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苦海行 (3)

第一百三十六章 苦海行 (3)(2 / 2)

张行啜了一口冰镇酸汤,摇头笑道:“所以,王代积去赌前途,圣人消了气,说不得还能少死好多人,就算是没好处,对我们这些人也没坏处,我帮熟人的忙,推个波助个澜,为什么你脸色刚刚那么白?”

“因为咱们之前就说过,这种谣言必然找不到真源头,王代积无论拿谁去泻陛下的火,都是在嫁祸无辜。”李定缓过气来,坐在那里勉力来讲。“但我刚刚不是怕王代积做这种事情,而是怕你做这种事情……所以面白。”

“为什么怕我做这种事情就要脸白?”张行捧着冒丝丝寒气的碗追问不及。

“因为王代积不过是个阴雄,而你是个英雄……他做这种事,也就是几家贵人流血,可你做了,是要天下流血的!”李定恳切答道。“我想过日后会有此类事,却没想到事迹昭昭如线,清晰可循到我眼前。”

张行嗤笑一声,放下碗来:“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个能让天下流血的英雄的?从我一个多月都不能突破最后一条正脉?还是从那晚山上闲聊,捡了一本书?又或者是你信了我的鬼话,当我是谪仙?李四郎,此事无论如何都是王代积来做的,如何到了你嘴里,便是我引得什么天下流血了?你须明白,只因为想看人流血,就让人不得不流血的,可不是我区区一个伏龙卫副常检。”

篝火旁,李定沉默许久,方才应声:“独独最后一句话,让我无话可说……我不能阻拦这一位,又有什么资格阻拦你呢?但是张三郎,我还是觉得,你这么做不对,尤其是你这种要做大事的,绝不能因为其他人都是混蛋,便自己也混蛋起来,这算什么道理?”

“或许吧。”张行望着头顶双月,幽幽感慨。“如果不能比某些人强,不能比某些人更有德行,又凭什么居高临下指责嘲讽人家呢?你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我现在没那么高的个子,只能尽力而为。”

李定不再吭声,二人只是隔着篝火一起枯坐,等候某些结果。

至于秦宝、小周等人,虽然中间路过几次,却都是只是觉得气氛不好,丝毫不知事情原委。

闲话少说,当晚,圣人览阅了北衙汇总文告后,忽然发北衙、刑部追索穆国公随从文书以及兵部员外郎王代积的奏疏给了最近几日焦头烂额的司马、虞两位相公。

两位相公在骊山半山腰充当临时南衙的一栋建筑内看完,自然会意,却又反应不一。

“老夫的意思很简单。”司马长缨相公年长,先行开口。“陛下要严查的态度摆在这里,不如即刻连夜发文给正在大兴的兵部尚书段威,请他总揽此事,亲自向穆国公索要随从来调查。”

“圣人既发这个王代积的奏疏,便有一些应许其中让王代积来署理此事之意,所以,何方让此人来查。”犹豫了一下,虞常基相公选择了迎合上意。

已经忙碌了一整日,疲惫不堪的司马长缨微微一顿,本欲争辩,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能沉默。

虞常基见状微微一笑,复又从容来言:“不过也是,这王代积一面给我们走正途送奏疏,一面偷偷走路子直达御前,用心险恶,不能不做惩戒……这样好了,咱们既连夜发文给大兴的段公,也发正经的条文,许这个兵部员外郎找有司凑人去大兴查案,这样谁也说不出话来,却又能从容调度段公起来处置此人,顺便隔绝风险……司马公觉得如何?”

司马长缨想了一想,立即颔首。

此事就此抛过。

局势发生了有趣的变化,半个时辰后,王代积面色惨白,匆匆来寻张行,然后一眼便看到跟李定隔着篝火对坐的这位副常检。

而李定借着月色远远看到这位兵部同僚过来,直接在张行的目光下沉默起身,躲到后方去了。

“张三郎。”王代积不顾一切,甫一抵达便匆匆将事情转述过来,然后难掩惊慌。“事情跟咱们想的完全不一样,圣人果然想动穆国公,而南衙虽然没有偏向穆国公,却因为我私下传递文书的事情偏向了我们尚书,平白想要整治我,这要是让我们段尚书拿到那两个人,再来炮制我,局势就全都坏了,如今我心已乱,你说该怎么办?!”

“没什么值得乱的。”始作俑者张三郎自然放松。“什么计策都躲不过意外,何况这个计策本就要经过许多高手,出这种意外本属寻常……这时候就要比临门一脚了,咱们有心算无心,肯定还有路走……现在静下心来,喝一碗酸梅子汤,认真听我来问,你自来做答,可否?”

说着,张行居然端给对方一碗冰镇的酸梅汤。

王代积怔了一怔,重重颔首,然后坐下来接过汤一饮而尽,当场打了个寒战,这才掷碗于地,长呼了一口气出来:“说吧!”

“南衙给你的文书你带了吗?”张行面无表情来问。

“带了。”

“带银子了吗?”

“没有。”

“能立即找到足够的良马吗?”

“能。”

“认识去大兴的路吗?”

“顺着大路一路向西就行。”

“那好。”张行从容来对。“现在咱们兵分两路,你将南衙授权的文书给我,我这里还有几两金子,立即替你去贿赂几个金吾卫军官,以作征调;然后你回去拿银子、找马……汇合一起后,即刻动身去大兴……先努力追上南衙发给段公的使者,重金贿赂他、或者威胁他,请他晚一些;然后你自持南衙文书,以钦差身份抢先一步到大兴城,连夜率金吾卫去找穆国公拿人。”

王代积心中立即安稳了七分,然后重重颔首,便来起身。

但他刚一起身,便重新坐下,然后伸手抓住对方手来,诚恳言道:“张三郎……我知道此请有些过分,但是能请你亲自随我去一趟吗?我不是要拿你出主意的事情威胁你,而是说刚刚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若是一起坐地筹划,咱们俩谁也不差谁,可是一到这种危急关头,我总是失策,你却总能拿出最妥当主意……大兴一行,不知道会闹出什么,还需要你给我做分析、壮胆色!”

“可以。”张行思索片刻,立即答应。“但只我一个人,其余伏龙卫都不能动。”

王代积握住对方的手来,当场重重一晃,将南衙公文留下,然后便起身而去。

而此人一走,张行也即刻起身,入帐中取钱,准备去找人。但等他从枕头下翻出几块金子,并将罗盘、金锥一并装好在腰中,准备离去时,却又被束手立在帐内冷眼旁观的李定往帐口一移,当场拦住。

“什么?”张行冷冷来问。“李四郎要拦我吗?”

“我随你一起去大兴。”李定束手平静以对。“一来做个见证,看看你到底要怎么做这件事。二来,若是事情不谐,我还可以做个中人,引王代积去找段公请罪,省得他一败涂地到不能回转的底部,然后将你攀扯出来。”

张行认真打量了一眼对方,重重颔首,然后忍不住当场来笑:“若张三李四联手,天下何处不可往?”

ps:大家晚安。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