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396章 小宝和猫咪

第396章 小宝和猫咪(1 / 2)

我的谍战岁月

菊部宽夫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汪康年,他皱了皱眉头,有些沮丧的摇头说道,“没有。”

他指了指汪康年身上的伤口,“这是一个极度顽固分子。”

程千帆也是皱眉,他冷哼一声说道,“这就是红党!我研究过巡捕房的一些涉及到红党的卷宗,这些红党分子很多都是这种冥顽不灵之辈。”

说着,他冷冷的瞥了汪康年一眼,“菊部君,课长的意思是?毙了?”

菊部宽夫摇摇头,“汪康年是红党王牌特工‘陈州’,这几乎是没有疑问的,课长的意思是继续审讯,这是一条大鱼。”

“言之有理。”程千帆若有所思,说道,“汪康年不可能不知道现在的形势,即便是他不承认,我们也基本上掌握、确定了他的身份,那么,即便汪康年一直不承认,这也于事无补。”

“这种情况下,汪康年坚持不承认自己是‘陈州’,这是因为什么?”他思忖说道。

……

“那是因为汪康年已经濒临崩溃开口的边缘了,他还在强行支撑。”三本次郎说道。

程千帆离开审讯室后便直接来到了课长办公室汇报工作。

他向三本次郎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疑问。

“课长的意思是,汪康年现在就凭着一口气在支撑,他不承认自己是‘陈州’,是因为汪康年知道自己不能开口,一旦开口承认,这股气便泄了。”程千帆得了三本次郎的启发,思考说道。

三本次郎点点头,他一直关注在特高课审讯室里的汪康年,对于汪康年的顽固和死硬,三本次郎一开始是惊讶,甚至可以说是非常震惊的。

盖因为三本次郎非常清楚汪康年当时被特高课逮捕后的审讯情况,此人前前后后加起来审讯时间都没有超过二十分钟,相比较彼时,现在的汪康年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也令三本次郎更加笃定汪康年便是红党‘陈州’。

一开始他也只是震惊于汪康年的‘顽强’,及后,三本次郎有了别的判断,或者说是猜测——

汪康年在红党内部除了‘陈州’这个身份,可能还有别的隐秘之事,非常重要的秘密亦或是更重要身份,这个秘密的存在使得汪康年竭尽全力的想要活下去。

不招供,许是能够活得更久一些,这大概就是汪康年的心中所想。

“课长的意思是汪康年咬牙坚持活着,是因为他在等?”程千帆思忖问道。

他不得不佩服三本次郎的思维活跃性,他是想了好一会才跟上三本次郎的节奏,明白了三本次郎这番话的意思。

汪康年不怕死,他拒不承认,想要苟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死,他还有任务。

这个任务可能是传递某个情报,也可能是等着见某人,亦或是其他种种可能……

“课长明鉴。”程千帆说道,“狡猾如汪康年,竟然都被课长识破了。”

说着,他感叹的摇摇头,“换做是我,必然会被他的表演骗过了。”

三本次郎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特高课内部有些不和谐的声音,说他这个课长对宫崎健太郎太过偏袒,试问哪个长官会不喜欢如此会说话的下属?

最重要的是,宫崎健太郎待人至诚。

程千帆此行一方面是来‘探望’老朋友汪康年的,另外就是带了两瓶珍藏的红酒请课长品尝。

随后他便离开了。

小池送宫崎健太郎离开的时候,隐约听到宫崎健太郎嘴巴里都囔了一句,‘便宜多活两天!’

随后,菊部宽夫也向三本次郎汇报说,宫崎健太郎曾提议可以处决汪康年了。

三本次郎摇摇头,冷哼一声。

他就知道,宫崎这个家伙同汪康年之间仇怨极深,宫崎健太郎是早就迫不及待看汪康年死掉的那一刻到来。

从抽屉里摸出一个笔记本,三本次郎在宫崎健太郎的名字后面写了一行字:

无可疑!

此前程千帆在百货大楼门口遭遇刺杀,这是中统干的。

故而,可以排除宫崎健太郎是被中统收买的可能性。

更早之前,程千帆在台拉斯脱路警察医院门口遭遇军统刺杀,这也可以排除其被军统收买的可能性。

现在,宫崎健太郎对于红党王牌特工‘陈州’的生死更是毫无兴趣,甚至恨不得汪康年早日被处决,这更进一步排除程千帆被红党收买的可能性。

如此,宫崎健太郎身上的嫌疑则完全被排除,三本次郎心中终于是放心下来了。

是的,此前的调查结果显示宫崎健太郎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三本次郎素来谨慎,继续试探不断,现在终于放心了。

……

离开特高课,程千帆示意浩子开车到江边。

他下车抽烟。

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滔滔江水,心中则是思绪万千。

他此行的两个目的都已经达到:

其一,表现出自己恨不得汪康年现在就死,甚至流露出自己愿意亲自来处决汪康年的意图。

其二:惯例以诚意待课长。

如此双管齐下,方可进一步排除三本次郎对他的怀疑。

是的,程千帆的内心非常清醒,无论是他同今村兵太郎的师生关系,还是他同川田笃人的朋友关系,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他的安全,但是,若要长期安全潜伏下去,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三本次郎对他有怀疑和不信任。

无他,特高课本身便是特务机关!

他是特高课的特工,只要在特高课的眼中他是没问题的,这便是最好的、最有力度的清白!

……

“芝麻,叫爸爸。”

“芝麻,叫爸爸,叫爸爸,爸爸给你买芝麻糖吃。”

午后的阳光披洒在人的身上,令人懒洋洋的。

五月初的上海,春已晚,夏未至,气候是非常宜人的。

‘小程总’这一日‘旷了工’,他在家陪妻儿小妹。

这也令白若兰非常开心。

听得丈夫如此逗弄芝麻,白若兰噗嗤一笑,“哪有当爸爸的这么调侃儿子乳名的?”

“我家芝麻生来大气,不会介意的。”程千帆笑着说道。

他看了看楼下,小宝正在喂猫咪。

最新小说: 武道大帝 一剑独尊 剑尊 叶玄叶灵 丹武至尊 斗帝法尊 真实世界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界王 九重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