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林行(2)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林行(2)(1 / 2)

黜龙

一场压惊小宴,稍作放纵,略有醉语,微微交心,倒混了个八成肚胀,深夜之前,各自散去。

翌日,秦宝还要再去靖安台报道——昨日诸事匆匆,所谓交接,其实只有张行一人完成,其余人等,从白有思以下,反而都要再走一回。。。

对应来说,倒是张行,已经有惊无险的因为功勋卓著,被破格提拔为黑绶,并转到了西镇抚司,就任伏龙卫副常检。

而这一日上午,眼见着无事,张副常检不免犹疑……他既想去找李定打探打探朝野消息、风头,又想去北市找阎庆问问那些书画变现的情况,但思来想去,终究还是决定还是先行一步为上,抢在昨晚风波散开之前,先去西苑将组织关系给落实了,以避免多余事端。

于是乎,中午之前,他就揣着昨日曹皇叔给的文书、印绶出了门,准备前往西苑。

西苑,理论上只是紫微宫的后花园、猎场。但实际上,人尽皆知,因为紫微宫的功能性建筑太多,里面有明堂、通天塔、南衙、北衙、东宫、玄武城、仓城、宝城等等等等,最中间的大内平素并不适宜居住,所以当朝圣人与他的皇后、几位皇孙、皇子、公主,基本上还常常留宿于西苑。

就连这位圣人的那位亲姐姐,前朝末代皇太后,当朝大长公主,也在西苑里有自己的别宫。

按照司马正的提醒,张行本可以先出城,然后直接从西苑的门禁那里进入,这么走最方便。但是,张三郎不是还没见识过紫微宫嘛,所以非得要走另外一条路。

出承福坊西坊门,过承福门而不入,却是顺着洛水北岸,踱步到紫微宫南方的左掖门进入……这是平素官吏们进出紫微宫最常走的一个门,因为进去后并不是大内,而是俗称南衙的三省所在。

或者说,就是因为中枢三省的建筑俱在紫微宫南部,大内南边,又有一个统一的合议院所,所以南衙才会成为宰执们的代名词。

诸台、部、寺、监,甚至地方官员的使者,都要来这里交作业的。

所以,这一步没有任何问题,张行很轻松便随大流走了进去,并开始沿途观赏起了南衙景色:

这个是中书省的公文廊房,很多旨意其实都是起草于此处;那个是尚书省的承所,也就是收作业的地方,人流最多;忽然一闪,那个占地最多的建筑远远香气扑鼻,却居然不是办公之处,而是著名的南衙厨房,据说里面的饭菜是全天下最高档的。

至于门下省的屋子,怎么找都找不到,反倒是走着走着,忽然听到身侧官吏议论,晓得前面的院子就是诸位相公议事选吏、宰执天下的所在,复又狼狈而走……没办法,曹皇叔、张左丞、白尚书那几位,估计正在里面吵架呢……谁知道大宗师、宗师什么的会不会一扫眼注意到自己?

于是,张黑绶目不斜视的越过了南衙剩下几栋建筑,只在道路西面尽头往北一拐,便来到大内与宝城的夹道上,然后就立即被人拦住了……都没来得及偷窥一下大内的。

可是也没办法,理论上来说,这条路依然还是大内之外,但架不住整条路上真就他一个“外人”了,其余人等,不是太监就是金吾卫,甚至已经看到宫女了。

不被拦住反而奇怪。

当然了,张副常检是来上任的,文书印绶齐备,曹皇叔的画押用印清晰可见,童叟无欺。所以,拦住他的金吾卫队将非但没有为难,反而极为客气的主动带路护送,乃是一路往北,穿过宝城与大内的夹道,先来到了紫微宫北部的玄武城。

玄武城得名于北方黑帝爷座下一条极擅防御的真龙,位于大内北面,里面是金吾卫的指挥中枢与内侍省所在,与南面的三省遥相呼应,共同为大内中的主人服务……没错,这就是北衙说法的来源了。

至于北衙谁当家,这都不用问的。

人家内侍省的督公们难道是凭白割了卵子的?

就连伏龙卫所属的西镇抚司,一旦入了西苑,按照司马正昨晚上的言语,不也是要头疼在庶务上跟督公们做掰扯吗?

“张副常检。”

既然入了玄武城范畴,那名前面带路的队将忽然止步,含笑来说。“都到这地方了,你要不要先去拜访一下北衙的几位督公和将军?”

张行想了一想,即刻摇头:“初次上任,还是先去琅琊阁吧……几位督公和将军,日后再来拜会也不迟。”

那队将点点头,居然也不为难,而是就在玄武城里带着张行转向西面,一路走到玄武城对着西苑的上阳门,方才停下,说是职责所在,今日只好在紫微宫内执勤,但又给唤了几个执勤的金吾卫来,让这些人带路去琅琊阁。

张行穿过上阳门,忽然回头,正见那队将隔着门禁束手而立,不禁心中微动,反过来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这位将军,咱们认识吗?为何沿途这般客气?”

“让张副常检见笑了。”那队将干笑一声,立即追过门来,说了实话。“下官记得张副常检,张副常检却未必记得下官……下官姓丁名全,当日净街虎的总旗除青鱼帮的时候,咱们见过面的。”

这么一说,张行似乎是想起来,好像有这么一回事,而对方现在既然是队将,那当日应该就是领队的伙长,便试探来问:“丁全老兄莫非是当日的丁伙长吗?”

“不错。”丁队将当即大喜,再度上前一步,搓手以对。“下官正是那时带队的伙长,不想张常检居然还记得……”

“如何不记得?”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般贴上来,张行当然不至于跟主动示好的半个新同僚闹生分,便立即含笑拱手。“丁将军当日便进退妥当,果然才一年就已经是正经的丁将军了。”

“一个队将,如何敢称将军?”那丁队将尴尬以对,笑意不停。“何况,同样是一年,张常检就从一个东镇抚司的净街校尉,直接做到了西镇抚司的常检,这才是真吓人。”

原来如此。

张行心中醒悟,却不耽搁他直接上前拉住了对方的手,恳切来对:“副的巡检,不值一提,何况宫中做事,本就艰难,咱们这般缘分,以后还要丁全老兄多多照应才行……”

丁队将愈加大喜,二人便在上阳门这里拉着手说了好多话,乃是问了地址、家乡,甚至约了三日后一起喝酒,这才依依不舍的撒了手。

只能说,幸亏一开始没认出对方,否则怕是又要当场认下至亲兄弟一般交情的。

打发完此人,张行终于再度出发,却终于是在金吾卫的带领下抵达了其实在西苑中偏南的目的地……真的很好认,专门弯曲环过的活水、水对岸足足七八亩大的杨柳林、杨柳林中心占地颇大的院落、院落中心靠东面位置遮不住的四层小白塔似乎又与身后紫微宫宝城直接相通……当然,还有白塔下持械的伏龙卫,以及伏龙卫中一眼看过去便认出来的几个熟面孔。

到了这里,张行便彻底放松下来,毕竟,他虽然修为低了些,却是伏龙卫新上任的副常检,而且经历功劳靠山什么的,这些人多多少少是知道了点的,断不会有什么故意刁难。

实际上,他也的确很轻松便占据了主动权,然后从容与小白塔下的几个白绶做了文书交接。

而刚刚交接完毕,送文书上楼归档回来的白绶,便说了一句理所当然的话:“少丞就在三楼西侧的小阁内,刚刚亲眼看到张副常检进来,问了下后,便要见张副常检一面。”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