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黜龙 > 第十一章 踉跄行(11)

第十一章 踉跄行(11)(1 / 2)

黜龙

渡河之后,三人一尸行程迅速且顺利。

之所以如此,原因再简单不过,谁让人家白巡检是个修为高深莫测、还有钱、还长得漂亮的官家人呢?钱拿出来,天下事八成都能办,再亮出红带子来,九成九的事情都能成……反正张行是没看到这位白巡检再使出那简直说不清是武侠还是仙侠范畴的修为来解决事情。

至于那张脸……反倒不好说了,因为就算是她自己不想用,也躲不掉不是吗?

总之,这些天,他们住的是正经店家,走的是官道大路,骑的是高头大马,连死掉的都蒙都享受到了牛车待遇。

张行甚至从‘秦宝’那里获赠了一套衣物,换掉那件早已经破破烂烂且全是血迹的军士内衬。

就这样,一行人不过六七日便横穿了武阳郡,抵达了武安郡内,等再入此郡三日,不用问路,也不用私下使用罗盘,张行便知晓了红山所在——无他,入目所及,平原尽头,一座赤红色的高大山脉绵延不绝,如血似丹,横亘南北。

非只如此,时值晚春,四野皆绿,唯独此山望之皆赤,更让人啧啧称奇。

再行了三日,抵达山下,张行没有避讳两人,拿出罗盘一试,发现指针向西,稳稳当当,俨然都蒙家中就在当面山中而非远处,于是心下更加笃定,干脆与其他两人商量,寻得山下一处店家,安稳投宿,准备来日从容上山,甚至都有心情问一问这红山异景来历。

而按照秦宝与店家相互比较的说法,穿越者却是轻易得知,此地原本就有山脉绵延,当面俯瞰河北、隔河势压中原。

而上古之时,三辉四御中的北方黑帝与南方赤帝得道证位之前,因为某些缘故,居然曾于此处放肆大战过一场。

是役,黑帝坐下真龙之一‘离蛇君’死于此处,尸首坠落云端,绵延数十里,叠于山上;而赤帝本人也受黑帝含愤一刀,以至于神血翻落如雨;神血降落,又使离蛇碎解,合浸于旧山,三者化为一体,并显赤红。

这就有了今日的红山。

一直到如今,山中也经常有地动,然后将一种赤红色温泉翻滚出来,引得野兽争先饮用,据说就是神血数千年未曾失活,也因此得名血泉。而红山人素来体格高大、身体强壮,与剽悍好斗的北荒人、吃苦耐劳的陇西人并为天下三大兵源,传说也是得益于圣兽萌发、神血滋润。

也正是因为相信自家明显超过普通人的体格来自于这片特殊土地的恩养,所以本地人才养成了死后无论如何都要归葬红山的传统。

别的不提,只说这红山来历,见过分山君本君的张行居然深信不疑,而且比照都蒙体格和那略微发红的面庞,对于后来的一些离奇说法,似乎也觉得有些可信。

“几位客官是要送故友回乡?”

身材高大,面色微红,明显也是本地人的年长店主陪着说完典故,目光扫过店前冒着寒气的都蒙尸首,居然毫无惊疑之意,甚至有些坦然。

“是我送伙伴归乡。”张行也极为坦然。“他们二人是来送我。”

“原来如此。”店主微微叹气。“不过恕老朽多嘴,这尸身不如就葬在山脚下吧,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山里最近不太平。”

“不太平是指什么?”不等张行开口,女巡检职业病就犯了。“是盗匪骚扰,还是河东、河内来的叛军余孽?”

“与那些无关。”店家赶紧摆手。“这位巡检大人想多了……老朽是想说,大约一月前,山中血泉忽然爆发,而且来的特别急、特别狠,直接引发了山崩,道路也冲坏了,桥梁也压垮了,山中通信也已经断了许久……进山怕是要艰难一些。”

“哦。”女巡检似乎登时便没了兴趣。

“所以只是天灾?”张行心下也一松。“路难走?”

“只能说看起来是天灾、路难走。”店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苦笑以对。“血池爆发前一晚,山下许多人都看到有流光从小月下飞过的,山中好像也颇有动静,然后就爆发了血池,阻断了道路……这种事情,咱也不懂,只听有人说,那是南方赤帝或北方黑帝两位老爷座下的神仙经过,引动了自家一拨的离蛇或神血;也有人说是有妖人施法,榨取山中神血、龙肉,来做什么坏事;但也有人说纯粹是修行高深的人路过,山中血池爆发也是正常,两两无关……不过红山这地方,多还是讲究一些这等事的。正是为此,大家暂时既没法进山,也都不敢进山。”

“能理解。”张行听到最后,也有些不安,但看了一眼抬起头的女巡检后还是自信起来。“可我这次送自家伙伴归乡,曾亲口答应了让他葬在家里,走了那么远,吃了那么多苦,都来到山跟前了,要是因为这个就止步,岂不可笑?”

“这倒也是。”

白有思若有所思,没有吭声,只有店家随口应了一声。“若是这般,老朽这就让店里帮几位做个担架、弄些干粮,方便负尸进山,几匹马和牛车却只能暂时寄在老朽这里,等几位客官回来再取了。”

张行本想说不需要,有位能飞天的女剑仙在这里呢……但孰料,反而就是之前在沉思的白有思立即点了点头:

“有备无患,麻烦店家了。”

张行只当对方不愿意再干苦力,但也无话可说。

当日不提,翌日上午,众人用过早餐,出得门来,老店家早已经将东西准备妥当——先是帮忙将都蒙的尸身捆缚到了一个简易木架上,既能拖拽,也能背负;此外,还准备了一个带底盘的铁刹子用作攀山拐杖;还给张行亲自捆上了一个极宽的牛皮腰带,除了挂佩刀、匕首、罗盘外,还依次挂着一些小牛皮袋,有的里面塞进了一些肉干、窝头,有的塞了石灰、火石,还有的塞了纱布、油料,并额外装了两个干净的牛皮水袋,甚至还有一葫芦酒。

当然,也少不了一袋子碎银铜板。

这倒是万般妥当了。

最新小说: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网游之剑逝 英雄联盟之不忘初心 网游蜀山教主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都市医道龙神 热刺之魂 英灵君王 黜龙 足球之召唤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