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上林行(3)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上林行(3)(2 / 2)

“然后大家都在找,谁找到,谁就有这个案子内外双重的主动权?”张行继续来问。“归根到底,就是要找人?”

“对。”白有思依然点头干脆。

“有什么特征、说法吗?”张行认真追问。

白有思当然没有对张行隐瞒的理由:“年轻漂亮,是个东夷贵女出身。”

“东夷人?”张行愈加诧异。“东夷贵女如何成了马督公小妾?”

“初征东夷前,东夷恐惧,遣使求和,顺便送来十八名贵女。”钱唐此时缓过来,主动代替白有思来做讲述。“后来初征高丽失败,圣人震怒,将宫中贵女发遣为奴,马督公近水楼台先得月,将其中一女弄到自家府上,便是今日案子相关那人……根据此事,上下推断,要么是此女本有似是而非的东夷间谍嫌疑,要么是她自以为自己是贵女,而马督公是个公公,为此心怀愤恨……你知道的,东夷人特别讲究出身,据说马督公也正是因为她的贵女身份,才格外高看她一眼……总之,不缺杀人动机的。”

张行点了点头,然后又连连摇头。

无他,来历越是明白,动机越是清晰,他越是觉得荒唐:“所以,案子本身也很清楚,但就是找不到人?”

“不错。”白有思点点头,诚恳来问。“你有主意吗?”

张行摇头不止:“仓促之间,毫无头绪。”

“我想也是。”白有思无奈摇头。“咱们伏龙卫人手远远比不上其他几家,一晚上找不到,只能暂且按下此事……你可有别的什么事?”

“多得是,但最要害的还是人手问题。”张行有一说一。“伏龙卫很多人都跟着司马将军转去了军中,如今距离满员差了足足三四十人,正该往靖安台、军中等相关部门里补充人手……我昨晚列了个名单,或许可以给中镇抚司那里一些人做个邀请,还要给兵部发文书请求协调。”

“理所当然的事情,你去做吧。”白有思点点头。“我也走些三一正教的门路找些人手过来……先把人凑齐,马督公的案子也盯着便是……不管是去搜人的,还是留守的,都已经累了,等下一拨换防的人过来,就各自回去休整。”

众人闻得这番言语,如释重负。

而张行也暂时放下种种,专心将公务协调处置妥当,又是发公文给兵部,又是借公文渠道给靖安台中镇抚司送信,然后一直忙到了中午,方才领了套深色的锦袍制服和一套轻甲,与等候许久的秦宝一起,回了承福坊中。

回到家中,依旧忙碌,秦宝日常先去照顾昨日刚刚从靖安台那里牵回的马,然后便去习武,张行却也接待了早已经等在这里的北市阎庆。

不出意外,阎庆是来送钱的,足足一整箱金饼子,当场迷了张三郎的眼睛。

对此,阎庆还非常不好意思,主要是因为张行当日交代的清楚,要迅速出手,所以,明显亏了不少。

“那套丹阳三山图太可惜了。”阎庆坦荡接过张行递来的一块金饼,却还是忍不住讲起了相关事宜。“我熟识的那家铜驼坊店主对我说,他知道有一位西京的大豪商,应该是想送礼,一直在找王参军的真迹……按照他的说法,若是能等到那位豪商从西京过来,一起出手,怕是三千两现银都没问题……但因为太急了,还是在这里仓促出手了,只得了两千两。不过即便如此,几件字画古玩一出,银子还是多的扎手,我家只是贩马的,不敢大胆藏住,只能走的大长公主家的银坊,交了半成的银子,换了金子存进去的,等到今日听说张三哥你回来,这才取出给送来了。”

“无妨,能脱手就好。”张行认真听完,平静来对,却干脆换了话题。“如今银价如何,是升是降?”

“前一阵子说要修大金柱,涨了不少。”阎庆微微思索,方才认真回答。“但这一阵子南衙诸公一起推脱,没能修成,反而回落下来……这类消息瞒不住人,达官贵人的家人都会先有反应。”

张行点点头,复又再问另外一事:“那你知道有个逃犯昨日在北市潜行逃走了吗?”

“如何不知道?北市都快被金吾卫、净街虎和锦衣巡骑翻了个个,我家也是幸亏报了张三哥的名才躲过去祸害……”阎庆当即苦笑,却又忽然想起什么,反过来小心问道。“不过张三哥,那些锦衣巡骑听到你的名字怎么有点奇怪?”

“如何奇怪?”张行本人也很好奇。

“立即便收手了,只是带头的黑绶明显畏惧居多。”阎庆认真回复。“反应有些过头了。”

“也算正常反应吧。”张行想了想,平静以对。“主要是我刚刚跟着我们白常检转任到西镇抚司的伏龙卫去了……顺便升了黑绶。”

“这倒是要恭喜张三哥和秦二哥了。”阎庆登时肃然起敬。“尤其是张三哥,这才一年吧……如何便做了黑绶?再过两年,岂不是要登堂入室,成为正经贵人?”

“难。”张行失笑摇头,却又想起什么。“你呢……说要参加科举,可有准备?”

“按照惯例,估计要等明年。”阎庆闻言一时苦笑。“也没有多少把握……”

“还是多努力。”张行笑道。“主要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明年我在何处……若还是这个局面,你只要考上了,便是没有贵人赏识,我也能将你选入伏龙卫做个文吏,一步步过来。”

阎庆愈加大喜,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又说了几句,便主动告辞而去。

而人一走,张行对着一箱子黄金,反而觉得百无聊赖,再加上昨晚上睡得不好,干脆直接在座中假寐,同时思索起了事情。

毕竟,此番一去又是数月,回来后,不及适应,先遇到了被人收儿子的戏码,然后又立即换了新环境,种种大小事端,根本来不及缓冲,倒是落得个事乱如草,心乱如麻的地步。

好像什么事情都挺重要,但什么事情又都无所谓了一般。

想想也是,就这两日经历的人和事,虽然多了些,可相对之前经历来说,不免有些儿戏乏力。

什么高督公弄权示威,跟曹皇叔要求收儿子的压迫感比,到底算什么呢?

什么马督公被东夷小妾毒死,然后东夷小妾消失不见,跟子午剑的惊险相比,又算什么呢?

类似的,还有身前的黄金,比之江东七郡的粮荒如何?

伏龙卫的人手、明年的科举,比之涡水畔的血流成河又如何?

一件件,一个个的,都挺有意思,都挺是一回事,都应该好好重视,但就是提不起劲来……这一点,得像白有思学习,那老娘们,几乎有一种天下大小事舍我其谁的气概,委实了不起。

正想着呢,忽然间有人进来了,然后又出去了。

“你躲什么?”张行睁开眼睛,无语至极。“既来了,帮我和月娘一起去院子里搭个鸡窝,将这些金子藏起来。”

一双黑眼圈的李定尴尬回身,在身后月娘的好奇目光中拢手以对:“对不住,穷惯了,没见过这么多金子,第一反应就是躲。”

张行想了一想,认真来问:“对了,李四郎,你志向是什么来着……当大元帅,还是大将军?”

李定茫然一时,还是认真来答:“什么都不是,是荡平四海,登龙证位。”

“对对对,荡平四海,登龙证位。”张行恍然大悟,然后终于起身。“还是先帮我搭鸡窝吧,顺便帮我参详以下马督公的案子……”

李定从头到尾只是摸不着头脑。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