话说,也就是这位东部可汗闲着没事,听说圣人到了马邑,不惜暴露自己隐忍多年的野心,直接起全族之兵,只求威吓圣人一回,吓圣人屁股尿流一次,然后攻破的城池、缴获的财富,还不及这一次出兵的一半耗费多,就直接全军撤回去了……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算这个账,我要是全军统帅,我是不干这种赔本买卖的。”

张行沉默不语。

而李定也继续感慨:“说到底,大魏万般不行,但军事还没烂,你看汾阳宫里的武库储备和屯兵,没问题的;人心也没到最坏的份上,外面人和底下人也看不到……看不到最上面和最里面的事情,之前司马相公的事情你不说我都不知道……都蓝可汗真要来,只要圣人稳住心态,放权给老将,赏赐再续下来,说不得真要再踩着巫族人重振天下人心呢。”

张行愈发不言,因为他委实没什么可说的了,尤其是当天晚上,想着安全去处的他使用了罗盘后,指针毫无动静,更是验证了他的想法,巡视队伍核心是没有安全之虞的。

但是,不知道用这一回,又会有什么考验就是了。

接下来,巡视队伍开始以一种极为缓慢和从容的姿态向北而去。

汾阳宫的军械、粮草,从太原更身后渐渐追上来的冬衣,以及开拔前的赏赐,让士气明显振作了不少。

而在张行看不到的地方,大员们虽然心累,虽然不满,但更多的是对圣人自欺欺天,兴师动众要面子的行为感到无力。

不是没有人信了张行一开始的鬼话。

比如说一开始听了张行言语后就紧张起来的秦宝、小周、王振那批人,但很快,秦宝就意识到这种可能性太低,而王振则早早忘记,只有小周依然迷信张行。

可惜,张三郎自己都不信自己了——他已经被李定说服了。

十月十五,御驾抵达白狼塞,从这里过去,到苦海边上,就只有一個云内算是重镇了,白登山就在云内旁边,另一侧是武周山。

御驾没有停歇,继续北上。

而这个时候,张行又一次警觉了起来,因为他注意到,有巫族首领模样的人前来拜谒过了白狼塞后重新启用的观风行殿。

稍作打探,却是从轮班的北衙公公那里得知,这是边境上的巫族小部落,准备投奔过来的,想找圣人表忠心。

虽然用了罗盘,但张行还是忍不住心中再度不安,于是当值结束后,再度去找了李定——他也只能找这厮了。

“张三郎,你真是北地人?”李定一声叹气。“这种事情有什么问题吗?”

“请李兄指教。”张行言辞诚恳,他是真不懂。

“我这么说吧。”李定失笑以对。“不光是巫族的边境部落喜欢逃到我们这里,我们这里的边民也喜欢逃到毒漠那边……甚至,苦海两边,巫族的人去你们北荒,北荒的人去巫族东部,都是常事……圣人到了,边境上的小部落没动静才怪。”

张行想了一想,旋即醒悟:“你是想说,过去的人都是榜样,都没有苛捐杂税……无论是人族还是巫族,无论是郡国制度、分封制度、部落制度,贵人们总喜欢苛待自家人?”

“你这不是挺聪明的吗?”李定笼着手苦笑一时。“怎么就在巫族出兵这件事情上着了魔呢?”

“我做梦了。”张行也觉得有些尴尬,便随口胡咧咧。“觉得梦里有点预兆。”

李定脸色陡然一变:“做得什么梦?”

张行赶紧摆手:“胡扯的……被你扯害臊了,胡编的。”

李定无语一时,然后认真教导:“这种事情不要胡编……其实,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若说凡俗,巫族渡海突袭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但我没有说天的事情,也没有说龙的事情。”

张行微微一怔:“苦海里的那条龙,是不是特别厉害?晋地有没有护地真龙,挡得住吗?”

“人家不是一般的厉害,是那种还是巫的时候能跟黑帝爷、赤帝娘娘打的有来有回那种厉害,什么护国护地的真龙没用。”李定正色道。“但它在这件事情里面,注定无用……因为一旦它亲自出动,黑帝爷不会放过他的!我知道你的辩术……如果说黑帝爷愿意放过它,那就是它此举必然直接再遭天谴,那样的话巫族就一点希望都没了,又或者说,咱们死了都值了,活该。”

张行再度无言。

十月二十,仪仗抵达武周山下。

这一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让人联想到刘文周的武周山如屏风一般当面展开,而圣人难得出观风行殿,眺望盛景,心情一扫之前小半年的种种憋闷,一时愉悦之下,遂令队伍就在安营扎寨,提早休息,并让皇后率公主、皇子等人外加随行大员、要员一起出来围幕野炊。

张行正好当值,本欲趁机摸鱼滚蛋,却见白有思也随皇后一起出来,便干脆重新立定。

看了一会,他忽然意识到一个情况——虽说存在感不强,但是自家那位少丞、齐王殿下何在?

仔细一想,好像作为圣人难得的成年儿子,一开始西巡的时候他是打前站,后来大长公主突然去世,他就应该是后卫。

如此说来,如今这位齐王殿下如果不是因为大长公主丧事留在关中,便应该是辍在后面,只是不知道如果是还在后面,那究竟是在汾阳宫还是在太原。

但也有可能直接回东都了。

好像还有个小公主留在西都了,这样的话,除了几位皇孙、两个未成年皇子、齐王和那个小公主,其余圣人全家都在这里。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