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斩鲸行(5)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斩鲸行(5)(1 / 2)

黜龙

李清臣的甲士还没有带回来,或者说他刚刚离开当天,涣口镇的形势便已经有失控的预兆了。

没办法的,江湖的秩序在涣口镇维持了五六年,忽然间要变成朝廷的秩序,哪怕只是暂时的,也注定会引发反弹与冲突,而这无疑是张行张白绶的责任了,他必须要尽快掌控局面,否则以此地的江湖人士之密集,莫说发生动荡,就连他张三郎的性命都堪忧。

故此,就在李清臣离开第二日,张行便不顾所部锦衣骑士数量远远不足,在左氏兄弟依然掌握涣口镇绝对武力的情况下,走出了长鲸帮给安排的三层阁楼,正式的、公开的,以朝廷钦差的名义,要求长鲸帮停止任何活动,封禁建筑,移交账本、仓储,并提供帮会内部所有人员名单。

原话是:

“朝廷接到热心士民举报,言长鲸帮有勾结芒砀山土匪、监守自盗,贩卖私盐,走私东夷、妖岛等重大不法之事,经南衙钧旨,转靖安台督办。靖安台中丞曹公再发钧旨,以第二巡组专察。今巡组抵达,依法暂停长鲸帮所有官私生意,封禁建筑、船只,检查账本、仓储,点验帮众人员。

如有违抗,视为叛逆,格杀勿论。。”

这话写成了布告,被抄录了四份,分别贴在了涣口镇镇中心、北面官路通道前、长鲸帮帮会大门前,以及渡口市集上

然后?

然后立即就被一众好汉给撕了。

“撕布告的是谁?”刚刚让人贴完布告,便要求左老大召开帮内核心扩大会议的张行端坐长鲸帮大堂客位首座,丝毫不管主位上的左老大面色阴沉,直接越众发问。

但就像想象的那般,堂上堂下一时陷入到了沉默,帮主以下, 数不清的副帮主、长老、舵主、护法以及一些排列整齐候命的执事全都保持了沉默。

这似乎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也都多了一些异样的安全感。

“奇了怪了。”张行丝毫不气, 只是端茶来笑。“大白天的,这四处地方根本就是人山人海的,刚刚贴上去一刻钟不到, 再回去,就全都没了怎么会没有人看到呢?”

左老大一声不吭, 岛上就在张行下手位置的下邳黑绶左才相勉力说了句话:“张白绶, 或许这便是人心向背。”

“哦!”张行状若恍然。“原来如此。”

堂中再度安静了一会。

但下一刻, 一名站在樊仕勇樊副帮主对面的年轻执事忽然出列,恭敬拱手:“回禀帮主、张白绶、左黑绶, 别处不知道,唯独我们帮会大门前的那一张,我亲眼看见, 是帮中护法、飞云掌韩云所为而此人自知是犯了罪过, 根本没敢来参与大会, 似乎已经作势要潜逃了。”

此言说完, 又是片刻沉默,但马上, 堂中便嗡嗡起来,压都压不住,几乎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 议论纷纷。

至于那名年轻人,只是低头不语。

而渐渐的, 除了这名年轻人外,几乎所有人都渐渐盯住了帮主左才侯, 也有少部分人盯住他的三弟、靖安台东镇抚司黑绶左才相,只有张行依旧状若无事。

终于, 堂内重新安静了下来。

“王执事,你”左老大攥着案角,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左郡检!”张行忽然在座中扬声打断了对方,而且喊了另外一人。“既然知道是谁了,麻烦你秉公执法,去将人带来你是现管, 这是你的职责所在。”

左老三沉默一时,不能回复,却也丝毫不动,只似个木头人。

张行一点都没生气, 只是隔着左老三点了几个官差的名字:“刘总旗、马总旗我此行是奉咱们中丞钧令,按照靖安台家法,我就是最大的,暂时越俎代庖,请两位将撕了南衙钧令与中丞钧令的逆贼带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家法就要到你们头上!”

两位郡内总旗听到一半,便已经无奈起身,听到最后,更是直接一拱手,硬着头皮接下了差事,然后请了那位出列的执事随行,转身率领下邳郡本地的净街虎出去了。

人嘛,总是存着侥幸心理,两名总旗出去的时候,上下都还只是不言,俨然是存着根本找不到人,或者擒拿不下的心思,继续拖延。

然而,不过是一刻钟,两名总旗便折返了回来,身后十数名净街虎更是直接七手八脚的将一名被捆缚严密的江湖豪客给拖拽了进来这个速度和这个结果,外加刚刚那位王执事的出面,到底意味着什么?很多老江湖心中不言自明。

且不说众人所想,只说那豪客既被拖拽进来,嘴上却丝毫不停:“我呸,锦衣狗!别人怕你们,我飞云掌韩云可不会怕你们区区七八个人,空口白牙,便要断我们长鲸帮的基业,你当自己是神仙吗?等我们二爷回来,一剑一个”

且说,人拖进来以后,两名总旗先没有管人,而是先各自将一柄串着金环的大刀和一摊纸糊状的物件给扔到了大堂上。此时听得那厮嘴里越来越不干净,这才回头,然后由马总旗动手,用绣口刀刀鞘猛地一击,直直顶住了肋骨,然后那什么飞云掌便立即如一个离了水的大虾一般倒地痛苦蜷缩起来,却又被身后四五名净街虎齐齐伸出脚来,一声齐喝,然后一起踏住脊背,动弹不得。

“张白绶。”

场上稍微安静,两名总旗继续对视一眼,这次是稍微年长的刘总旗拱手回复。“飞云掌韩云带到,人证物证俱在,他本人也承认了,而且还试图持械抵抗,也被我们缴获了兵器。”

张行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来,踱步过去,似乎是想查验证据或者是当堂审问,然而,他走过去以后,居然直接在长鲸帮大堂的地上捡起那柄串着金环的大刀来。

左才侯、左才相,以及知机的帮中精英,还有就在张行旁边的几名净街虎,几乎齐齐睁大了眼睛,接着有人欲言,有人欲起,有人欲去摸身后兵刃。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拿起金丝大环刀的张白绶宛如换了一个人一般,忽然身形迅速,动作敏捷有力,只是运起真气,然后便奋力朝前方地上之人的脖颈处砍去。

而一刀既落,宛如菜市口斩首一般无二,那什么飞云掌的脑袋直接滚出去七八步远。脖颈处,也是鲜血激喷,弄得满地都是鲜红之色。

当此之时,张行杀了人,再于一股熟悉的温热热气息与血气之中环顾四面。

只见左才侯、左才相早已经各自起身,却只是怔怔盯着这一幕失神。

而自几名副帮主以下,却有明显分层,有人惊吓失神,退缩在椅子中;也有人勃然大怒,直接拔出了兵刃;但更多的人却只是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或者站起身来,或者握住了兵刃,用不同的态度保持了沉默,也表达了震惊。

至于秦宝等靖安台巡组成员,则在有人亮出兵刃的同时,早早拔绣口刀出来与那些帮众对峙。

便是这群数量更多的净街虎,也在张行提刀转了一圈后,随着这名白绶的目光在两名总旗的带领下各自出刀,转身向外,护住了这名代表了靖安台、也可能是朝廷在此地最终权威的区区白绶。

当然,那几个踩着尸首的净街虎似乎有些紧张慌乱,其中一人甚至在收脚出刀时被脚下血水弄了个踉跄。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