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斩鲸行(4)

第一百一十二章 斩鲸行(4)(1 / 2)

黜龙

天明以后,带着黑眼圈的左才相便与兄长一起前来拜访。

作为靖安台的黑绶,哪怕只是东镇抚司的净街虎,他也得到了应得的礼遇,张行和李清臣两名白绶皆在二楼平等落了座,随行巡骑俱列于后,双方也言辞客气。

但进入实质以后,左家老三却给出了一个简单而明确的说法:“我大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这下子,连李清臣都觉得难以理解了:“你大哥不懂,你难道不懂得靖安台家法家规吗?”

比左才侯小了快七八岁,今年不过三十出头的黑绶左才相沉默一下,然后瞥了眼低头不语的自家大哥,复又艰难做答:“我更相信国法人心。”

李清臣目瞪口呆,张行更是觉得荒唐。

半晌,李十二郎忍不住追问:“你知不知道,不需要国法家法,只需要一个调令,将你调到东都去你便一辈子生死不知了?你想要国法人心,我们也能给你一个鞠躬尽瘁、累死黑牢好不好?什么是国法人心?皇叔就是国法,我家巡检的倚天剑就是人心!你你凭什么以为靖安台代表不了朝廷?它比谁都能代表朝廷好不好?”

左老三喘息连连,却并不应声。

“那你知不知道。”张行见对方神色有异,稍作踌躇,竟也加入施压。。“朝廷将陈凌调走后,不直接派将领接替,而是让跟我们一路的兵部员外郎代掌兵符一阵子,是为了什么?只要我们想,随时可以调度数千铁甲南下,届时根本不用徐州和江都的大军,就能轻易玉石俱焚我委实不明白,你们到底在图什么?真以为自家权位性命、涣口基业、符离宗族这几样是你们说了算的?真以为朝廷有空子让你们钻?这是大魏的天下!而且是腹心之地!”

左老三抬起头来,欲言又止,但还是在瞥了一眼自家兄长后保持了沉默。

李清臣看向了张行。

张行犹豫了一下,点了下头。

“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李清臣忽然站起身来。“到此为止吧,咱们各安天命!”

“请两位白绶务必稍缓,我已经让人顺流而下,给我二弟报信去了。”左老大站起身来,咬牙相对。“七八日便到,咱们不要闹到不可开交。”

“巧了。”李清臣冷冷相对。“我家巡检就在淮水上游的汝阴,此时去唤,甚至不用唤,只是我们失了回报,也不过七八日就到。”

“所以, 请二位高抬贵手”左老大立即俯首恭敬行礼。“没有别的要求, 只请白巡检暂时不动, 等我家老二过来,必然有新的交代。”

李清臣再度去看张行。

后者沉默了一下,居然点头:“我们可以晚三五日去喊我家巡检, 但明日就要接管巨鲸帮同时开始调度甲士南下,以防你们煽动叛乱!”

李清臣再三拂袖而去, 直接上楼, 而出乎意料, 对面的左老大虽然没有抬头,却也没有任何反驳言语, 甚至有这么一点释然的感觉。

倒是站在后面的周行范,心思最飘忽,他想的是, 一到关键时候, 张三哥果然还是用了“巨鲸”二字。

话至此处, 谈判算是阶段性破裂了, 张行也不再理会那左氏兄弟,而是也上了三楼, 到了南阁内。

彼处,李清臣早早等在了那里。

不过,二人都没有说话, 而是一起负手看着外面,他们越过更远处的淮上与渡口以及涣口镇内外的繁华景色, 将目光落在了长鲸帮总舵内。

楼外,聚集了数十名精锐修行者与统一服装的精悍中年人, 还有几十名富商和本地官吏模样的人。他们见到左帮主和左黑绶一起出来,立即蜂拥而上, 将人团团围住。

但很快,便是一阵喧哗与叫骂声,甚至有人当场露刃,尝试冲击这栋三层建筑,结果明显看到左老大敞开双手拦在了众人面前,而左老三则严厉呵斥,说了一些国法之类的废话。喧哗中, 不知道是谁抬头望了一眼,却正见到张行与李清臣并肩立在三层楼上冷冷来看,反而使得场面在一阵“拼命三郎”、“芒砀之虎”之类的乱七八糟言语中渐渐安静了下来。

而左氏兄弟也趁机带着心腹将人哄了出去。

唯独出院子之前,这二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 居然在乱中一起回头,再度看了位于三层阁楼上的两名白绶一眼。

也就是与左氏兄弟这次对视后,张行忽然扭过头来,说了一句极为莫名其妙的话:

“左氏兄弟有点像是在求助。”

已经转过身去的李清臣诧异回头,目瞪口呆这倒不是嫌弃对方是谜语人,而是不信对方言语:“你的意思是,这二人根本无法做主,便是这份基业也只是为别人守着,不得到准话,便只能拿这三条硬抗?”

“是。”张行认真点头。

“张三郎。”李清臣深呼吸了数次,就在此处认真以对。“我不想落得嫉贤妒能的名声,实际上,我也的确认为你的人情智略远胜于我,而且比组中其他人都要强,要不然当日也不至于河畔一相逢,巡检便看上了你但今日这个事情,委实是你三番两次有些奇怪到不合常理了。”

“我知道。”张行没有辩驳,也没有计较对方扯多余的事情,因为他的言论确实显得奇怪。

“你知道”李清臣强压怒火,继续言道。“按照你这个说法,那要么是有人拿捏住他们三兄弟的把柄,要么是他们家老二是个昧了良心的,直接自家将大哥幼弟当日后修宗室境界的物件来看,动辄要挟自家亲兄弟但这可能吗?”

“所以要分析。”

张行转回座中,摩挲下巴,认真回复。“把柄这个东西,有个说法叫做叫做事不压势鲸鱼帮这么大的摊子,以涣口镇为轴,一个胳膊把着涣水,直接介入东南数十郡的秋粮春计,一个胳膊把着淮水,做淮水水运,有的没的,大家心里都有谱便是没证据,难道我们就会以为他们没跟东夷和妖族北岛做走私买卖吗?但这又算什么呢?东夷五十州,妖族北岛二十州,多大的利市,淮上和沿海哪个帮会不私下做这种买卖?退一万步来说,便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把柄,难道比得上芒砀山那档子事?所以,就算是有把柄,在长鲸帮的规模面前,在左氏三兄弟的威势面前,在如今我们靖安台摆明车马的重压之下,都显得有些过于可笑了。”

“一点没错那就只剩第二种可能了。”李清臣抱着怀冷笑以对。“这个还真没法说是一定不可能这天底下什么人都有,左老二就是一个视亲兄亲弟为无物的冷漠性子,俩人真怕自己二弟一剑砍了自己。”

“这终究不合常理。”张行反而摇头。

“那你还这么说?”李清臣愈加烦躁。

“一码归一码,他们表现的奇怪是真的,这两个分析走不通也是真的。”张行丝毫不以为意。“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嘛你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咱们把这两个说法连在一起比如,左老二之所以常年在东海郡和海上游荡,是因为他早年就投了东夷,鲸鱼帮这些年也一直为东夷做探子,左老大和左老三知道自家老二在东夷人那里陷的太深,为了老二着想,这才死扛”

李清臣叹了口气。

张行也摇了下头:“这更不对了左老二的修为这一点不说,东夷人这般刻薄寡恩的话,左老二应该直接早早逃回来便是,而反过来说,这边左老大和左老三都要破帮亡族了,反而该左老二需要担心他们才对,哪里需要他们这么艰难?”

“你说的这种可能,其实也不是完全不通,但得左才将是东夷大都督的入室子弟,将来有可能接任那位大都督的权位和钓鲸船,才值得左老二不顾一切将心思栓到东夷那里,也才值得左老大为了家族将来的说法,自愿做个弃子这么一想的话,便是左老三流露的不甘也对上了。”李清臣负手而笑。“但还是那句话,可能吗?多大可能?”

张行思索片刻,认真反问:“这真的好想有些能通但还是不对,若是如此,左老大大不了卷了铺盖去东夷便是所以,他只是在拖时间,等他家老二来接他去东夷?如此说来,咱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便了了?”

“你还当真了?”李清臣彻底无语。

最新小说: 风起龙城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