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 第四十三章 太平鬼差

第四十三章 太平鬼差(2 / 2)

而太平鬼差背后的神秘组织太平道,也正式进入一些妖怪的视线⋯⋯

走出这个已经被摧毁的邪教总坛,蒙面胖妖腾身而起,几个纵跃,就已经离开这片街区。头顶的红月,悬照着他庞然的身形,在如墨的夜色中疾走,履行他今晚的职司,倏然一转,便消失在暗角。

三刻钟后,这个肥胖的身影才从两个街区外的一个民居中穿出来。裹着连帽大衣,东折西转,又一头钻进一处通宵营业的赌坊,在喧闹拥挤的赌客群里,很快消失。

从堆满了各种垃圾的后门走出来时,他已是又换了一身装扮。

作为声名鹊起的屠神者,他必须谨慎再谨慎。

邪神恶神为什么难以根除?

并不是因为它们有多强大。

而是因为很多所谓的邪神恶神,都只是一些强权角色的“血手套”。帮助那些真正的掌权者,掠取血色利益罢了。

明面上这座城市当然欢迎匡扶正义的太平鬼差,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等着他死,则是并不一定。

走出一条阴暗小巷,出现在另外一个街区时,大名鼎鼎的太平鬼差,已然是回复了肥头大耳的本貌。

背后的双刀自是不在了,在这霜冷的天气,也只是穿着一件短褂,坦露着肥腻的大肚子。

膀大腰圆的他,随手推开老猿酒馆的大门,沿途遇到的看场小弟、卖酒侍者都纷纷招呼:“大力哥!”

他赫然正是猿老西的得力大手,老猿酒馆的猪大力!

随意地摆了摆手,猪大力在酒柜前坐下,语气随意:“今晚没什么事吧?”

“猿疤子都死了,这片还能有什么事?"体态妖娆的猿小青随口道:“而且阿柴哥也很照顾我们。”

猪大力闻言皱了皱眉,他是把猿小青当妹妹看的,见这姑娘同柴阿四越走越近,颇有所托非妖的感受:“那个柴阿四不是什么好东西,离他远点。”

若是换在以前,他就算确实觉得柴阿四不是良配,也不太敢这么说出来。

但现在不同。

猿老西已经找到了遏制实力衰退的办法,且刀术更上一层楼。如今势力急剧膨胀,现已是水帘堂最强的香主,随时可以上位,成为花果会三位堂主之一。

他猪大力作为猿老西的得力干将,也并不虚一般的香主。

这是明面上他可以说话的底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态度的变化,也是为了更贴合身份所做的掩饰。

当然,他更深的倚仗,则来自于他背地里的身份——机缘巧合之下,他已被太平道主看重,加入了总部位于【鸣空寒山】的神秘组织“太平道”。得传太平宝刀录,得授太平神风印,已是令摩云城一众邪神闻风丧胆的太平鬼差。

鸣空寒山是什么山,在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太平道究竟是个什么组织,他也不清楚。总之很神秘,神秘就够了。

“行了行了,知道了。”猿小青不以为意地接了句,显然是听不进去的。

猪大力知道劝也没有用,男欢女爱也没甚么好讲,便自拿了一坛酒,又找个角落坐下了,开始了今晚的看场工作。

以前他总喜欢做妖群的焦点,享受被其他妖怪注视、恭维的感觉。

现在则只觉得那一切都太过浮华,粗糙且浅薄。他只想低调饮酒,平静地注视着那些普通妖怪的喧闹。

毕竟自己⋯⋯已经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妖。

此刻如此平常地坐在这里,谁又晓得今夜屠神的我有多么帅气呢?

他慢慢地喝着略苦的酒,享受着那种澹澹的惆怅,感慨那平凡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在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夜晚里,猿老西在苦心积虑地传教,柴阿四在苦练防御金身,猪大力在感慨妖生。

而同时身兼古老迟云山山神、远古妖族地狱阎罗神、太平道主的姜望,也陷在自己的思考中。

猪大力所学的太平宝刀录,当然是得益于斗贤兄的言传身教。虽然不能像传授柴阿四剑术那般信手拈来,在认真思考之后,研究出一套针对性的精品刀招还是不难。

猪大力童孔中出现的那枚霜风神印,则是姜望以不周风神通印下的神印法。

至于太平道这个名字,历史上还真有。乃是道门的分支之一,后来消亡在时间长河里,此道典籍,仍有部分残章存世。

饱读经典的姜某人,把它稍加调整,改成了妖族版本,还弄了一个符合妖族世界观的《太平道藏》,准备等猪大力修为长进之后,再给他一点哲思,免得到时候不好湖弄。

当然,这已经是不知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神道教宗猿老西,天之骄子柴阿四,太平鬼差猪大力,是姜姓古神在妖族领地放肆狂奔的三驾马车。

且每一辆狂奔的马车,他都为自己保留了弃车而逃的可能。什么叫狡兔三窟!

他大齐武安侯好歹也是读过兵书,在稷下学宫上过课的那也不可能说真的不懂谋略,平日里只是懒得动脑子,愿意多给重玄胖一点机会罢了。

这会儿真正让武安侯陷入思考的,其实还是刚才的那一尊邪神……或者说邪佛?

释家乃现世显学之一他此前倒是并未想过,其在妖界也有这般的影响力。

其实在这段于妖族领地挣扎求存的经历里,他已然察觉到,人族的很多文化,都在妖族这边有相应的体现。甚至于有很多共通的生活习惯,都让他分不清,到底是人族影响了妖族,还是妖族影响了人族。

就像远古时期的人族,很多道术都是模彷妖族的天生妖术一般。绵延了好几个大时代的血战,早已让两族对彼此都有深刻的认知,也都在彼此身上留下了极深的烙印。

妖族百种千属,妖征不同。但本质上仍是属于同一个强大的族群,是以“妖”名。

不同族属之间的差异,其实并不大。让姜望来形容,更像是草原上各大部族之间的差异。也一似于景国人称楚国人的那种“蛮”、称牧国人的那种“野”。

就像姜姓古神现在接触最多的柴阿四、猿老西和猪大力,集神主道主随身老爷爷于一身的他,对这三个妖族的身体结构乃至神魂力量,都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他们根本都是一族,彼此之间的差异,也就是妖征的不同,这影响到的只是以后他们会阐发的不同的神通。而完全不是猪狗猴子之间的那种种族差距。

妖非兽。

这个观念说千遍万遍,也不及自己亲自来观察一次,认识得深刻。

姜望不由得会想——

即便是在人族里,不同的超凡修士,掌握的神通常常也不同。这何似于不同妖征的妖族?

那么说起来除了妖征之外,人和妖族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呢?

难道仅仅是在于,妖族个个都天生道脉?

当然,这个问题或许太大。此刻消化着新掠神力,修补着神魂伤势的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

根据一些古老的史书记载,佛门的缔造者、号为“世尊”的伟大存在,是诞生于上古时代末期。她经历了魔潮灭世,在中古时期成就伟大,且参与了第三代人皇烈山氏逐龙皇于沧海的战争。

而在上古时代中期,第二代人皇有熊氏,就已经联手三位道尊,构筑万妖之门,彻底隔绝了妖族返回现世的希望。

稷下学宫严禅意所讲的《菩提坐道经》里又有说,“世尊见狮皇,得悟狮子吼。”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其后是多么磅礴的历史洪流!

它说明世尊是来过天狱世界的⋯⋯

那位伟大存在,甚至还在天狱世界见到了狮皇,悟出了狮子吼这样的佛门真法。甚至于还传下了道统,道统传得还挺广,使得这摩云城这里都出现了堕化的邪佛。

那么⋯⋯她是怎么做到的?

在人族构筑万妖之门未久,还未能在天狱世界站稳脚跟的时候,那位世尊是如何安然地往返两界?

世尊虽然强大,但妖族也绝不缺少与之相匹配的强者。怎会容许她来去自如?

如果能够捕捉世尊在妖族的经历,了解到那段必然波澜壮阔的历史,或许就能够逆妖族天意而行,真正找到已经成功过的、回家的路!

最新小说: 梦幻王 巫颂 星辰化道 仙道殊途 江湖劫 剑情神魔录 灵丹传奇 武仙决 造化之门 新白蛇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