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大祭之其十:命运的愚弄

第五百六十一章 大祭之其十:命运的愚弄(1 / 2)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有,四股可怕的力量,仿佛是天之四极,在【赤色之城】的上空相互碰撞。

空气中充满了压竹子般的鸣动,指尖大小的碎石更是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自然碎裂……电弧游走,火气流淌,狂风呼啸。

活着的人,此时更是浑身焦躁,流淌在血脉之中的血液仿佛不受控制似的,渐渐加速运行,难受让心脏超过了符合,热毒由内而外地散发而出。

【千劫】大君一击可怕的炎力冲击之后,自大祭会场为中央四散而去的波纹几乎覆盖大半的都城。

房屋已经被吹塌,街道上巨大的砖块翻飞,人们被掩埋在了瓦砾之下……四周惨叫声不断,幸免于难的人民就像是被迎头痛击般,勉强地从废墟之中爬出,却看见了这一副末日般的景象。

一名老者惶惶间跪倒在地上,“【天神】啊,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要降下如此灾难啊……”

老者嚎啕大哭,只因为面前倒塌的屋子里,正埋着他毕生的爱侣。

如此的情况随处可见。

……

轰隆隆……大型的石板被推开,浑身血迹的男子此时借着长刀,踉踉跄跄地走出——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根压倒的石柱此时也被推开,站起来的则是与男子有着一般无二相貌的另一个男人。

唯一不同的是,石板下走出的他脸上有着一道明显的十字伤疤……【丁修】!

而他则是锦衣的丁修。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惨烈的对决,然而对决的最后却因为那席卷全城的可怕炎力冲击而被终止。

【赤色之城】上空四极,四道可怕的力量在肆掠,是个人都能头皮发麻……但四极之中的血光里面,他们却同时看到了一道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大人!”锦衣丁修脱口而出,表情又惊又喜。

“雨化田?”另一【丁修】则是眉头深深皱起,旋即释然般,“是了,既然冒充我的伪物出现,那么冒充他的伪物肯定也……”

杀念徒增。

憎恨,厌恶,绝望……浓郁得犹如粘稠淤泥般的杀机,瞬间排山倒海似的涌向了锦衣丁修的身上。

他不能做些什么,只能托着已经无比疲倦的身体迎上,因为……心中也有一道声音驱使着他,要将对方杀死。

这一场仿佛注定只能生还一人的对决,再次展开。

不远处,青年躲藏在了废墟之中,透过缝隙看着这一场命运的厮杀……他又不甘心地看了眼天穹上的巨大窟窿。

本来,那才是众人离开地下苟活之地的目的。

然而命运像是开了个玩笑般,当他们再一次走到地上的时候,那占据了他们人生的伪物们竟是一同出现。

这让,他们就有了暂时不能离开的理由。

这样……【赤色之城】仿佛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始终留住了他们。

“安息吧,兄弟。”

青年叹了口气,低着头,同处的废墟之中,两具尸体并排倒下,他们手中的秀春刀,一柄锋利,一柄生锈,然而而此时却也已经互相刺入了对方的心脏之中。

“黑暗已经到来了,这一切终将回到起点。”

青年爬出了废墟,看着已经跨越了城墙的黑暗……他目光忽然看相了远处的城区的一角,喃喃自语道:“你很快就会安全的了…至少是暂时。”

当黑暗彻底笼罩,就是【苍生之门】另一面出现的时候……【赤色之城】,便只是一座空城……大概。

这一次的【赤色之城】的大祭,与以往任何一次都有所不同,直觉告诉他,这或许是命运所安排的一次,也有可能是唯一一次破局的希望。

可是,究竟要做什么呢?

“世间一切之痴愚与盲目,才是动乱的根源,唯有永恒的黑暗才能带来……安宁。”

青年突然之间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掌轻轻握住了般,当这低怅之声响起的瞬间,一股惊悚之感让他本能地寻找它的来源。

青年的童孔渐渐睁开,童孔里倒影的,是一团黑暗的……物质。

长街就像是突然便成了能够吃人的淤泥泥潭般,只见一道身影缓缓自那黑泥之中缓缓浮升。

“怎会……”青年露出了不可思议与恐惧之色。

只因为他看清楚了着浮出身影的模样……那在地洞深处,伏桉而眠,双腿残疾,毫无生气的伏桉者。

黑色的长发此时几乎垂落地面…是一片一片的,不是一丝一丝的,只有黑童而没有眼白的双眼,苍白的肌体近乎完美,那本应该截断的双腿更是再次长出。

有种诡异的美感在此人的身上流转。

当青年注视着他的时候,伏桉者也缓缓地转过了脸来……对视的瞬间,青年心脏再一次被紧握住般,呼吸瞬间停顿。

一道黑色流光闪耀,伏桉者便已经悬浮在了他的面前——空气仿佛就是水,伏桉者就是那游动在空气之中的人。

青年神色苍白,却是无法开口。

伏桉者缓缓伸出了手,指尖在青年脸上的伤疤之上轻轻划过……但触碰的瞬间,伏桉者却像是触电似的,飞快将指尖收回。

下一瞬,伏桉者手掌一挥,一股可怕的力量瞬间将青年掀飞,长街连撞,接连撞穿了几处楼房之后方才停下。

那感觉很照顾,仿佛五庄六腑都被瞬间粉碎了般,一口血浆脱口喷出,青年几乎因为这一击而昏死过去,只是异常坚韧的精神让他勉强地维持住了清醒。

但伴随而来的,则是痛不欲生般的痛楚。

“他好像…记不得我……”

剧痛之中,思维却超常的运转了起来,伏桉者出现之后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在他的脑中不断地重演着——最终他的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

伏桉者似乎重获了新生,但却忘记了一切……

可他离开的时候,伏桉者明明已经……这短短的时间内,伏桉者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定要弄清楚!

一股执念在心中浮现,强忍着剧痛,青年奋力地爬出……扶着倒塌的墙壁,他一步步地走出了这个地方,走向他不得不面对的为止命途。

手掌按过了仅剩下半截的柱子,青年目光远眺面前那未知的一起,却未曾看见手掌旁边,那一枚不知道什么时候掉落在此的多面体的石子……骰子。

他一咬牙,吐出了一口血渣,毅然全速奔跑而出。

……

“怀安大哥,你在哪……”

破碎的城墙之下,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在前行……当黑暗即将要吞噬她所被安排藏身之地的时候,楚芯逃避了。

她应是相信怀安大哥留下玉简之中提及的话的,只是当吞噬一切的黑暗到来时候,本能地恐惧却让她无法让自身深处其中。

害怕且逃避。

这仿佛是她一向以来最容易做,甚至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反抗,直接就能顺从之物——再说,那地方也不能呆下去了,毕竟一个藏着尸体的地方,本身就呆着让她颇为膈应。

她希望再一次寻到怀安大哥,但不知道原因,或许是因为没有想好,或许是因为优柔寡断下做出又一次害怕的逃避。

但路上的见闻,却加重了楚芯内心的恐惧……都城的破坏,让许许多多本应该被掩藏之物,彻底暴露在她的眼前。

最新小说: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 苟在仙界成大佬 玄尘道途 我有一座无敌城 猎命人 斗罗大陆外传斗罗世界 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 漫步在武侠世界 死亡作业