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苦海行(9)

第一百四十二章 苦海行(9)(2 / 2)

张行也笑:“谁说不是呢?多少名师大将、贵种强人,一朝溃败,俱为泥沙,一同死无葬身之地,真真是普天之下皆为草芥我能活下来,委实是天幸。”

张老夫子莫名一怔,然后一时喟然:“说得好,天意之下,皆为草芥,大宗师也好,名门贵族也罢,在天意之下又有什么区别呢?未必有你一个农人子弟更得天眷。”

张行只当触动对方情绪,立即闭口不言。

倒是那张老夫子回过神来,继续缓缓来言:“你既是靖安台的人,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说不过此事说来丢脸,

我只是一提,待会让世静跟你说好了就是刘文周的事情。”

张行这才知道,那个人叫张世静。

而张世静也立即领首。

“除此之外。”张伯凤继续言道。“你既是轻车简从而来,只要在北面临汾追上圣人一行便可,不妨多住几日,然后我让世静准备一下,随你一起折返回命,以作答谢。”

张行一怔,立即会意点头,这是要给这个叫张世静的子侄求官了,大宗师求官,圣人也得给面子。

果然,那张世静闻言,猛地一震,继而伏地叩首。

“不必如此。”张伯凤朝自己侄子摆手道。“你跟英国公白横秋有旧,自从他大用以后你就日渐耐不住寂寞了,也不差我找圣人卖这个面子…既如此,何必强行拴着你?只是我当年给你算过卦,委实是六十岁后才能出将入相……

你怕是还要再等两年,才能找到机会,此去准备坐几年冷凳子吧。”

张世静只是叩首,而张行也诧异去看此人。

“让使者见笑了。”张伯凤没有再理会自己侄子,而是明显不耐,只朝张行来说话。“我的子侄、学生,没有几个能耐住寂寞的,三五年便忍不住去做官……使者跟我有同姓之谊,待会还要麻烦你引他一程路…这样好了,你有没有什么修行、学问上想问的,我尽量来答,做官的事情就不必来问我了,我自己都不懂的。”

张行从白横秋故交身上收起目光,看向张伯凤,欲言又止,再欲再止……很显然,他当然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但有些问题过于敏感,不如不问,而另外一些问题与其问这位大宗师不如去问其他人。

所以,最后这位张钦差最后问了一个很另类的问题:

“敢问夫子,我知道想要成为至尊,需要顺承天意,要有功德之类的东西,所谓没有失德的至尊,那大宗师呢?

想成为大宗师,是不是也要有功勋于天地人?塔到底是什么?”

“这么说吧。”张伯凤想了一想,平静以对。“想成为大宗师,可以没有功勋。但想要从大宗师往上再走,无论是证位成神还是证位成龙,都要有一定德行功勋。至于塔,想要成为大宗师,更多的是要脱颖而出,成为天意之表,引世间风潮但是这种事情很难验证,便需要立塔,以塔来做衡量.明白了吗?”

张行恍然大悟——原来个人修为之外,宗师和大宗师最主要的是要成为时代标杆,继而推动历史进步,而立塔是成为时代标杆的具象化表现。

怪不得皇帝这么容易成为大宗师,而一个出众的政治领袖那么容易成龙,因为他们天然就是标杆和时代的代表人物。

当然了,这种强行用上辈子思维来解释和思考的方式肯定是不对的,与其如此,不如回归本身,立塔就是立塔,

统治之塔也好、学术之塔也好、宗教之塔也罢,抽象的塔成了,实际的塔自然而然就会成了。

至于说塔背后的这些概念,也应该不是无源之物,前面成丹不就是要观想外物吗?

这是一个人借用天地真气,寻求自己“道”的一个过程——先成丹于内、然后建塔于世、后合道于天。

一念至此,张行点点头,不再多问此事,而是忍不住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敢问夫子,天地元气到底是什么?”

张伯凤明显一怔:“你懂了?塔的事情?”

张行点点头:“应该懂了。”

张伯凤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摇头:“那我没什么可教你的了…天地元气的本质,我要是知道,就不至于还在这里教书了。”

这倒是个大实话。

“不过,天地元气是天底下最不讲道理的东西。”张伯凤想了一想,还是努力给了一点说法。“连因果都不讲道理…等你修为上来了,就明白了。”

张行再度点点头,丝毫没有什么失望之态,也没有再问,能得到一个问题的答案,他就已经很满足。

而这,复又引得张伯凤认真打量了一下对方。

但也仅仅是打量了一下,随即,这位昔日持戈而舞的大宗师便点点头,然后抬起衣袖…很显然,他已经倦了。

一旁俯首的张世静赶紧爬起身来,对着张行做了手势,邀请对方离开。

张行也毫不留恋,直接转身。

来到外面,也没有出书院,而是汇合外面等候的其他人,来到书院的一处侧院,就势安顿…接下来,张世静并没有失礼,也没有过度热情。

这是当然的,人家是白老爷子的故交,张家的出身,大宗师算命算出来过几年要发达的人物,谨小慎微是在大宗师面前,可不是在一个区区黑绶面前。

不过,即便如此,对方也诚恳交代了张伯凤要他转告的事情。

“一位宗师…偷了东西…还跑了?”张行目瞪口呆。“难道黑榜上要出宗师了?”

“此人唤做刘文周。”张世静叹气道。“虽然聪明绝顶、天赋极高,但出身太低,从一开始便急不可耐,而且愤世嫉俗,所以养成了心术不正的根基”

张行面无表情,心中无语,对方这种世家子不对,世家老男人的姿态未免可憎。

“凝丹之后,也不愿意去做官,只是留在书院里一面教书一面钻研些邪门歪道,早早仗着伯父的宠爱,央着伯父给他祭炼了一些东西,那时候就喜欢到处往外跑…后来去了太原,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晋升的宗师,也不晓得他到底干了什么。”张世静自然不晓得对方小子的腹诽心谤,只是继续讲述。“结果…数月前他过来书院,询问伯父一些事情,不知为何直接争执了起来,最后忽然将伯父的一些东西卷走了。伯父念及师生之情,没有下狠手,任他逃了,再后来才知道,他回太原收拾了一下,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这才真正警觉。”

“什么东西?”张行认真来问。“伏龙印之类的事物?”

“不是。”张世静耸耸肩,有些百无聊赖。“只是一些黑帝爷时候的传闻卷宗,譬如赤帝娘娘与离蛇染红山,黑帝爷成至尊后施展无上修为使离蛇复生,借神龟合玄武,还有吞风君与黑帝爷约法三章之类之类的…你是北荒…北地人,应该晓得这些。”

张行心中微动,却小心来问:“这些有什么要紧关系吗?真要用这些给一个宗师安罪名?还要通知靖安台?”

“我也觉得没什么关系。”张世静有些不耐。“但是伯父说,怕只怕刘文周这人才思极高,又隐忍多年,图谋极大,直接去打神仙真龙的主意……要我说,他要是真去打神仙真龙的主意,就让他去打,死了正好清静…总之,你既然来了,便顺道给朝廷报个备。”

张行点点头,面色如常:“我知道了,我会写文书给我家中丞、少丞,让他们来分辨此事。”

“就是这个意思。”对方即可领首,便欲转身。

而张行也准备就此歇下,但刚一回头正瞥见一旁好奇的小周,却又忽然醒悟,便转身追问:“对了,张公…为何夫子不在神树那里建书院,反而来此地?”

张世静回头来看,微微皱眉,却还是直言不讳:“因为算卦…伯父当年曾为此事求卦,也不知道求的谁,得到的结果说是要远张立塔’,如此方有证位的一线生机,所以来到南坡。”

张行点点头,不再言语,张世静也终于走了。

但是,人走之后,一行钦差歇到客房里,小周忽然又嘴贱起来:“张三哥,你说张夫子还有没有这一线生机?”

张行目瞪口呆,恨不能抽对方两个巴掌—一你在人家书院里扯什么淡呢?

这可是大宗师的书院!

如果人家真成龙成神了,这玩意就是人家的身体躯壳!

不过,很快张行便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他其实也特别好奇,那位张老夫子,到底是真的老到不能为了,还是猛虎暂时打盹?

而且,经过对方解惑后,他心里其实也有了一些猜想。

所以,张三郎想了一想后,反过来一笑:“不如你去问一问…看看书院里多少张氏子弟,多少别姓子弟,多少名门之后,多少庶民之后,就能知道张老夫子还有没有可能证位了。”

小周微微一怔,即刻领首应答。

而到了晚上,这位公子爷便给出了答案:“我去问了一下,六百多个学生,两百多姓张的,还有三百多是名门世族,一百多是寒门、庶民出身”

张行心中也不知道是该冷笑还是该怜悯,面色上却依旧如常:“如此,果然是有些‘远张了……张夫子的运道说不得还有一番计较。”

小周反而犹疑一时:“是这样嘛?”

张行重重颔首,言语恳切:“有教无类,一时之师表,如何没有运道?”

南坡书院后方,正在写什么东西的大宗师张伯凤忽然若有所感,细细去想,却又一无所得,好像又错过了什么天机一般,最后只能一声轻叹,望天失神。

PS:大家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